// Lifeline story data Copyright 2015, 3 Minute Games LLC.
// http://3mingames.com
// If you're reading this, you're in for spoilers but you probably don't care! Thanks for playing, and have fun.

:: Start
«silently»
«set $toldname = 0»
«set $boulderdayone = 0»
«set $deadenddayone = 0»
«set $hurtshoulder = 0»
«set $mapsuggest = 0»
«set $toldstudent = 0»
«set $backofship = 0»
«set $frontofship = 0»
«set $rations = 0»
«set $ratpellets = 0»
«set $startedburialtalk = 0»
«set $capalive = 1»
«set $ginny = 0»
«set $power = "none"»
«set $capburied = 0»
«set $crewburied = 0»
«set $hurtankle = 0»
«set $pills = 0»
«set $glowrods = 0»
«set $ginnycaravel = 0»
«set $zombierats = 0»
«set $compassweird = 0»
«set $bringginnytwo = 0»
«set $proximityalarm = 0»
«set $trycaravelgalley = 0»
«set $homemadecompass = 0»
«set $triedgalley = 0»
«set $peakdoorway = 0»
«set $sendingsos = 0»
«set $warnship = 0»
«set $overridetarget = 0»
«set $clockwisecrater = 0»
«set $plural = "none"»
«set $testrods = 10»
«endsilently»
[通话接入]
[[launch]]

:: launch
[建立连接]
[接收讯息]
有人吗?
这玩意能用吗?
有人能看到我吗?
«choice [[你是谁呀?|whois]]» | «choice [[我能看到你。|message received]]»

:: whois
«silently»«set $toldname = 1»«endsilently»
哦对,抱歉。我不该这么开头的。
我只是看到有人回应我的信号太激动了而已。
我的名字是泰勒。我曾经是…星舰瓦里法号上的一名宇航员。
«choice [[瓦里法号?|Variainfo]]» | «choice [[“曾经”?后来出什么事了??|whathappened]]»

:: Variainfo
瓦里法号是一艘运输舰。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舰上成员连十二个都没有。
我们的目的地本来是天仓四,一切本来都还好好的!
距离预定行程结束还有六天的时候。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坠毁在了某颗卫星上。
我也不知道是哪里。
«choice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dontknow]]» | «choice [[用导航试试啊。|usemap]]»

:: dontknow
«silently»«set $toldstudent = 1»«endsilently»
«if $mapsuggest is 1»我真的不知道。«endif»
你问我为什么不知道?你问我为什么不像一个合格的宇航员一样对这片区域烂熟于心?
因为我还是个学生,好吗?
他们在一帮科学专业学生中抽签,我就被选中参加这次任务了。
我在瓦里法的任务就是在老鼠还有地衣之类的东西身上做零-G实验,明白吗?
我根本无需在没有监督者看管的情况下自己行动。
所以说我的学生手册里面根本没写过遇上这种坠毁事故我该怎么做才对。
«choice [[好吧好吧。先冷静下。|calmdown]]» | «choice [[喔哇。放轻松。|whoatakeiteasy]]»

:: calmdown
好吧。抱歉,你大概也能想象到我现在有多抓狂。
我们在之前的训练中讲到了无数条规矩协议,但没有一条能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派上用场的。
不过没关系。没关系。我只要找到别的幸存者就好,他们会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的。
只是…
[[delay 4s|nosurvivors]]

:: nosurvivors
…万一所有人都死了可怎么办啊?
万一我是唯一的幸存者可怎么办啊?
哦,天啊,阿亚舰长可能已经死掉了。还有其他人也是。科尔比…见鬼。还有科尔比。
我只是…万一现在只剩下我可怎么办啊?
«choice [[冷静,先冷静。深呼吸。|justbreathe]]» | «choice [[想要谈谈科尔比这个人吗?|talkColby]]»

:: justbreathe
对,你说得对。这里的空气可以呼吸,我不妨深呼吸一下。
我是说,就像科尔比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的那样:
与其把时间浪费在“万一”上,不如抓紧想想现在应该怎么办。
所以我们快行动起来吧。
«choice [[好的。你现在在哪儿?|whereareyou]]» | «choice [[你受伤了吗?|areyouallright]]»

:: sorryaboutearlier
还好。现在压力太大了,人在压力大的情况下会口不择言。
现在能和人说说话真是太好了,你要是不在的话,我真是不敢想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好吧。那,我们就先从我们了解的事情入手。
«choice [[你在哪里?|whereareyou]]» | «choice [[你受伤了吗?|areyouallright]]»

:: message received
哦,谢天谢地!能联系上别人真是太好啊!
已经好久了!
«choice [[你是谁?|whois]]» | «choice [[发生什么事了?|whathappened]]»

:: whathappened
我们的舰船坠毁在某颗卫星上了。但我不知道究竟是哪里。
我搭上了一个逃生舱,但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别人也逃出来了。
我的IEVA服传感器告诉我这里的空气人类可以呼吸,这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不过身上没有食物和水。逃生舱上的工具箱里面也只有一些基本的工具。
救生舱里面的移动发信器可以使用,不过——你真是幸运——看起来你是唯一一个在信号范围内的人。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究竟在何处。
«choice [[你还好吗?|areyouallright]]» | «choice [[你在哪里?|whereareyou]]»

:: StoryTitle
生命线 041115

:: usemap
«silently»«set $mapsuggest = 1»«endsilently»
是的,那真是个好想法,就是有个小问题,那就是我,还有我的救生舱,在这里…
…而导航室还在瓦里法里面呢。
而瓦里法,从南边那袅袅的黑烟来看,至少碎成两截了,而且还处于距离我好远的地方。
所以,你要理解,“使用导航图”这是行不通的。
«choice [[你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dontknow]]» | «choice [[抱歉。你还好吗?|areyouallright]]»

:: whoatakeiteasy
暂时我是“冷静”不下来的。
我被困在深太空了,而且——说实话——我都快被吓死了!
«choice [[会没事的。冷静一下。|calmdown]]» | «choice [[别耍小孩子脾气了。|dontbeababy]]»

:: dontbeababy
“别耍小孩子脾气了”?
哦,看来对你来说被困在荒凉卫星上这种事倒是经常发生哈?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一点都不适合做心理危机干预热线之类的工作?
我觉得我在接起这个发信器前状况还好些。
只是…我需要休息一下。先搞清当前的情况再说。
等我做好再沟通的准备之后再呼叫你,好吗?
[[delay 30m|readytotalk]]

:: readytotalk
好吧,听着。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你说得对。
但坐以待毙也不是个办法。所以我觉得我大概应该行动起来了。
拜托了,只是…别忘了我真的吓坏了,好吗?
能和人联系上我真的很感激,真的,不过…请对我温柔一些,好吗?
«choice [[抱歉之前那样对你。|sorryaboutearlier]]» | «choice [[别那么玻璃心啊。|thickerskin]]»

:: thickerskin
该死。你还真是把“打是疼骂是爱”中“骂”的成分贯彻得很彻底啊 ,不过我怎么没感觉出爱呢。
听着,我会保持这个频道畅通的…
…不过只是因为我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想找个人说说话而已。
你要是能帮助我的话,那就算我赚到了。
«choice [[你知道你在哪里吗?|whereareyou]]» | «choice [[你没缺胳膊少腿吧?|areyouallright]]»

:: whereareyou
我唯一确定的就是“我被困住了”。
你要是知道什么哪里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话,那你就知道我在哪里了。
«if $toldname is 0»顺便一提,我的名字是泰勒。其实我上来就应该做个自我介绍的。«endif»
瓦里法号本该以椭圆路线冲着天仓四前进的。
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偏离了轨道,或者说偏离了多少。
但事故发生的时候我明显不在预定路线附近。
科尔比,她…她将我推进了逃生舱,然后就去帮助其他人了。她就是这么一个热心肠的人。
我觉得我后来应该是晕了过去,大概是被吓晕过去的——我也不知道晕了多久——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这里了。
«choice [[给我描述一下“这里”。|describehere]]» | «choice [[你想要谈谈科尔比的事情吗?|talkColby]]»

:: StoryAuthor
戴夫·贾斯特斯

:: areyouallright
我看看啊,我的舰船就坠毁在一个荒凉的无名地。
我谁都联系不上,也没发现任何其他幸存者…
…我偏偏是舰船上最不懂得应对紧急事件的人!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除了脚趾受了点伤外,还算全身而退。
谢谢你关心我。
«choice [[很遗憾你的脚趾受伤了,聪明鬼。|sorrytoe]]» | «choice [[“最不懂应对紧急事件的人”?|leastprepared]]»

:: leastprepared
«if $toldstudent is 0»
因为…我还是个学生,好吗?
我根本不是宇航员。他们在一帮科学专业学生中抽签,我就被选中参加这次任务了。
我在瓦里法的任务就是在老鼠还有地衣之类的东西身上做零-G实验。
我根本无需在没有监督者看管的情况下自己行动。
所以说我的学生手册里面根本没写过遇上这种坠毁事故我该怎么做才对。«endif»
我是说,科学考试里绝对没考过这种内容。我还是个跳级生呢!
«choice [[哦哦,你是个优等生啊。|smartkid]]» | «choice [[好吧。话说你现在在哪里?|whereareyou]]»

:: talkColby
哦,好吧,谈谈她也好…
科尔比…她在瓦里法号就像是“母亲”一般的角色。
她心地最为善良,而且,在我看来,她也是最聪明的一个。
而且不是那种自鸣得意的聪明,而是,你懂的,要是有什么东西坏掉了,她懂得修理的方法。
(没错,就算是在价值上十亿的星舰上,一半的修理方法都是“牛皮胶带”。)
但科尔比最体贴的一点是她的聪明不会让别人觉得自己蠢,我真的很钦佩她这一点。
虽然希望渺茫,但我真的希望科尔比能躲过这一劫。
我的意思是,我希望大家都能平安无事。但也许我更希望她能挺过来。
«choice [[谢谢你跟我分享这些。|thanksforsharing]]» | «choice [[跟我描述一下你现在所处的地点。|describehere]]»

:: thanksforsharing
嘿,不,该说谢谢的是我,谢谢你听我唠叨。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跟我的新朋友聊我的老朋友。
嘿,如果我能脱困的话,以后也许我们能一起去喝个咖啡什么的,我请客。
或者,见鬼,我要是能活着回去,那我一定要喝点烈的,咖啡太弱了!
«choice [[听起来不错!|coffeesoundsgood]]» | «choice [[跟我描述一下你现在所处的地点。|describehere]]»

:: sorrytoe
哈。好吧。大家一直都说我最厉害的武器就是嘴皮子了,所以现在我身上什么武器都没有。
所以我们赶紧祈祷一下,要是有什么绿色小人突然窜出来攻击我的话…
…但愿他们最怕我毒舌加翻白眼。
«if $toldname is 0»哦,嘿,话说我的名字是泰勒。也许我一开始就该做个自我介绍的。抱歉。«endif»
总之。也许我该给你描述一下我在这里看到的东西,然后你就可以告诉我应该怎么行动了呢。
[[describehere]]

:: smartkid
是啊,没错。虽然脚趾受伤了,但是脑子还挺好用的嘛。
«choice [[你脚趾受伤了真是遗憾啊,小爱因斯坦。|sorrytoe]]» | «choice [[了解。你现在在哪里?|whereareyou]]»

:: deadendmountain
«silently»«set $boulderdayone = 1»«endsilently»
该死!看起来路被堵住了。
我一直沿着一条浅峡谷走来着,但我现在遇上了一块巨石。这块石头真的好大,我根本爬不过去。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找路绕过去?还是前往坠毁地点?
«choice [[找路绕过去。|wayaround]]» | «choice [[前往坠毁地点。|backtocrash]]»

:: movetopeak
好吧,看来我得开始找路了。
嘿,我,呃,我感谢你这个建议。只是我在这里的方向感不太好。
总之…看起来得费一点时间了。
[[delay 60m|deadendmountain]]

:: gotopeak
你真这么想?这比前往坠毁地点可远多了。
我可不确定我能在夜幕降临前找到路哦。
«choice [[看来我得赶快行动起来了。|movetopeak]]» | «choice [[好吧,那就向坠毁地点出发了。|gotocrash]]»

:: describehere
好吧,看来我的救生舱是落在某片沙漠中了。
这里的地面上都是龟裂的白色岩石。大约几里外有一座巨大的白色山峰。
或者说,呃,几千米外。(舰上要求在旅程中使用标准长度制,但有些说法还是改不过来啊。)
这山峰很诡异,居然是对称的,根本就不像是自然形成的。
从我的IEVA服上的指南针上看,山峰在东北方向,也就是说,反方向是——南方,准确些说,是西南方——
…是两股黑烟,我猜应该是断成两截的瓦里法的残骸发出的。
要是真的只断成了两截那就好了。
看起来坠毁地点比山峰要近一些。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才好?
«choice [[勘察坠毁情况。|gotocrash]]» | «choice [[前往山峰。|gotopeak]]»

:: saveyourenergy
好吧好吧,但迟早我要离开这里。
我可不能一直守着逃生舱。
听着,我给你描述一下我在这里能看到的东西,也许你可以告诉我应该往哪里走。
[[describehere]]

:: backatflightdeck
我扛起舰长了。奇怪的是,她穿着飞行服什么的,我还以为…
…我也不知道,我还以为她会更重一些呢。
可是现在感觉她就像是…一具驱壳。就像是她的本体…消失了一样。
我要去找条聚酯薄膜毯再找些牛皮胶带,做把担架,这样要移动她就简单多了。
等我们俩再回来船舱的时候我再检查她情况吧。
[[delay 30m|backtoburycap]]

:: wayaround
好吧,我就试试看吧。不过这里的地势相当崎岖。
[[delay 40m|deadendforreal]]

:: backtocrash
是的,你懂的,我觉得这样做还算英明。
我要祈祷一下,但愿这场坠毁没有将所有供给品都毁掉。
要我说,我可不想最后饿死在这种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卫星荒漠中啊。
毕竟…我眼前的路还长着呢。
我要向南走,等我到了再联系你。
[[delay 120m|stillhikingcrash]]

:: gotocrash
对的,没错,这样做也是有道理的。我可能会找到别的幸存者呢…双指交叉求老天保佑。
(在IEVA服里面手指是交叉不了的,我就是意思一下。)
或者说没准我还能找到一些能用的供给品。
好吧,那我就向南走了。从那股烟的距离上看,我至少要走一个小时。不知道舰船上“小时”有没有别的说法。
我走到了之后再跟你联系。
[[delay 60m|stillhikingcrash]]

:: coffeesoundsgood
好啊,吃过瓦里法上的食物之后什么听起来都棒棒的!
说起来,没准一会儿我就能找到些吃的喝的呢。
我一直相信如果建一个十字路口的话,那星巴克马上就会在其中至少两个角落里面开分店。
不过我可讨厌徒劳无功了。
«choice [[你还是省省劲儿吧。|saveyourenergy]]» | «choice [[描述一下你附近的环境。|describehere]]»

:: justkeepmovingcrewcapdead
对。那样…那样比较好。
我要是再盯着他们看,而不积极的想解决办法的话,那我距离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也就不远了。
天,这是我有过的最恶心的想法了。
[[branchingcorridor]]

:: gogetcap
是啊…等你穿着IEVA服行进一个半小时之后再拖一个人拖一个半小时,那就知道自己的生活是有多么的幸福了。
我向你保证…我们之前训练中可没有这么一项。
总之。我出发啦。
[[delay 30m|backatflightdeck]]

:: backtoburycap
经过了一场穿越贫瘠之地的跋涉后,我们再一次抵达了这个没有船员的船员舱。
我的生活仿佛一夜回到中二期。
我要将剩下的墓穴挖好然后将舰长还有船员下葬。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
你懂吗,就是给整件事一个交代。
我想要跟他们每个人都说几句。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我一会儿再联系你。
[[delay 60m|everybodyburied]]

:: keepitforcap
“打起精神来”?!你没开玩笑吧?
我现在浑身都是一个——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我按照你的建议做然后杀掉的——女人的血,
结果你唯一的建议就是“打起精神来”?
那我给你的建议就是,你玩蛋去吧。
[[delay 15m|goscrewyourself]]

:: goscrewyourself
嘿。啊…抱歉。
我情绪有点激动了。
不过你是对的。我要是还想获救的话确实需要打起精神来。
呃…舰长死了这点确实很糟糕,但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会让她白白流血的。
而我,我还活着,我们赶快想想接下来该去哪里吧。
«choice [[只管向前就好了。|movingonforcap]]» | «choice [[永远不要忘了她啊。|dontforgetcap]]»

:: dontforgetcap
当然不会,我是不会忘了她的。
但我要是想一直记着她,首先我就要活下去。
所以…我现在找到的只有失事信标和一个防御炮塔,但还是没有食物没有水也没有能源供给。这情况真是好极了,对吧?
我要继续搜索一下船员舱,一会儿再跟你联系。
[[delay 30m|headingtocrewqs]]

:: deadendforreal
«silently»«set $deadenddayone = 1»«endsilently»
听着,这里没有路的。
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我连一英尺都上不去,或者说我连一“米”都上不去,管他呢。
这峡谷的峭壁上的石头都松动了。
而且——大概你也料到了吧——虽然我在科学展览上拿了头奖,但我基本上不参加任何户外活动。
我觉得攀岩对我来说还是难了点。
«choice [[那不妨就此回头。|backtocrash]]» | «choice [[试着攀岩。|rockclimbing]]»

:: stillhikingcrash
我滴个神啊。事实证明这条路比看起来还远。我的腿都软了,但现在可能连一半都没到呢。
[[delay 4s|jello]]

:: refreshed
信不信由你,不过我睡了一会儿之后感觉确实好些了。
我要将剩下的墓穴挖好然后将舰长还有船员下葬。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
你懂吗,就是给整件事一个交代。
我想要跟他们每个人都说几句。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我一会儿再联系你。
[[delay 60m|crewburied]]

:: pullitout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我就
我的天啊,现在血流得比刚才还多!我要怎么才能止住血呢?
止血?住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哦天,求你不要流血了,阿亚舰长,求你了,我,我这就去找到纱布之类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哦天啊,哦天啊。
[[delay 15m|capdidntmakeit]]

:: capdidntmakeit
«silently»«set $capalive = 0»«endsilently»
她…她还是没能挺过来。
阿亚舰长死掉了。
«choice [[我很抱歉。|sorryforcap]]» | «choice [[打起精神来!|keepitforcap]]»

:: sorryforcap
这真是…太糟了。舰长是我在指挥中心认识的第一个人。
你知道吗?是她让我轻松地融入了整个团队。
她就有这种气场,她就是懂得怎么让大家和睦相处,这也是她能成为一个好领导的原因。
我…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命交到她的手上。
[[delay 4s|capsgone]]

:: capsgone
可是当她的命握在我的手中的时候,我…我唯一做的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她失血而亡。
我失去了她。我…我现在要怎么做才好?
«choice [[只管向前就好了。|movingonforcap]]» | «choice [[永远不要忘了她啊。|dontforgetcap]]»

:: movingonforcap
是的。你说得对。现在除了继续前进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找点事情做,让大脑和身体都活动起来。
所以…我现在找到的只有失事信标和一个防御炮塔,但还是没有食物没有水也没有能源供给。这情况真是好极了,对吧?
我要继续搜索一下船员舱,一会儿再跟你联系。
[[delay 30m|headingtocrewqs]]

:: headingtocrewqs
好吧好吧。虽说有些没想到吧。
我,啊…我找到了一些船员。
是…哦,天。等一下。
[[delay 2m|threwup]]

:: threwup
抱歉,我得去找块岩石躲后面吐一会儿。
看来瓦里法号炸裂的时候正好几名船员身处炸裂的地方。
我…我实在认不出他们都是谁,或者说他们有多少人。
他们都和金属铸在了一起,或者说,呃,互相铸在了一起。
我们,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们在失去平衡的同时也失去了数名船员。
[[delay 2s|deadcrew]]

:: deadcrew
我在船舱后部的密封门后…发现了剩下的船员。
安托万,特罗特,科尔比,亚岱尔。都死掉了。他们所有人,都…死掉了。
我…我觉得我承受不住了。他们所有人,大家…我…
«choice [[让死者安息吧。|burythemall]]» | «choice [[继续前进吧。|justkeepmovingcrewcapdead]]»

:: burythemall
«silently»«set $startedburialtalk = 1»«endsilently»
是的。你说得对。我应该…将他们埋葬起来,是吧?
我应该能找到铲子之类的…工具。
天,这要花费不少工夫呢。也许我应该先探索一下整艘舰船,找找有没有其他的供给品。
我的已经精疲力竭了。
«choice [[说得对。继续探索。|branchingcorridor]]» | «choice [[先挖墓,然后再探索。|dignow]]»

:: dignow
好吧,好吧。我觉得你是对的。
他们都是好人,死后也该得到应有的待遇。
这里…有一块变形的防护板。
瓦里法号解体的时候,它也被扭曲了,现在的形状有点类似铲子。我就用它吧。
听着,这还得有一会儿呢。我一会儿再跟你联系,好吗?
[[delay 30m|hardground]]

:: hardground
不知道这地面是什么成分…但挖起来相当困难。
我挖出了…一个墓穴。相当浅的墓穴。
说起来我大概应该将阿亚舰长的尸体也拖过来…她一定想要和其他船员葬在一起。
我还是现在就去吧。比起挖墓,跑去拖尸体听起来似乎更好一些。
«choice [[是啊。去找舰长吧。|gogetcap]]» | «choice [[也许你应该继续挖下去。|betterkeepdigging]]»

:: betterkeepdigging
真的吗?你是想害死我吗?
我是想向他们表示自己的哀悼之情,但没打算让自己也葬身在此。
这可不是什么轻省活,要消耗热量的,而我还没有摄入食物,而且很可能暂时也没得吃。
«choice [[好吧。稍微休息一下。|takeabreak]]» | «choice [[好吧,去找舰长吧。|gogetcap]]»

:: takeabreak
是啊,我觉得这主意不错。
就睡一小会儿。
或者,你懂的,用舰船专用语说,小憩一番。
[[delay 30m|refreshed]]

:: rockclimbing
我真的…唉,算了。
好吧。反正我都走到这个地步了,没道理放弃啊。不管那么多了!
[[delay 30m|taylorfalls]]

:: jello
真棒。现在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果冻。
[[delay 60m|arriveatcrash]]

:: arriveatcrash
好了,我终于看到瓦里法号了。或者说瓦里法号的残骸。
看起来它一碰到这里的大气层就炸裂了。
正如我所料的那样,它大体断成了两截…
…还有大量的碎片,这场景真是吓人,就跟世界末日一样。
(要是有人好奇的话,我确实相信世界末日,现在吓得快尿裤子了。)
看起来飞行舱和船员舱离得好远,我应该先去哪里?
«choice [[先去找船员。|checkcrewqs]]» | «choice [[先去飞行舱看看。|totheflightdeck]]»

:: totheflightdeck
«silently»«set $frontofship = 1»«endsilently»
好吧。不过我要穿过这堆残骸还需要几分钟。
入口被很多隔热材料堵住了,不过这些似乎承受住了大部分的冲击力。
里面大多数的器具还都是完好的。
我在这里找找看啊…
[[delay 5m|defensesandbeacon]]

:: defensesandbeacon
嘿!我们发了!
(当然了,我是说,我们要有忧患意识,要知道有多少贸易都胎死腹中了呢。)
我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
好消息是:我找到了舰船上的失事信标,而且从外观上判断,应该没有坏!
也就是说,嘿,我可能不会永远被困在这里呢。
还有一个好消息:有一个防御炮塔还能用。
是的,也就是说还有三个已经坏掉了,不过毕竟只有我一个人来操作,一个炮塔能用就够了。
也就是说如果真的有小绿人攻击我的话,那我除了嘴炮以外还有别的可以用来防身。
现在轮到坏消息了:我没有找到任何可以给失事信标或是炮塔供能的东西。用于供能的反应堆位于舰船的后部。
而且我相当确定我们没有可以连接那么老远外的反应堆的延长线…
…就算反应堆就在眼前,我也很怀疑它的状况是否还能给其他设备充能。
所以…我现在打算继续在瓦里法号这一边探索,找找有没有其他可以用作备用电源的东西。
[[delay 10m|captainsbody]]

:: captainsbody
哦…哦,不。驾驶舱这边没有其他船员,不过…我刚发现了阿亚舰长。
只是这里有…好多血,我真是没想到
哦我的神啊,她还没死!舰长还活着!
她的身侧插着一块巨大的金属,应该是,应该是一根支撑柱之类的东西…这究竟是什么也无所谓了!
我应该怎么做?我应该…将它拔出来吗?
哦,天,她可真流了不少血。哦,天啊。
«choice [[拔出来!|pullitout]]» | «choice [[不要拔。|leaveitin]]»

:: leaveitin
好吧。这想法不错。我要是随便将它拽出来的话,谁知道会不会对舰长造成二次伤害呢?
现在…伤口已经不怎么流血了,只是她的呼吸相当微弱而且还有…杂音?
哦,天。我觉得这玩意儿八成是戳进她的肺里面了。
该死,该死,该死。我应该怎么办才好?
«choice [[去找个急救包。|lookformeds]]» | «choice [[让她换个舒服的姿势。|makehercomfy]]»

:: lookformeds
是的,对哦。这想法不错。驾驶舱里面应该有个急救包的。我这就去找。
[[delay 1m|nomedshere]]

:: nomedshere
这该死的医药柜被烧焦了。我需要一个撬棍还有一个机械钻…
…再有需要的就是运气了。我要是真把这柜子打开的话,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砸到我身上,我真可能会被砸死呢。
舰船尾部那里还有一个医药柜,就在船员舱里面。我还是去那里看看吧。
[[delay 30m|medsupplyhunt]]

:: medsupplyhunt
好了,好了。我已经到船员舱这里了。
好吧,我承认我真是没预料到。
我,啊…我发现了一些船员。
那是…哦,天。等一下。
[[delay 2m|threwupcapalive]]

:: movethecaptain
你确定吗?我是说,我觉得我应该能将她带到这里来——不过首先应该做个担架之类的东西——
不过我担心的是动作要是太大的话,她会再流血的。
不过…要移动整个医疗舱的话更费劲…
«choice [[移动舰长。|movethecap2]]» | «choice [[移动医疗舱。|movethepod]]»

:: movethecap2
好吧。毕竟时间就是关键。
也许,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可以制作一把担架。聚酯薄膜毯,牛皮胶带…对,我可以去找找这些材料,然后做一把担架就是了。
好吧,我去去就回,然后就在医疗舱中将舰长处理好!
你会替我们祈祷的吧?
[[delay 60m|captainDOA]]

:: captainDOA
«silently»«set $capalive = 0»«endsilently»
我…
该死,是我太小心了!
我小心翼翼地移动她。我只是…我只是想将她及时送到这里来!
可,呃…医疗舱说她失血过多。
“超出阈值”。
那该死的LED灯一直冲着我闪啊闪,我只会傻乎乎地盯着它看。
我…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行吗?
[[delay 10m|sorryforcap2]]

:: sorryforcap2
这真是…太糟了。舰长是我在指挥中心认识的第一个人。
你知道吗?是她让我轻松地融入了整个团队。
她就有这种气场,她就是懂得怎么让大家和睦相处,这也是她能成为一个好领导的原因。
我…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命交到她的手上。
[[delay 4s|capsgone2]]

:: capsgone2
可是当她的命握在我的手中的时候,我…我唯一做的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她失血而亡。
我失去了她。我…我现在要怎么做才好?
«choice [[只管向前就好了。|movingonforcap2]]» | «choice [[永远不要忘了她啊。|dontforgetcap2]]»

:: dontforgetcap2
当然不会,我是不会忘了她的。
但我要是想一直记着她,首先我就要活下去。
这么说…我现在有一个失事信标,一个炮塔,还有一个可以给一件道具充电的发电机。
我要是想活下去的话,需要的就是食物和水了。听起来真是轻巧啊,是吧?呵呵。
现在我可以选择继续挖墓,或者继续探索舰船。
«choice [[挖墓。|digthosegraves]]» | «choice [[继续探索。|branchingcorridor]]»

:: checkcrewqs
«silently»«set $backofship = 1»«endsilently»
好吧,那我就去那边看看。要说能在哪里找到食物的话,也就那里了。
不过那里看起来一团糟的样子,我需要点时间仔细找找。
[[delay 5m|crewbodies]]

:: makehercomfy
“舒服”,你的意思是说让她死得舒服些吗?
听着,据我所知,除了我以外,这里就剩下她一个活人了。
她现在可是在流血啊,我现在需要做的可不是给她找个羽绒枕头什么的。
我要是能找到让她伤势稳定的方法的话,我势在必得!
[[delay 1m|nomedshere]]

:: taylorfalls
啊,不,我的腿,我的腿断了。
哦天啊,刺穿IEVA服的那是条腿骨。
[[delay 4s|brokenleg]]

:: threwupcapalive
继抱歉,我得去找块岩石躲后面吐一会儿。
看来瓦里法号炸裂的时候正好几名船员身处炸裂的地方。
我…我实在认不出他们都是谁,或者说他们有多少人。
他们都和金属铸在了一起,或者说,呃,互相铸在了一起。
我们,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们在失去平衡的同时也失去了数名船员。
[[delay 2s|deadcrewcapalive]]

:: movethepod
对的,这个想法更保险些,不过我也得有办法能移动这个船舱才行啊。
要是——
不,不,不。
啊哈!太好了!悬停模式!
好吧,虽然这样可能会消耗更多的电力,不过好钢就得用在刀刃上。
(老话就是这么说的,不是吗?)
好了,我这就回到舰长那里去。确认她的平安之后再联系你。
[[delay 40m|capinpod]]

:: capinpod
«silently»«set $power = "pod"»«endsilently»
成功了,船舱说她的状态已经稳定了!
虽然失了不少血,但还不至于致命,而且这个可以帮助她的肺穿孔不至于再恶化。
哦。天。我现在终于不是孤零零一个人了。
这简直是个奇迹啊。
«choice [[先别得意呢。|dontcelebrateyet]]» | «choice [[你可以先休息下了。|takearest]]»

:: dontcelebrateyet
是啊,是啊,毕竟“稳定”不代表“好转”。
而且我还得找寻脱困的方法呢,还得想办法好好给舰长疗伤。
«if $crewburied is 0»另外…什么?我觉得我应该再去看看那其他船员,对吧?
我是说,他们就…躺在那边。«endif»
我要回到另一半舰船那边,带上装有舰长的医疗舱还有这个发电机。
我到了之后再联系你。
[[delay 30m|backhalfcapalive]]

:: movingonforcap2
没错。你说得对,现在除了继续前进以外也没有别的要做的了。
找点事情做,让大脑和身体都活动起来。
这么说…我现在有一个失事信标,一个炮塔,还有一个可以给一件道具充电的发电机。
我要是想活下去的话,需要的就是食物和水了。听起来真是轻巧啊,是吧?呵呵。
现在我可以选择继续挖墓,或者继续探索舰船。
«choice [[挖墓。|digthosegraves]]» | «choice [[继续探索。|branchingcorridor]]»

:: gogetmeds
«silently»«set $ginny = 1»«endsilently»
好了!我现在又有好消息和坏消息了。
坏消息是:我在这里没找到急救包。我找到医药柜了,但是里面的急救包不见了。
一定是坠毁前有人将它拿走了,然后没有放回来。所以应该就在这附近的某处。
不过!好消息是:瓦里法号上有两个医疗舱。
其中一个现在已经是一块废铁了(这算是个坏消息吧),不过另一个看起来还能用,指示灯都是绿色的!
你可能会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还发现了一个便携式发电机!
(然后我还高兴地跳了一段舞庆祝。)
虽然很小,不过能供这个医疗舱使用几天。
这个医疗舱可能不能彻底治愈舰长,不过好歹能控制她的伤势不至于继续恶化。
不过要将这个医疗舱还有发电机一起拖到舰长所在的地方实在是太困难了。
你觉得我应该将舰长带到这里来,然后将这玩意挪过去?
«choice [[移动舰长。|movethecaptain]]» | «choice [[移动医疗舱。|movethepod]]»

:: crewbodies
好吧,我承认我真是没预料到。
我,啊…我发现了一些船员。
那是…哦,天。等一下。
[[delay 2m|threwupcrewfirst]]

:: lookformedscrewfirst
是的,对哦。这想法不错。驾驶舱里面应该有个急救包的。我这就去找。
[[delay 1m|nomedsherecrewfirst]]

:: nomedsherecrewfirst
这该死的医药柜被烧焦了。我需要一个撬棍还有一个机械钻…
…再有需要的就是运气了。我要是真把这柜子打开的话,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砸到我身上,我真可能会被砸死呢。
舰船尾部那里还有一个医药柜,就在船员舱里面。我还是去那里看看吧。
[[delay 30m|medsupplyhuntcrewfirst]]

:: medsupplyhuntcrewfirst
天,在两堆废墟间跑来跑去…我还真有点吃不消呢,你明白吗?
不过,好吧,我这就回到船员舱去。我…等会再休息吧。
我要是现在放弃的话,阿亚舰长也就完蛋了。现在她是我唯一的希望。
现在…我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消化一下。等我几分钟。
[[delay 10m|gogetmeds]]

:: brokenleg
我这辈子都没骨折过,一下子让我面对这个…
哦我的天啊,我现在难道不应该昏过去了吗?真的好疼啊。
[[delay 4s|badadvice]]

:: takearest
是的,这可能真是个好主意。我就这么跑来跑去,卡路里也消耗了不少…
我不想去想我现在有多累,不过休息一下确实是个不错的注意。我就睡一小会儿。
按舰船用语来说,小憩一番。
[[delay 30m|refreshedcapalive]]

:: refreshedcapalive
信不信由你,睡一会儿之后我还真精神了不少。
医疗舱还是显示说舰长处于稳定状态,还不错。不过“稳定”并不代表“好转”。
而且我还得找寻脱困的方法呢,还得想办法好好给舰长疗伤。
«if $crewburied is 0»另外…什么?我觉得我应该再去看看那其他船员,对吧?
我是说,他们就…躺在那边。«endif»
我要回到另一半舰船那边,带上装有舰长的医疗舱还有这个发电机。
我到了之后再联系你。
[[delay 30m|backhalfcapalive]]

:: backhalfcapalive
经过了一场穿越贫瘠之地的跋涉后,我们再一次抵达了这个没有船员的船员舱。
我的生活仿佛一夜回到中二期。
«if $crewburied is 0»
现在我可以选择继续挖墓,或者继续探索舰船。
«choice [[挖墓。|digthosegraves]]» | «choice [[继续探索。|branchingcorridor]]»«elseif $crewburied is 1»我想现在除了继续探索船舱外也没什么其他好做的了。
[[branchingcorridor]]
«endif»

:: deadcrewcapalive
我在船舱后部的密封门后…发现了剩下的船员。
安托万,特罗特,科尔比,亚岱尔。都死掉了。他们所有人,都…死掉了。
我…我觉得我承受不住了。他们所有人,大家…我…
«choice [[我很抱歉。|sorrycapalive]]» | «choice [[继续前进吧。|keepmovingcapalive]]»

:: keepmovingcapalive
没错,你说得对。我要是现在放弃的话,阿亚舰长也就完蛋了。现在她是我唯一的希望。
现在…我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消化一下。等我几分钟。
[[delay 10m|gogetmeds]]

:: totheflightdeckcrewfirst
«silently»«set $frontofship = 1»«endsilently»
好吧。不过我要穿过这堆残骸还需要几分钟。
入口被很多隔热材料堵住了,不过这些似乎承受住了大部分的冲击力。
里面大多数的器具还都是完好的。
我在这里找找看啊…
[[delay 5m|defensesandbeaconcrewfirst]]

:: defensesandbeaconcrewfirst
嘿!我们发了!
(当然了,我是说,我们要有忧患意识,要知道有多少贸易都胎死腹中了呢。)
我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
好消息是:我找到了舰船上的失事信标,而且从外观上判断,应该没有坏!
也就是说,嘿,我可能不会永远被困在这里呢。
还有一个好消息:有一个防御炮塔还能用。
是的,也就是说还有三个已经坏掉了,不过毕竟只有我一个人来操作,一个炮塔能用就够了。
也就是说如果真的有小绿人攻击我的话,那我除了嘴炮以外还有别的可以用来防身。
现在轮到坏消息了:我没有找到任何可以给失事信标或是炮塔供能的东西。用于供能的反应堆位于舰船的后部。
而且我相当确定我们没有可以连接那么老远外的反应堆的延长线…
…就算反应堆就在眼前,我也很怀疑它的状况是否还能给其他设备充能。
所以…我现在打算继续在瓦里法号这一边探索,找找有没有其他可以用作备用电源的东西。
[[delay 10m|captainsbodycrewfirst]]

:: captainsbodycrewfirst
哦…哦,不。
我刚刚找到了阿亚舰长。
只是这里有…好多血,我真是没想到
哦我的神啊,她还没死!舰长还活着!
她的身侧插着一块巨大的金属,应该是,应该是一根支撑柱之类的东西…这究竟是什么也无所谓了!
我应该怎么做?我应该…将它拔出来吗?
哦,天,她可真流了不少血。哦,天啊。
«choice [[拔出来!|pullitoutcrewfirst]]» | «choice [[不要拔。|leaveitincrewfirst]]»

:: leaveitincrewfirst
好吧。这想法不错。我要是随便将它拽出来的话,谁知道会不会对舰长造成二次伤害呢?
现在…伤口已经不怎么流血了,只是她的呼吸相当微弱而且还有…杂音?
哦,天。我觉得这玩意儿八成是戳进她的肺里面了。
该死,该死,该死。我应该怎么办才好?
«choice [[去找个急救包。|lookformedscrewfirst]]» | «choice [[让她换个舒服的姿势。|makehercomfycrewfirst]]»

:: threwupcrewfirst
继抱歉,我得去找块岩石躲后面吐一会儿。
看来瓦里法号炸裂的时候正好几名船员身处炸裂的地方。
我…我实在认不出他们都是谁,或者说他们有多少人。
他们都和金属铸在了一起,或者说,呃,互相铸在了一起。
我们,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们在失去平衡的同时也失去了数名船员。
[[delay 2s|deadcrewfirst]]

:: makehercomfycrewfirst
“舒服”,你的意思是说让她死得舒服些吗?
听着,据我所知,除了我以外,这里就剩下她一个活人了。
她现在可是在流血啊,我现在需要做的可不是给她找个羽绒枕头什么的。
我要是能找到让她伤势稳定的方法的话,我势在必得!
[[delay 1m|nomedsherecrewfirst]]

:: badadvice
嘿,恕我直言,你的建议啊,这是弱爆了。
[[delay 4s|connectionlost]]

:: sorrycapalive
啊。这…这真是太糟糕了。
我的内心深处本来还盼着他们能平安无事,可是…哦天啊。
我觉得我应该安葬他们,你懂吗?
«choice [[当然。让死者安息吧。|burythemallcapalive]]» | «choice [[稍等下吧。先去找医疗用具。|gogetmeds]]»

:: burythemallcapalive
是的。你说得对。我应该…将他们埋葬起来,是吧?
我应该能找到铲子之类的…工具。
等一下,我究竟在想什么啊?
现在根本不是缅怀他们的时候,我也没有挖墓的时间。
阿亚舰长还在等我呢!
[[delay 10m|gogetmeds]]

:: pullitoutcrewfirst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我就
我的天啊,现在血流得比刚才还多!我要怎么才能止住血呢?
止血?住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哦天,求你不要流血了,阿亚舰长,求你了,我,我这就去找到纱布之类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哦天啊,哦天啊。
[[delay 15m|capdidntmakeitcrewfirst]]

:: capsgonecrewfirst
可是当她的命握在我的手中的时候,我…我唯一做的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她失血而亡。
我失去了她。我…我现在要怎么做才好?
«choice [[只管向前就好了。|movingonforcapcrewfirst]]» | «choice [[永远不要忘了她啊。|dontforgetcapcrewfirst]]»

:: movingonforcapcrewfirst
没错。你说得对,现在除了继续前进以外也没有别的要做的了。
找点事情做,让大脑和身体都活动起来。
所以…我现在找到的只有失事信标和一个防御炮塔,但还是没有食物没有水也没有能源供给。这情况真是好极了,对吧?
我扛起舰长了。奇怪的是,她穿着飞行服什么的,我还以为…
…我也不知道,我还以为她会更重一些呢。
可是现在感觉她就像是…一具驱壳。就像是她的本体…消失了一样。
我要去找条聚酯薄膜毯再找些牛皮胶带,做把担架,这样要移动她就简单多了。
等我们俩再回来船舱的时候我再检查她情况吧。
[[delay 30m|headingtocrewqsagain]]

:: connectionlost
[connection lost]
[[delay 2s|gameover]]

:: deadcrewfirst
我在船舱后部的密封门后…发现了剩下的船员。
安托万,特罗特,科尔比,亚岱尔。都死掉了。他们所有人,都…死掉了。
我没看到阿亚舰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我觉得我承受不住了。他们所有人,大家…我…
«choice [[让死者安息吧。|burythemallcrewfirst]]» | «choice [[继续前进吧。|justkeepmovingcrewfirst]]»

:: walktoflightdeck
好吧。这可能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等我到了那里再联系你。
[[delay 30m|totheflightdeckcrewfirst]]

:: capdidntmakeitcrewfirst
«silently»«set $capalive = 0»«endsilently»
她…没能挺过来。
阿亚舰长死掉了。
«choice [[我很抱歉。|sorryforcapcrewfirst]]» | «choice [[打起精神来!|keepitforcapcrewfirst]]»

:: justkeepmovingcrewfirst
没错。你…你说得对。
我要是再盯着他们看,而不积极的想解决办法的话,那我距离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也就不远了。
天,这是我有过的最恶心的想法了。
[[branchingcorridor]]

:: burythemallcrewfirst
«silently»«set $startedburialtalk = 1»«endsilently»
是的。你说得对。我应该…将他们埋葬起来,是吧?
我应该能找到铲子之类的…工具。
天,这要花费不少工夫呢。也许我应该先探索一下整艘舰船,找找有没有其他的供给品。
我的已经精疲力竭了。
«choice [[说得对。继续探索。|branchingcorridor]]» | «choice [[先挖墓,然后再探索。|dignowcrewfirst]]»

:: hardgroundcrewfirst
不知道这地面是什么成分…但挖起来相当困难。
我挖出了…一个墓穴。相当浅的墓穴。
另外,我突然想到…我在这边忙活,那那半边舰船里面可能还有其他幸存者呢。
也许我该暂停一下,去那边看看情况。
我确实想要缅怀死者,但一想到其他地方可能还有幸存者,但我却在这里做这些,感觉很不好啊,不是吗?
«choice [[去查看驾驶舱情况。|walktoflightdeck]]» | «choice [[继续挖掘。|betterkeepdiggingcrewfirst]]»

:: sorryforcapcrewfirst
这真是…太糟了。舰长是我在指挥中心认识的第一个人。
你知道吗?是她让我轻松地融入了整个团队。
她就有这种气场,她就是懂得怎么让大家和睦相处,这也是她能成为一个好领导的原因。
我…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命交到她的手上。
[[delay 4s|capsgonecrewfirst]]

:: betterkeepdiggingcrewfirst
真的吗?你是想害死我吗?
我是想向他们表示自己的哀悼之情,但没打算让自己也葬身在此。
这可不是什么轻省活,要消耗热量的,而我还没有摄入食物,而且很可能暂时也没得吃。
«choice [[好吧,那就休息一下吧。|takeabreakcrewfirst]]» | «choice [[前去查看驾驶舱情况。|walktoflightdeck]]»

:: dontforgetcapcrewfirst
当然不会,我是不会忘了她的。
但我要是想一直记着她,首先我就要活下去。
所以…我现在找到的只有失事信标和一个防御炮塔,但还是没有食物没有水也没有能源供给。这情况真是好极了,对吧?
我扛起舰长了。奇怪的是,她穿着飞行服什么的,我还以为…
…我也不知道,我还以为她会更重一些呢。
可是现在感觉她就像是…一具驱壳。就像是她的本体…消失了一样。
我要去找条聚酯薄膜毯再找些牛皮胶带,做把担架,这样要移动她就简单多了。
等我们俩再回来船舱的时候我再检查她情况吧。
[[delay 30m|headingtocrewqsagain]]

:: headingtocrewqsagain
经过了一场穿越贫瘠之地的跋涉后,我们再一次抵达了这个没有船员的船员舱。
我的生活仿佛一夜回到中二期。
现在我可以选择继续挖墓,或者继续探索舰船。
«choice [[挖墓。|digthosegraves]]» | «choice [[继续探索。|branchingcorridor]]»

:: dignowcrewfirst
好吧,好吧。我觉得你是对的。
他们都是好人,死后也该得到应有的待遇。
这里…有一块变形的防护板。
瓦里法号解体的时候,它也被扭曲了,现在的形状有点类似铲子。我就用它吧。
听着,这还得有一会儿呢。我一会儿再跟你联系,好吗?
[[delay 30m|hardgroundcrewfirst]]

:: takeabreakcrewfirst
好吧。我觉得这主意不错。
就睡一小会儿。
或者,你懂的,用舰船专用语说,小憩一番。
[[delay 30m|refreshedcrewfirst]]

:: keepitforcapcrewfirst
“打起精神来”?!你没开玩笑吧?
我现在浑身都是一个——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我按照你的建议做然后杀掉的——女人的血,
结果你唯一的建议就是“打起精神来”?
那我给你的建议就是,你玩蛋去吧。
[[delay 15m|goscrewyourselfcrewfirst]]

:: goscrewyourselfcrewfirst
嘿。啊…抱歉。
我情绪有点激动了。
不过你是对的。我要是还想获救的话确实需要打起精神来。
呃…舰长死了这点确实很糟糕,但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会让她白白流血的。
而我,我还活着,我们赶快想想接下来该去哪里吧。
«choice [[只管向前就好了。|movingonforcapcrewfirst]]» | «choice [[永远不要忘了她啊。|dontforgetcapcrewfirst]]»

:: digthosegraves
好吧。
«if $crewburied is 0 and $capalive is 0»我要将剩下的墓穴挖好然后将舰长还有船员下葬。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
你懂吗,就是给整件事一个交代。
我想要跟他们每个人都说几句。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我一会儿再联系你。[[delay 60m|everybodyburied]]
«elseif $crewburied is 0 and $capalive is 1»我要将剩下的墓穴挖好然后将船员下葬。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
你懂吗,就是给整件事一个交代。
我想要跟他们每个人都说几句。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我一会儿再联系你。[[delay 60m|crewburied]]
«elseif $crewburied is 1 and $capalive is 0»多挖一座墓对我来说也不费什么事。说实在的,我今天真是锻炼够了。
我要将阿亚舰长和她的船员葬在一起。我觉得她一定想要这样的。
我一会儿再联系你。[[delay 30m|everybodyburied]]«endif»

:: refreshedcrewfirst
信不信由你,睡一会儿之后我还真精神了不少。
我要将剩下的墓穴挖好然后将船员下葬。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
你懂吗,就是给整件事一个交代。
我想要跟他们每个人都说几句。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我一会儿再联系你。
[[delay 60m|crewburiedcrewfirst]]

:: crewburiedcrewfirst
«silently»«set $capburied = 0»«set $crewburied = 1»«endsilently»
所以现在我的选择是前往驾驶舱,但愿能找到舰长…
…或是继续探索这部分舰体。
«choice [[去查看驾驶舱情况。|walktoflightdeck]]» | «choice [[探索这部分舰体。|branchingcorridor]]»

:: everybodyburied
«silently»«set $capburied = 1»«set $crewburied = 1»«endsilently»
好了,所有人都葬好了。
看来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继续探索这部分舰体了。
[[branchingcorridor]]

:: crewburied
«silently»«set $capburied = 0»«set $crewburied = 1»«endsilently»
好了,所有人都葬好了。
看来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继续探索这部分舰体了。
[[branchingcorridor]]

:: branchingcorridor
好了…越过这些铺位,这里有一条分叉的走廊。
看起来有明显烧焦痕迹的路是通向厨房的,另一边是通向实验室的。
我有点不敢去看我的小老鼠了。要是人类都能从这场浩劫中挺过来的话,我真是不敢想那些小东西会怎样。
«choice [[去厨房看看。|trythegalley]]» | «choice [[去实验室看看。|trythelab]]»

:: tryinggalleydoor
伙计…我发现了,只要是差遣别人,你可真狠得下心啊。
好吧,那我就赌一把试试看吧。
[[delay 3m|intogalley]]

:: stilltryinggalley
好吧,我不想用“不可能”这个词,因为这词听起来有些夸张…
…那我只好说要进入厨房是“基本上不可能的”。
基本上完全是不可能的。
不过反正现在时间也晚了。太阳(呃,星星…天仓星)也下山了。
我要考虑一下过夜的问题了。
那你怎么想?要我继续跟这扇门较劲直到它开启吗?
还是不管它,先考虑睡觉的问题呢?
«choice [[继续撞门。|tryinggalleydoor]]» | «choice [[先不管它。|stoptryinggalleydoor]]»

:: trythelab
«silently»«set $ratpellets = 1»«endsilently»
我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
好消息是:你知道我在各种重力条件下在实验鼠身上做的找食物和走迷宫的实验吗?
那些实验报告笔记还都完好无损!
所以你现在可以不用担心这场航行一无所获了。我们还是有收获的。
坏消息是:笼子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比赛一样。一半都被烧或者被撞变形了。
还有那些老鼠也不知道都跑到哪里去了。
我真心希望它们都逃到管道里面,然后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继续繁殖。
我要在这里留下一张字条。谁知道呢,没准几十亿年之后这就是神迹!
«if $rations is 0»好消息(?)是,我不会饿死了。我在这里找到了老鼠食物,还有一个半满的滚珠饮水瓶。
看到没,我说的是“半满”,没说“半空”。
我是多么乐观的一个人啊。
这么说来…我应该能靠这些老鼠食物撑一段时间…
…或者考虑“计划B”去找找有没有人类的食物。
«if $triedgalley is 0»
«choice [[人类的食物!去厨房看看。|trythegalley]]» | «choice [[坚持食用老鼠食物。|eatratfood]]»«elseif $triedgalley is 1»
«choice [[再去厨房看看。|tryinggalleydoor]]» | «choice [[坚持食用老鼠食物。|eatratfood]]»«endif»«elseif $rations is 1»还有,嘿,除了定额配给的食物外,我还找到了备用的老鼠食物和一个半满的滚珠饮水瓶。
看到没,我说的是“半满”,没说“半空”。
我是多么乐观的一个人啊。
总之,我之前也说过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最好开始做过夜的准备了。
[[sleepingplans]]«endif»

:: eatratfood
呃…你问我好吃吗?
老鼠食物可能可以算是热量摄入,但说起味道嘛,真是不怎么样。
要是闭上眼睛的话,我都能把它们想象成…呃…
不行,失败了。我觉得是个人都没法将这些想象成别的东西吃下去。
在卫星上吃老鼠食物。听起来有点像是某张摇滚专辑的名字呢。
[[delay 4s|tasteslikeone]]

:: trythegalley
«silently»«set $triedgalley = 1»«endsilently»
这扇门真是…堵得死死的!
幸运的是,我一点都不怕用废金属将它打坏…
…因为我可以很自信的说,这艘船已经这副样子了,我们肯定要不回押金了。
我要继续下去,因为这是我能找到食物的最佳途径了。
前提是我能通过…这扇…该死的…门!
[[delay 3m|stilltryinggalley]]

:: tasteslikeone
尝起来也一样。
好吧,这相当能刺激我快点进入厨房然后找点真正的食物吃。
要不我就得赶紧为过夜做做打算了…
…然后希望做梦能梦到将这种奇怪的味道赶出我嘴里的东西。
«if $triedgalley is 1»
«choice [[再去厨房看看。|tryinggalleydoor]]» | «choice [[准备睡觉。|sleepingplans]]»«else»
«choice [[去厨房看看。|trythegalley]]» | «choice [[准备睡觉。|sleepingplans]]»«endif»

:: intogalley
«silently»«set $rations = 1»«set $hurtshoulder = 1»«endsilently»
我胳膊都脱臼了!
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
虽然我身上有着巨大的痛楚,但同时我也一边大嚼着墨西哥通心粉,一边牛饮着瓶装饮用水。
虽然通心粉有些黏糊糊的,但绝对算的上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了。
不过可惜的是,这种快感很快就会消失…
…然后我就要想办法解决由于撞液压门而脱臼的肩膀。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if $ratpellets eq 1»我相信我们都同意,这比老鼠食物要好得多。
所以现在我既有食物又有水,还有老鼠食物作为备用方案。
看来现在是时候考虑过夜的问题了。 [[sleepingplans]]
«else»现在食物问题已经搞定了,我可以选择去看看实验室里面还有什么东西…
…或者开始考虑睡觉的问题。你怎么想?
«choice [[去实验室看看。|trythelab]]» | «choice [[准备睡觉。|sleepingplans]]»«endif»

:: stoptryinggalleydoor
好吧。多谢。我想我需要的大概就是别人来劝告我不要再跟自己过不去了。
«if $ratpellets is 0»那我现在可以选择去看看实验室里面还有什么东西…
…或者开始考虑睡觉的问题。你怎么想?
«choice [[去实验室看看。|trythelab]]» | «choice [[准备睡觉。|sleepingplans]]»«elseif $ratpellets is 1»是时候为睡觉做准备了。
[[sleepingplans]]«endif»

:: sleepingplans
好吧。那我们整整思路,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if $crewburied is 1»船员都葬好了。«endif»
«if $capburied is 1»舰长也是。«endif»
«if $ginny is 1 and $power is "pod"»医疗舱平稳地轰鸣着,舰长在里面好好地活着。或者说,活着。
另外,只要发电机还在给医疗舱供能,我就不能使用失事信标或者炮塔。
用不了炮塔倒是没什么——我觉得这里除了我以外应该不会再有别的什么生物了…
…但用不了信标的话,我要怎么告诉别人我在这里呢?我要怎么通知别人来搭救我呢?
但经历了这一系列波折…我是不可以为了一己之力将医疗舱拔掉杀了舰长的。
我可以吗?
«choice [[继续给医疗舱供能。|powerpodcapalive]]» | «choice [[给信标供能。|powerbeaconcapalive]]»«elseif $ginny is 1 and $power is "none"»我拿到了医疗舱旁边的发电机。
反正,呃…反正舰长已经不在了,我现在有多种选择。
我可以用发电机给失事信标或者炮塔供能。
相比之下,用不了炮塔倒是没什么——我觉得这里除了我以外应该不会再有别的什么生物了…
…但信标是我唯一能让别人知道我在这里的希望了。
你怎么想?
«choice [[给炮塔供能。|powerturretcapdead]]» | «choice [[给信标供能。|powerbeaconcapdead]]»«elseif $ginny is 0 and $frontofship is 1»要不就将这个失事信标激活,要不就以防万一开启这个炮塔…
…但要是没有电力供应的话,我就真完了。
还有,嘿,还有个事:天越来越暗了,而且温度也下降了。
[[nightfalldayone]]
«else»
还有,嘿,还有个事:天越来越暗了,而且温度也下降了。
[[nightfalldayone]]«endif»

:: powerbeaconcapdead
«silently»«set $power = "beacon"»«endsilently»
好。我也是这么想的。给我几分钟,我这就把发电机接起来。
[[delat 15m|powerbeaconcapdeadrunning]]

:: powerbeaconcapalive
我…天啊。看来我真得好好考虑一下,不是吗?
我是说,我要是不给别人发信号告诉他们我在这里,等发电机耗尽了,舰长就会死…
…而我也会最终因为食物不足而死掉。
(我话说在前面,我可不吃人。死活都不吃,说什么都不吃。)
阿亚舰长总是非常理性地做决策,我觉得我们也应该这样做。
我真的要为了救自己,而眼看着她去死吗?
«choice [[不。继续给医疗舱供能。|powerpodcapalive]]» | «choice [[你需要那个信标啊。|reallybeaconcapalive]]»

:: reallybeaconcapalive
虽然这样做其实是正确的,但…感觉还是做错了。
我觉得…要是没有信标,我们两个都会死在这里。这样做的话,至少有一个能有一线生机。
我就这样告诉自己好了。
好吧,那我这就关闭医疗舱。
我需要…需要点时间来消化这件事。
[[delay 20m|beaconpowered]]

:: beaconpowered
«silently»«set $power = "beacon"»«set $capalive = 0»«endsilently»
好吧。宽谱的失事信标啊,请在我面前展示你真正的力量,你的主人命令你,快将这里的位置传送给能听到见到的人。
要是这屏幕没有出问题的话,那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刚好没有人出现。
呃,医疗舱显示里面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
该死,失事信标,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啊。
[[nightfalldayone]]

:: powerpodcapalive
没错。当然了。经历了这么多波折,事到如今我怎么可能再让舰长送死呢。
也许等明天天亮了,我就能找到开启失事信标的方法呢。
我的内心中有个声音告诉我他们选错随行学生了,或者说我选错旅程了。
不管怎样,他们都应该多给我的期末成绩打几分。
[[nightfalldayone]]

:: powerturretcapdead
«silently»«set $power = "turret"»«endsilently»
看来你比我还害怕晚上会突然冒出来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啊。
不过你说的也对,小心驶得万年船。
给我几分钟,我这就给炮塔供上能。
[[delay 15m|powerturretcapdeadrunning]]

:: powerturretcapdeadrunning
好了,后部的炮塔以供能完毕,我也给调成自动防御模式了。
只要有比面包箱大的东西靠近,它就会向我发出警报。
(一点风吹草动我就睡不着了,更别提枪击什么的了。)
如果入侵者听见了警报还不放弃的话,那我就给调成手动模式消灭它,或者直接让炮塔自动灭了它。
…现在还用“面包箱”作参照物是不是有点奇怪?
不知道面包箱在舰船上的专业术语是什么。
[[nightfalldayone]]

:: powerbeaconcapdeadrunning
好吧。宽谱的失事信标啊,请在我面前展示你真正的力量,你的主人命令你,快将这里的位置传送给能听到见到的人。
要是这屏幕没有出问题的话,那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刚好没有人出现。
不过吧,嘿,这里的位置还算不赖。毕竟,呃,有那么一大片真空区域呢。随时都有可能会有旅行者路过呢。
所以我们等等看吧。
[[nightfalldayone]]

:: nightfalldayone
天仓星已经落山了,我得提醒你一句,这里比哥特风萝莉的日记还要黑暗,比舞会王后的肩膀还要冰冷。
所以,呃,在我看来,我有如下选择。
我可以在舰船残骸里继续待着——不过由于没有能量供应,我是没法再将之前开启的门关上的。
这样虽然头上有个顶了,但等于完全暴露在自然环境当中了。
或者我可以前往舰船后部,然后在反应堆发动机附近搭个帐篷…
…而且这样会很暖和呢——因为反应堆发动机会发射曲波热线。
(你喜欢“曲波热线”这种科学术语吗?听起来就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样子。)
唯一的问题就是,发动机是有辐射的,我相当不确定那股辐射会不会在夜里把我烤熟。
所以你能帮我调查一下吗?
我要是整晚接收到150辐射单位的话,会出人命吗?我的IEVA服告诉我这是其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你能帮我查一下我会不会被烤熟吗?多谢。
[[delay 5m|reactorquestion]]

:: reactorquestion
还有,呃,但愿你能查快一点,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太太太冷了。
所以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我是应该在瓦里法号里面随便找个地方哆哆嗦嗦地过一宿?
还是冒着被辐射的风险在反应堆旁边蜷一宿?
«choice [[在舰船中待着。|sleepintheship]]» | «choice [[在反应堆旁边搭帐篷。|sleepbythereactor]]»

:: sleepintheship
是啊,我也觉得这个方法比较保险,我宁可冷一点,也不要冒变异的风险。
或者说被烤熟的风险。
好吧。那我就进去过夜了。这真是…唉,我可真没夸张,这真是我有生以来最糟糕的一天了。
不过我还是很感激你陪我度过了这一切。
愿明天一切都能好起来。
晚安。
[[delay 180m|socold]]

:: socold
我…我已经
感觉
不到我的手了
实在是…太太太冷了
[[delay 8s|connectionlost]]

:: nothanksspit
你的损失。
[[afterspitassessment]]

:: sleepbythereactor
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对此真的很紧张。
我是说,我这一天是怎么过来的你也知道——绝对能算得上是我有生以来最糟糕的一天了。
(跟别人比惨也绝对能获胜了,这点谁也别跟我抢。)
所以我在这件事上还是选择相信你吧。我是说,要不就是你真的去查了,发现这辐射水平确实很安全…
…要不就是你懒得查,只是忽悠我而已。
反正睡一觉醒来就知道了。
我还是乐观点跟你说…晚安吧,无论你在何方。
愿明天一切都能好起来。
[[delay 360m|dawnofdaytwo]]

:: dawnofdaytwo
嘿!快看啊!我没死!
我的脑门上也没长出个耳朵,也没发生什么变异!好棒。
好吧,又是新的一天了,不过卫星还是那颗卫星。
也许你不想听我这么说,不过我现在嘴里的味道真的很糟。
漱漱口,将水吐出去…水里居然有一抹诡异的绿色。
这也许和这鬼地方的大气中的某种微量元素有关系吧…
…不过还是好诡异啊,是吧?
«choice [[呃。谢谢你跟我分享这件事。|ughthanksforsharing]]» | «choice [[会不会是辐射病变啊?|radiationsicknessmaybe]]»

:: ughthanksforsharing
不用谢,除了你以外我还能跟谁分享这种事啊?
你可以随便跟我说你的口水什么颜色啊,然后我们就算打平了。
«choice [[算了,不过还是谢谢你。|nothanksspit]]» | «choice [[我的就是正常口水啊,怪胎。|normalspit]]»

:: afterspitassessment
«if $rations is 1»
不过至少我有食物,可以将嘴里的怪味盖掉。
我就来点枫味香肠吧——这是这堆东西里面看起来最像早餐的东西了。
让我多嚼一会,把嘴里的味道好好改一改。几分钟之后再和你联系。 [[delay 15m|afterbreakfast]]
«elseif $ratpellets is 1 and $rations is 0»
反正老鼠食物的味道也不怎么样…
…不过至少能把现在嘴里的这股味盖掉了。
让我多嚼一点,把我的魂儿找回来。
也许我也应该用水漱漱口。几分钟之后再和你联系。 [[delay 15m|afterbreakfast]]
«else»
现在想来,我昨天要是能找到像样的吃的就好了。
不仅是因为现在我饿得要死,前胸贴后背…
…也是因为我真心希望能有什么东西能将我嘴里的怪味盖掉。
我就再检查最后一遍吧,看看能不能找到可以吃的东西。
那里有一条分叉的走廊,一边是通向实验室的,一边是通向厨房的(门上面有非常严重的被烧毁的痕迹)。
我也可以继续搜索舰船的其他部分。
«choice [[探索走廊。|trythatcorridor]]» | «choice [[探索舰船的其他部分。|trytherest]]»«endif»

:: afterbreakfast
好吧,这味道…绝说不上“美味”。
也许只能算得上是“能吃”。
不过应该可以支撑我完成今天的探索了。
[[moveondaytwo]]

:: radiationsicknessmaybe
哦。天啊。你真这么想吗?我倒是没什么奇怪的感觉。头也不疼,也不犯恶心,也没有其他什么症状。
其实——除去这种“被困在太空中”的感觉外——我这一大早的精神还挺不错呢。
不过…绿色的口水确实有些诡异,对吧?
天,我真心希望这不是辐射导致的病变。在这种破地方我上哪儿找能给我捐骨髓的人啊。
[[afterspitassessment]]

:: normalspit
好吧,好吧。看看这是谁对自己的口水如此神气活现啊。
恭喜你有着如此无与伦比的唾液。你的父母一定很骄傲的吧。
[[afterspitassessment]]

:: trythatcorridor
好吧。我们又来到了这条走廊。
还跟昨天一样,一边通向实验室,一边通向厨房。(看到一切还都是老样子我还有点松了口气呢。)
«choice [[去厨房看看。|trythegalleydaytwo]]» | «choice [[去实验室看看。|trythelabdaytwo]]»

:: trytherest
好吧,好想法。我就在这堆破烂中好好找找吧,没准能找到一顿四菜一汤的大餐呢。
[[delay 15m|noluckfindingfood]]

:: noluckfindingfood
什么都没找到。而且你知道更糟的是什么吗?
这颗卫星——与宇宙中其他卫星不同——根本不是生乳酪制成的。
现在我感觉我们之前科学课上学到的东西在这趟旅程中完全用不上啊。
哦好吧。也许下一个沙丘后面就有个快餐店呢。至少地球上是这样的。
[[nobreakfast]]

:: nobreakfast
话说,我真是累坏了,营养也跟不上,口也好渴,站都站不住了。
看来今天也就差不多要开始野外探索了。
[[moveondaytwo]]

:: intogalleydaytwo
«silently»«set $rations = 1»«set $hurtshoulder = 1»«endsilently»
我胳膊都脱臼了!
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
虽然我身上有着巨大的痛楚,但同时我也一边大嚼着枫味香肠,一边牛饮着瓶装饮用水。
虽然枫味香肠有些黏糊糊的,但绝对算的上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了。
不过可惜的是,这种快感很快就会消失。然后我就要想办法解决由于撞液压门而脱臼的肩膀。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if $ratpellets eq 1»我相信我们都同意,这比老鼠食物要好得多。
所以现在我既有食物又有水,还有老鼠食物作为备用方案。
看来现在是时候考虑一下继续前进的问题了。 [[moveondaytwo]]
«else»现在食物问题已经搞定了,我可以选择去看看实验室里面还有什么东西…
…或者我可以继续前进。你怎么想?
«choice [[去实验室看看。|trythelabdaytwo]]» | «choice [[继续前进。|moveondaytwo]]»«endif»

:: tryinggalleydoor2a
伙计…我发现了,只要是差遣别人,你可真狠得下心啊。
好吧,那我就赌一把试试看吧。
[[delay 3m|intogalleydaytwo]]

:: stilltryinggalley2a
好吧,我不想用“不可能”这个词,因为这词听起来有些夸张…
…那我只好说要进入厨房是“基本上不可能的”。
基本上完全是不可能的。
不过反正现在时间也晚了。太阳(呃,星星…天仓星)也下山了。
我要考虑一下过夜的问题了。
那你怎么想?要我继续跟这扇门较劲直到它开启吗?
还是不管它,先考虑睡觉的问题呢?
«choice [[继续撞门。|tryinggalleydoor2a]]» | «choice [[先不管它。|stoptryinggalleydoor2a]]»

:: trythegalleydaytwo
«if $triedgalley is 0»
«silently»«set $triedgalley = 1»«endsilently»
这扇门真是…堵得死死的!
幸运的是,我一点都不怕用废金属将它打坏,因为我可以很自信的说,这艘船已经这副样子了,我们肯定要不回押金了。
我要继续下去,因为这是我能找到食物的最佳途径了。
前提是我能通过…这扇…该死的…门!
[[delay 3m|stilltryinggalley2a]]
«elseif $triedgalley is 1»
这扇门…还是…打…不开!
我可以使用其他的金属来撞击这扇金属门,但愿这两种金属可以结为好友,然后门自动开启。
这一般都能行得通的,对吧?
[[delay 3m|intogalleydaytwo]]«endif»

:: trythelabdaytwo
«silently»«set $ratpellets = 1»«endsilently»
我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
好消息是:你知道我在各种重力条件下在实验鼠身上做的找食物和走迷宫的实验吗?那些实验报告笔记还都完好无损!
所以你现在可以不用担心这场航行一无所获了。我们还是有收获的。
坏消息是:笼子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比赛一样。一半都被烧或者被撞变形了。
还有那些老鼠也不知道都跑到哪里去了。
我真心希望它们都逃到管道里面,然后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继续繁殖。
我要在这里留下一张字条。谁知道呢,没准几十亿年之后这就是神迹!
«if $rations is 0»好消息(?)是,我不会饿死了。我在这里找到了老鼠食物,还有滚珠饮水瓶。
看到没,我说的是“半满”,没说“半空”。
我是多么乐观的一个人啊。
这么说来…我应该能靠这些老鼠食物撑一段时间…
…或者考虑“计划B”去找找有没有人类的食物。
«if $triedgalley is 0»
«choice [[人类的食物!去厨房看看。|trythegalleydaytwo]]» | «choice [[坚持食用老鼠食物。|eatratfooddaytwo]]»«elseif $triedgalley is 1»
«choice [[再去厨房看看。|tryinggalleydoor2a]]» | «choice [[坚持食用老鼠食物。|eatratfooddaytwo]]»«endif»«elseif $rations is 1»还有,嘿,除了供应的人类食物外,我还找到了备用的老鼠食物和一个半满的滚珠饮水瓶。
看到没,我说的是“半满”,没说“半空”。
我是多么乐观的一个人啊。
总之现在差不多可以继续前进了。
[[moveondaytwo]]«endif»

:: stoptryinggalleydoor2a
好吧。多谢。我想我需要的大概就是别人来劝告我不要再跟自己过不去了。
«if $ratpellets is 0»那我现在可以选择去看看实验室里面还有什么东西…
…或者我可以选择继续前进。你怎么想?
«choice [[去实验室看看。|trythelabdaytwo]]» | «choice [[继续前进。|moveondaytwo]]»«elseif $ratpellets is 1»
好吧,这味道…绝说不上“美味”。
也许只能算得上是“能吃”。
不过应该可以支撑我完成今天的探索了。
我觉得现在可以继续前进了。
[[moveondaytwo]]«endif»

:: eatratfooddaytwo
呃…你问我好吃吗?
老鼠食物可能可以算是热量摄入,但说起味道嘛,真是不怎么样。
要是闭上眼睛的话,我都能把它们想象成…呃…
不行,失败了。我觉得是个人都没法将这些想象成别的东西吃下去。
在卫星上吃老鼠食物。听起来有点像是某张摇滚专辑的名字呢。
[[delay 4s|tasteslikeonedaytwo]]

:: moveondaytwo
«if $power is "beacon"»失事信标仍在工作,但屏幕上什么迹象都没有。
所以我觉得我大概应该去北边那座诡异的山峰看看了…
…然后得在夜幕降临前回到瓦里法号。
«elseif $power is "turret"»现在的时间应该足够去北边那座诡异的山峰看看…
…然后再返回瓦里法号。
«elseif $power is "pod"»发电机还在低声轰鸣着,继续给医疗舱供着能…
…里面的阿亚舰长状态也仍很稳定,虽然我希望她能马上痊愈,不过,这个嘛。
等到科技发展到奇迹的程度,这种想法大概才能成真。
总之,她在这里很安全,我可以出去探索几个小时。
现在的时间应该足够去北边那座诡异的山峰看看…
…然后再返回瓦里法号。
«else»现在的时间应该足够去北边那座诡异的山峰看看…
…然后再返回瓦里法号。«endif»
我要再到舰船那里一趟,确保一切都安顿好了…
«if $rations is 1»
…然后整理好食物和水,我就可以出发了。
«else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1»…然后整理好老鼠食物和水,我就可以出发了。
«else»…然后可以出发了。心里满满,胃里空空。«endif»
我会一直和你保持联系的。
[[delay 60m|backatescapepod]]

:: tasteslikeonedaytwo
尝起来也一样。
好吧,这相当能刺激我快点进入厨房然后找点真正的食物吃。
或者我直接继续前进。
«choice [[去厨房看看。|trythegalleydaytwo]]» | «choice [[继续前进。|moveondaytwo]]»

:: backatescapepod
返回了我的救生舱降落的地方。看起来昨晚它翻了个个。
是不是风吹的?
见鬼。那昨晚的风一定很大。救生舱移动了大概十英尺。
不过,嘿,那也就——怎么说——三米?变换了单位之后听起来就没那么远了。
换个单位之后听起来就没那么吓人了。
[[delay 40m|deadendmountaindaytwo]]

:: deadendmountaindaytwo
«if $boulderdayone is 0»
该死!看起来我之前走的路被堵住了。
我之前沿着浅峡谷走来着,但是撞上了这块巨石。太大了,根本爬不过去。
«elseif $boulderdayone is 1»
啊,对,见鬼。还是那条峡谷,只是方向不一样罢了。
我还是在昨天堵住我的路的巨石那里。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它比昨天小了一些。(过去检查。)还是爬不过去。«endif»
你怎么想…我要不要去找找别的路,试试能不能绕过去?
还是退出峡谷,重新再选择一条路?
«choice [[在附近找路。|wayaroundboulderdaytwo]]» | «choice [[退出峡谷。|backoutofcanyondaytwo]]»

:: backoutofcanyondaytwo
对,我也这么想。我觉得这才是正确的决定。
这块巨石看起来就像是个诱我上钩的死亡陷阱。
后方大约几百码的峡谷岩壁上有个缓缓的斜坡。
(不,我不知道这句话应该怎么用舰船用语表达,数百码?)
其实我不想在重复往来上浪费太多时间…
…不过我可不想在距离医院这么老远的地方摔断腿。
总之,我出发啦。
[[delay 45m|craterlip]]

:: craterlip
毕竟…我遇上了只有被困在一颗卫星上的人才会遇上的窘境,所以你得体谅我点儿。
我现在站在一个巨大的火山口的边沿上,我是说,巨——大——的。
怎么说呢,我要不是现在面临着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在深太空中的局面的话,那我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
问题是,这种地理奇观偏偏挡在我的路中间。
所以…我的一个选择是费劲沿着它的边长走,绕一个半圆…
…另一个选择是,碰碰运气轻手轻脚地从中间抄近路走。
从数学角度看,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不过人们考虑数学问题的时候,是不会把巨大的火山口考虑在内的。
你怎么想?
«choice [[直接穿过去。|straightacross]]» | «choice [[沿着周长走个半圆。|walkperimeter]]»

:: straightacross
没问题。我会把动作放轻些的。
一会儿我再和你联系。
[[delay 5m|slippedcrater]]

:: slippedcrater
«silently»«set $hurtankle = 1»«endsilently»
好的。话说,结果不怎么样。
本来还都好好的,但突然我脚下的地面就塌陷了。
(就像我地球上那些亲属和我之间的关系一样不堪一击。)
之前看上去很结实的火山壁其实只是一堆沙子罢了。
我的脚踩穿了,我整个人都向前摔了过去,然后…真棒。
好消息是:我现在到了峡谷最下面的地方!
坏消息是:我的脚踝狠狠地扭到了。我能感觉它肿了起来。
好消息(?)是:这里要是真有外星人的话,我一定能拿它们的滑稽奖冠军了。
坏消息是:每次我想抄近道的时候都会受伤。
«if $hurtshoulder is 1»
所以要是有人记录的话…
…那我总结一下,我现在共获得(1)脱臼的肩膀,(1)扭伤的脚踝。«endif»
所以我现在的一个选择是继续向火山口的另一边走…
…另一个选择是爬回去,然后沿着火山口边沿走。
«choice [[继续前进。|keepmovingaheadcrater]]» | «choice [[爬回去。|climbbackupcrater]]»

:: keepmovingaheadcrater
这个想法还算合乎逻辑,真的。
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一边抱怨着我的脚踝一边继续艰难跋涉。
我就把联络机关掉吧,不骚扰你了,反正接下来的路程对你来说也是一样的。
不过要是出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的话,我保证会再跟你联络的。
[[delay 45m|anythingamazing]]

:: anythingamazing
哦我的天啊!你绝对不会相信这个的!
我还被困在卫星上的一个火山口里面呢,而且我的脚踝还疼着呢!
…抱歉。只是这里除了我的思想外根本没有别的声音,我真的要抓狂了。
«choice [[没关系。想要聊聊天吗?|noworrieswannachat]]» | «choice [[抱歉。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sorrycantchat]]»

:: noworrieswannachat
想!拜托了。我是说,我不想烦你,但我现在只有你了。
(哇喔。好粘人啊!)
话说,呃…你之前有在巨型卫星火山口旁漫步过吗?
«choice [[当然了。我总去呢。|allthetimeincraters]]» | «choice [[没这种雅兴。|neverincraters]]»

:: allthetimeincraters
哦,是吗?对我来说这可是第一次呢。
也许你可以给我些旅行建议呢。
你知道这附近哪里能喝到优质抹茶拿铁吗?要是喝不到咖啡的话,我整个人可就废了。
知道还有什么能让我废掉吗:在一座巨型卫星火山口边行进。
叹气。
«choice [[坚持。|keepwanderingcrater]]» | «choice [[现在我想喝咖啡了。|iwantcoffee]]»

:: keepwanderingcrater
好的。这计划不赖。我已经能看到火山口的另一端了。
我要咬紧牙关,尽全力冲向那里。
感谢你给我打气。我很快就会再与你联系的。
[[delay 20m|oppositewall]]

:: oppositewall
好吧,我承认绕过这个火山口需要的时间比我想象中的要短。
虽然脚踝用劲还是不太舒服,但我还承受得住。
不过有件怪事:刚刚在后面大约五十码的地方,我走的时候似乎绊到了什么东西。
(是的,我明白的,我的表现一直都很优雅,所以你肯定不敢相信我居然会被绊到。)
总之,绊到我的那个东西好好地埋在沙子里,我低头看向它的时候…它晃到了我的眼睛。
因为那是一块金属。
我花费了大约一分钟时间才将它挖出来,然后我一直在摆弄它,不过我现在还是不太确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是说,我觉得那应该是瓦里法号上的一块面板…不过它怎么落到离舰船这么老远的地方的呢?
总之,我发现了一个可以爬出这里的缓坡,我想先尽全力爬出这里。
所以等我回到上面之后再联系你,好吗?
[[delay 10m|moremetalpieces]]

:: wayaroundboulderdaytwo
好吧,我就试试看吧。不过说实话,从地形上来看应该不太容易。
[[delay 20m|deadendforrealdaytwo]]

:: walkperimeter
好吧。要知道,这应该是最保险的方案了。上面都是平路。
平坦…无聊…平原…平地。喔咿。
接下来几个小时中我要做出的最冒险的选择就是到底应该是向左走呢还是向右走。
反正我身上也没有硬币(因为这里既没有洗衣店也没有老虎机)…
…这个选择就交给你了。
我应该怎么绕过地上的这个蠢坑呢?顺时针?还是逆时针?
这很可能是要你今天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了哦!
(不会的。)
«choice [[顺时针!|clockwisecrater]]» | «choice [[逆时针!|counterclockwisecrater]]»

:: deadendforrealdaytwo
«if $deadenddayone is 0»
听着,这里没有可以绕开这玩意的路。
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我连几英尺都上不去,或者说我连几“米”都上不去,管他呢。
这峡谷的峭壁上的石头也都松动了。…
…而且——大概你也料到了吧——虽然我在科学展览上拿了头奖,但我基本上不参加任何户外活动。
«elseif $deadenddayone is 1»
听着,我昨天也说过了,这附近根本没有其他路。
这块巨石表面相当光滑,而岩壁上的石头也都很松动。«endif»
我觉得我是攀不上去的。
有什么想法吗?
«choice [[退出峡谷。|backoutofcanyondaytwo]]» | «choice [[试着攀上去。|tryclimbingdaytwo]]»

:: climbbackupcrater
啊。稍微努了一点力——好吧,相当努力之后——我往上退了一点,相比之下,这里的火山岩稍微坚固一些了。
我只是想到之前居然想抄近道,觉得有点蠢。这大概就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吧。
我得到了教训:凡是值得做的事情,都是值得用一种单调乏味的方法做的。
让我专心往上爬回去吧,我一会儿再联系你。
[[delay 5m|walkperimeter]]

:: sorrycantchat
很好。很好。我完全明白了。
总之,我能看到火山口的另一边了。我要咬紧牙关,尽全力冲向那里。
我一会儿再跟你联系。
[[delay 20m|oppositewall]]

:: neverincraters
这样吧,想象一下你是宇宙巨锅里面小小的一粒米,这大概就是我现在的感觉。
我现在内心深处有一部分非常害怕会有一颗甜豌豆从天而降将我压瘪。
(我知道这种恐惧不是很有道理…不过两天前我还觉得“飞船坠毁”很没道理呢。)
总之,我能看到火山口的另一边了。我要咬紧牙关,尽全力冲向那里。
感谢你给我打气。我很快就会再与你联系的。
[[delay 20m|oppositewall]]

:: iwantcoffee
你知道吗?这相当公平。
去给你自己也倒一杯吧。也许你也可以给你那迷失在宇宙的十字路口的老朋友泰勒那里倒一点。
至于我嘛,我能看到火山口的另一边了。我要咬紧牙关,尽全力冲向那里。
感谢你给我打气。我很快就会再与你联系的。
[[delay 20m|oppositewall]]

:: moremetalpieces
啊。我发现了些东西。
火山口的这边有一道小小的山脊。
在那道小小山脊上,我又发现了更多那种小小的金属片。
大概有,好几块吧。
然后,就在那道小小山脊的另一边——登上那道山脊之后就能看到了——
有,呃…
…有一艘舰船。
[[delay 1m|discoveredship]]

:: taylorfallsdaytwo
啊,不,我的腿,我的腿摔断了
哦天啊,刺穿IEVA服的那是条腿骨。
[[delay 4s|brokenlegdaytwo]]

:: tryclimbingdaytwo
我真的…啊,不管了。
好了,我都已经走到这里了,没理由放弃的。不管那么多了!
[[delay 30m|taylorfallsdaytwo]]

:: counterclockwisecrater
哇喔!逆时针?这个选择好大胆哦!
当我在这个纷繁星际中的一个无名卫星上向右跨出脚步,走出一个巨大的半圆的时候…
…要知道你这强大又明晰的判断力左右了整个世界!
顺时针简直弱爆了!逆时针才是王道!那些逆流而上的人才能遇上最好的鱼!
[[delay 4s|craterenthusiasm]]

:: clockwisecrater
«silently»«set $clockwisecrater = 1»«endsilently»
哇喔!顺时针?这个选择好大胆哦!
当我在这个纷繁星际中的一个无名卫星上向左跨出脚步,走出一个巨大的半圆的时候…
…要知道你这强大又明晰的判断力左右了整个世界!
逆时针简直弱爆了!顺时针才是王道!没有顺时针的话,钟表就失去了意义!电子表除外!
[[delay 4s|craterenthusiasm]]

:: sorrycantchatperimeter
很好。很好。我完全明白了。
总之,我能看到火山口的另一边了。我要咬紧牙关,倾尽全力向那边冲过去。
感谢你给我打气。我很快就会再与你联系的。
[[delay 40m|oppositeedge]]

:: neverincratersperimeter
这样吧,想象一下你是宇宙巨锅里面小小的一粒米,这大概就是我现在的感觉。
我现在内心深处有一部分非常害怕会有一颗甜豌豆从天而降将我压瘪。
(我知道这种恐惧不是很有道理…不过两天前我还觉得“飞船坠毁”很没道理呢。)
总之,我能看到火山口的另一边了。我要咬紧牙关,倾尽全力向那边冲过去。
感谢你给我打气。我很快就会再与你联系的。
[[delay 40m|oppositeedge]]

:: keepwanderingcraterperimeter
对。就是这样。
总之,我能看到火山口的另一边了。我要咬紧牙关,倾尽全力向那边冲过去。
感谢你给我打气。我很快就会再与你联系的。
[[delay 40m|oppositeedge]]

:: oppositeedge
好吧,我承认绕过这个火山口需要的时间比我想象中的要短。
«if $hurtankle is 1»虽然脚踝用劲还是不太舒服,但我还承受得住。«endif»
不过有件怪事:刚刚在后面大约五十码的地方,我走的时候似乎绊到了什么东西。
(是的,我明白的,我的表现一直都很优雅,所以你肯定不敢相信我居然会被绊到。)
总之,绊到我的那个东西好好地埋在沙子里,我低头看向它的时候…它晃到了我的眼睛。
因为那是一块金属。
我花费了大约一分钟时间才将它挖出来,然后我一直在摆弄它,不过我现在还是不太确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是说,我觉得那应该是瓦里法号上的一块面板…不过它怎么落到离舰船这么老远的地方的呢?
总之,我现在到达之前所在位置的正对面了,所以我想现在应该继续向北前进了。
«if $clockwisecrater is 1»这个顺时针大圈绕得我好累啊。
«else»这个逆时针大圈绕得我好累啊。«endif»
[[delay 5m|moremetalpieces]]

:: discoveredship
话说…没错。幸好这里的空气可供我呼吸,因为我可是大喘了将近一分钟呢。
什么鬼?我是说…我是说,这是什么鬼?说真的,这是什么鬼?
(我学的是科学专业,不是语言专业,真是抱歉。)
从这里看下去,我能看出那应该是一艘比瓦里法号小多了的舰船——我觉得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小型飞行舱。
这个飞行舱最多可以容纳六名船员,目的在于以最少的装备快速飞行。
当然防御力量也相对薄弱。
这里怎么会有这种飞行舱?它在这里待多久了?
这个发动机看起来像是刚刚…从船体中剥离出来。也许他们撞上了什么太空垃圾?
天。我现在有成百上千个问题想问。
你觉得我要不要下去检查一下那堆残骸?
还是说我不应该下去,应该离那个类似飞行舱的玩意远一些?
«choice [[检查残骸。|explorecaravel]]» | «choice [[离残骸远一些。|stayclearofcaravel]]»

:: brokenlegdaytwo
我这辈子都没骨折过,一下子让我面对这个…
哦我的天啊,我现在难道不应该昏过去了吗?真的好疼啊。
[[delay 4s|bad advicedaytwo]]

:: bad advicedaytwo
嘿,无意冒犯,但要我说,你的建议真是弱爆了。
[[delay 4s|connectionlost]]

:: craterenthusiasm
…哦哦,伙计。我觉得我的热情已经耗尽了,但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等我走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再联系你。
不过要是出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的话,我保证会再跟你联络的。
[[delay 45m|anythingamazingperimeter]]

:: anythingamazingperimeter
哦我的天啊!你绝对不会相信这个的!
我还在绕着卫星火山口前进呢,无聊得要死了!
…抱歉。只是这里除了我的思想外根本没有别的声音,我真的要抓狂了。
«choice [[没关系。想要聊聊天吗?|noworrieswannachatperimeter]]» | «choice [[抱歉。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sorrycantchatperimeter]]»

:: noworrieswannachatperimeter
想!拜托了。我是说,我不想烦你,但我现在只有你了。
(哇喔。好粘人啊!)
话说,呃…你之前有沿着巨型卫星火山口行进的经历吗?
«choice [[当然了。我总去呢。|allthetimeincratersperimeter]]» | «choice [[没这种雅兴。|neverincratersperimeter]]»

:: allthetimeincratersperimeter
哦,是吗?对我来说这可是第一次呢。
也许你可以给我些旅行建议呢。
你知道这附近哪里能喝到优质抹茶拿铁吗?要是喝不到咖啡的话,我整个人可就废了。
知道还有什么能让我废掉吗:在一座巨型卫星火山口边行进。
叹气。
«choice [[坚持。|keepwanderingcraterperimeter]]» | «choice [[现在我想喝咖啡了。|iwantcoffeeperimeter]]»

:: iwantcoffeeperimeter
你知道吗?这相当公平。
去给你自己也倒一杯吧。也许你也可以给你那迷失在宇宙的十字路口的老朋友泰勒那里倒一点。
至于我嘛,我已经能看到火山口的另一边了。我要咬紧牙关,倾尽全力奔过去。
感谢你给我打气。我很快就会再与你联系的。
[[delay 40m|oppositeedge]]

:: stayclearofcaravel
是啊。这明显是最合理的决定。
我是说,如果这是某部B级恐怖科幻电影的话,我一定会冲着屏幕大叫,让主人公不要下去检查残骸的。
我可能还会一边吃爆米花一边看的。
比起被困在一颗卫星上决定要不要探索一艘废弃的飞船,我明显更想吃爆米花。
说实话我从来没想过会面临这种抉择。
不过没错,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对吧?就在这里待着,离那个飞行舱远远的,继续向山峰前进。
«choice [[没错。继续向山峰前进。|postcaravelassessment]]» | «choice [[要不去飞行舱那里看看吧。|checkcaravelafterall]]»

:: explorecaravel
真是疯了,不离那艘飞行舱远一些也就罢了,居然还要过去…真是疯了。
我是说,这要是某部恐怖电影中的情节的话…
…看到这里我一定会自言自语“好吧,我要是你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可惜现在我就是屏幕上的那个傻瓜。
说真的,趁现在还没有杀手从那里窜出来捅我一刀,我要不要赶紧离开?
更糟的是,他们可能会强迫我打太空曲棍球?那可怎么办?我体育差得很啊。
«choice [[好吧,回头吧。|turnbackfromcaravel]]» | «choice [[不,你应该去检查一下。|goexplorecaravel]]»

:: goexplorecaravel
好吧。不过我要是被连环杀手杀害了的话,可都是你的错。
等我一会儿,我这就下去。
[[delay 3m|atcaravel]]

:: atcaravel
没想到从山脊上下去还挺轻松的嘛。有点太轻松了。
现在我真心怨恨起我生活中生起的这一系列事端了。
看来这玩意的船体已经坏得不成样了。
上面有一些模糊不清的文字…看上去像是中文?还是日文啊?模模糊糊的,我也不确定。
也就是说,这块金属还没有完全氧化,看来这个飞行舱还没有在这里停多久。
啊。光是看看外部我的胃就一阵翻动。突然我的冷汗就冒出来了,浑身就像浸在了冰水当中一样。
«if $rations is 1»要不就是我不该将枫味香肠当做早餐食用(不可能的!)…
…要不就是因为这玩意是我见过的吓人的东西。«endif»
看起来这个气闸开的程度刚刚好,足够我爬进去。
但我正在绞尽脑汁想要找到不进去的理由。
«choice [[你需要继续探索下去。|goinsidecaravel]]» | «choice [[听起来好可怕的样子。回头吧。|dontgoinsidecaravel]]»

:: goinsidecaravel
好吧。深呼吸。开启IEVA服头灯,因为这个飞行舱里面简直伸手不见五指。
(里面当然很黑了,如果不黑的话能把我吓成这个孙子样吗?)
«if $hurtshoulder is 1»我跟你说啊,要穿过那扇门对我那脱了臼的胳膊可一点好处都没有。
«elseif $hurtshoulder is 0»我稍微缩起了自己的肩膀,想要从那扇门中挤过去,话说…还真是有意思啊。«endif»
看起来之前这个飞行器经历了强烈的晃动。地板上散落着各种东西,都是从箱子柜子中掉出来的…
…我要慢慢前进,只有这么一盏头灯可以依靠,我得从这么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中找一条路出来。
话说我在这里就能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控制面板已经碎成渣渣了。然后渣渣又碎成更小的渣渣了。
我之前还妄想过这里会不会有可以用的失事信标,事实证明我真是想多了。
总之,现在我走到一条岔路前。我应该进东边的走廊,还是西边的?
«choice [[东边的。|eastcaravel]]» | «choice [[西边的。|westcaravel]]»

:: checkcaravelafterall
…真的吗?我本来很同意你“不要下去”的想法呢。我本来以为我们已经达成一致了呢。
啊。你真觉得我应该去检查一下吗?
[[goexplorecaravel]]

:: turnbackfromcaravel
没错。没错。这样才保险。这样才明智。
史上可从来没有人因为“没有”走进太空谋杀者的老巢而丧命。
至少我看过的电影里面没演过。说起来我还真看过不少电影呢。(你还记得吧,我说过我不擅长户外活动。)
所以我们赶紧离开这些吓人的残骸,然后向着那座吓人的山峰前进吧。
(…大声说出来之后我觉得感觉更糟了。)
[[postcaravelassessment]]

:: dontgoinsidecaravel
没错。没错。这样才保险。这样才明智。
史上可从来没有人因为“没有”走进太空谋杀者的老巢而丧命。
至少我看过的电影里面没演过。说起来我还真看过不少电影呢。(你还记得吧,我说过我不擅长户外活动。)
所以我们赶紧离开这些吓人的残骸,然后向着那座吓人的山峰前进吧。
(…大声说出来之后我觉得感觉更糟了。)
好吧,那我要赶紧忘掉刚刚看到的东西(不太可能),然后继续前进(很有可能)。
[[postcaravelassessment]]

:: eastcaravel
«silently»«set $compassweird = 1»«endsilently»
向右转,我们就走进了那可爱(一点都不可爱的)又宽敞(一点都不宽敞)的东边走廊。
我左右各有一扇关着的门。
要是找不到可以与气压相抗衡的力量的话,我是绝对打不开这些门的,所以我觉得…
嗯。真是奇怪。
我刚刚注意到我的IEVA服上的指南针显示我还在向北走,可是我刚刚明明向右转了一个大弯啊。
真是…奇怪。
«choice [[继续向前。|aheadincaravel]]» | «choice [[回头。|turnaroundincaravel]]»

:: westcaravel
«silently»«set $compassweird = 1»«endsilently»
向左转,我们就走进了那可爱(一点都不可爱的)又宽敞(一点都不宽敞)的西边走廊。
我左右各有一扇关着的门。
要是找不到可以与气压相抗衡的力量的话,我是绝对打不开这些门的,所以我觉得…
嗯。真是奇怪。
我刚刚注意到我的IEVA服上的指南针显示我还在向北走,可是我刚刚明明向左转了一个大弯啊。
真是…奇怪。
«choice [[继续向前。|aheadincaravel]]» | «choice [[回头。|turnaroundincaravel]]»

:: getoutofcaravel
好吧,那我就假装没发现我的方向读数出了问题…
…假装没发现我的头灯突然无理由坏掉了…
…假装没想到,现在这一幕要是有背景音乐的话,那配的一定是尖锐的小提琴声和重重的呼吸声…
…我只要直接从我来的路回去就好——
[[delay 4s|justleavingcaravel]]

:: turnaroundincaravel
对。这样做很明智。这要是部电影的话,我现在一定会冲着屏幕这样大叫的。
我跟你说个有意思的小细节吧,我转了个180度的大弯,踏上了来的时候走的路…
…结果指南针转了几圈,然后又指向了一直被指着的“北”。
也就是说,这这片废墟中,我的指南针失效了。
我得承认,这让我越来越忍不了这个地方了。
«choice [[赶紧离开那个地方。|getoutofcaravel]]» | «choice [[继续在里面探索。|keepexploringcaravel]]»

:: aheadincaravel
我要是我看的一部恐怖电影中的主角的话,看到电影中的我自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进残骸,作为观众的我一定会被气死的。
我都能听到我自己对着屏幕大喊大叫了。
“你的指南针失效了,”我一定会对我自己这样喊。“你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走!”
“你的头灯也不灵了,因为你现在是一部糟透了的恐怖电影中的角色啊!”
哦。该死。我的头灯有点闪了。
«choice [[好吧,回头吧。|turnaroundincaravel]]» | «choice [[继续前进。速度加快。|fasterincaravel]]»

:: justleavingcaravel
«silently»«set $zombierats = 1»«endsilently»
什么情况?
哦天啊。好吧。哦天啊。
啊,我听到了…我也不知道,这,就像是,打孔的声音。就从我身后,外面的走廊里发出的。
然后我转过了身。然后,然后…我看到了什么东西。移动的东西。
闪着光芒的东西。闪着绿色的光芒的东西。
确切地说,是很多很多小东西。就在靠近地面的位置。闪着光芒,移动着,发出着打孔的声音。
说实话,要让我列个今天最不想看到的东西的清单的话,那前三名一定就是闪着光的,移动着的,打孔的东西。
我觉得这艘飞行舱上绝不仅有我一个人。
我得赶紧离开这里。
«choice [[我同意。快出去!|leavecaravelnow]]» | «choice [[去看看那究竟是什么东西。|findscuttling]]»

:: fasterincaravel
真棒,这主意真是好极了。“哦,你在干蠢事是吧,那好吧,那加快速度干。”
这可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啊。
走廊尽头有一扇开着的门。我的目的地就是那里。
我太空服上的灯像狂欢一样频频闪个不停。现在我感觉随时都可能会有低音拍子跟着响起来。
也许今晚有个DJ能救了我的命呢。
天。这扇门…开启的程度…刚刚好够我溜进另一个房间。
但愿那个房间不是开自助餐的。我只要再胖一点,就再没法从这扇门穿回来了。
[[delay 1m|insidemedroom]]

:: takenopill
是啊,好吧,也许这样做比较明智。我暂时还是留着这些药吧。
要说刚刚过去的这几天教会了我什么的话,那就是,无论现在的状况有多么糟,你都不能放松警惕,因为还会再糟下去的。
该死——我的头灯闪得好厉害。我觉得我应该趁它还没有彻底罢工赶紧离开这里。
«choice [[好吧,离开那里吧。|leavecaravelmedroom]]» | «choice [[冒个险,继续探索。|riskitcaravelmedroom]]»

:: insidemedroom
«silently»«set $pills = 3»«endsilently»
啊,他们真不该带科学学生来,应该带个柔术选手来才对啊。
总之,我进来了。这里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医务室。我这么说是因为我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急救包。
急救包里面有一个瓶子——超大瓶——标签上既有中文又有英语,所以我能断定这是一瓶止痛药。
我看到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噢耶!因为我的肩膀疼得就好像世界末日降临了一样。
(从现在的情况看来,也许今天真的是世界末日了呢。这想法还不赖。)
不过这个瓶子基本上已经空了。里面只有三片药了,所以应该可以做沙球用。
虽然以我的身份来看,这么说很奇怪,但这个飞行舱一定遇上了很大的麻烦吧。
或者说…飞行舱迫降之后,他们没追究降落的原因,反而吞下了很多的药片。
(不,这个想法太黑暗了。我不能再这么想下去了。)
«if $hurtankle is 1»看在我这剧痛的肩膀和脚踝的份上,我觉得服用一片止痛药也无可厚非。
«elseif $hurtankle is 0»我的肩膀简直疼死人了。我觉得服用一片止痛药也无可厚非。«endif»
不过话说回来,未雨绸缪也是好的。我还是留着这些药片吧。
«choice [[服用一片。|takepillone]]» | «choice [[先不服用。|takenopill]]»

:: leavecaravelmedroom
好吧。那我就先返回主走廊了,然后离开这艘诡异的飞行舱,趁——
[[delay 15s|whatthehellwasthat]]

:: takepillone
«silently»«set $pills = $pills - 1»«endsilently»
对。我觉得这样做比较明智。何必自讨苦吃呢。
而且我现在手上还有«$pills»片止痛药以备不时之需呢。
该死——我的头灯闪得好厉害。我觉得我应该趁它还没有彻底罢工赶紧离开这里。
«choice [[好吧,离开那里吧。|leavecaravelmedroom]]» | «choice [[冒个险,继续探索。|riskitcaravelmedroom]]»

:: riskitcaravelmedroom
«silently»«set $glowrods = 10»«endsilently»I am SO FREAKING NERVOUS about staying here any—
嘿!快看!这抽屉里全是发光棒!
好吧,你之前也不可能未卜先知,知道这里有发光棒,不过我还是得说…你让我留在这里是对的。
我要狠狠的拆开几根然后挥个够。现在还真有狂欢的感觉了呢!
外加这里还有十多根发光棒供我以后挥霍。真是太好了!
突然我不再那么害怕黑——
[[delay 4s|whatthehellwasthat]]

:: keepexploringcaravel
这可真是个糟透了的主意。我真希望能有人将我这句话记录下来。
这样以后我要是被什么太空链锯切成两半之后,我就能得意地跟你说“早跟你说了”了。
(嘿,我都可能会死,还不许我意淫一下小小胜利的喜悦吗。)
好吧。好吧。那我这就回到主走廊去了,这地方遍地都是各种残骸,我得小心点,以防——
[[delay 1m|ginnyincaravel]]

:: findscuttling
你逗我呢?!我可没有那种见什么就追什么的天性!
说真的,你是没听到。我可听到了。那种吓人的声音,似乎就在说“不要在黑暗中追着我来”。
你要是想知道有多吓人的话,就是那种特别特别的吓人。
«if $ginnycaravel is 0»«choice [[我也说真的呢,去看看那究竟是什么。|keepexploringcaravel]]» | «choice [[好吧,离开那里吧。|leavecaravelnow]]»«elseif $ginnycaravel is 1»趁现在状态还不太糟,我还是把发电机拿走,然后赶快离开这里吧。 [[delay 1m|leavecaravelnorats]]«endif»

:: whatthehellwasthat
«silently»«set $zombierats = 1»«endsilently»
什么情况?
哦天啊。好吧。哦天啊。
啊,我听到了…我也不知道,这,就像是,打孔的声音。就从我身后,外面的走廊里发出的。
然后我转过了身。然后,然后…我看到了什么东西。某个移动的东西。
某个闪着光芒的东西。绿色的光芒。
确切地说,是很多很多小东西。就在靠近地面的位置。闪着光芒,移动着,发出着打孔的声音。
说实话,要让我列个今天最不想看到的东西的清单的话,那前三名一定就是闪着光的,移动着的,打孔的东西。
我觉得这艘飞行舱上绝不仅有我一个人。
我得赶紧离开这里。
«choice [[我同意。快出去!|leavecaravelnow]]» | «choice [[去看看那究竟是什么东西。|findscuttling]]»

:: liedownanddievaria
呃。听着。我只是…只是有点累。我现在就想躺下。
也许,你也感觉到了,我说话有些夸张,可能我现在状况也没什么要紧。
只要睡一觉,我可能就会像洗了一个长达八小时的冷水澡那样清醒过来。
只是,呃…万一我没醒过来的话…
…我想对你说声谢谢。感谢你以黑暗中一抹声音的形态一直陪着我。
因为仅是这里的黑暗就足够让我崩溃,所以…我真的很感激你。
这里真的好美,看天上这些星星。成百上千,成千上万的星星。
你要是能看到那该有多好。
我…稍微合会儿眼。
[[delay 8s|connectionlost]]

:: ginnyincaravel
«silently»«set $ginnycaravel = 1»«endsilently»
抱歉,我绊到了什么东西,然后重重地摔了一下。
另外,啊,无论你之前读过的关于…太空的文章都是怎么写的,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在太空中是可以听到自己的尖叫的。
还让人有点小尴尬呢。
«if $ginny is 1»不过好消息是,你猜绊倒我的是什么东西?又是一台小发电机!
这和我在瓦里法号上给«$power»供能的那台型号不同——尺寸稍微小些,重量稍微轻些——
不过不管怎样,现在我的能量供应加倍啦!
«elseif $ginny is 0»不过好消息是,你猜绊倒我的是什么东西?又是一台小发电机!
也就是说我终于找到能供电的东西啦!«endif»
所以我可以说冒险进入这个噩梦般的飞行舱是值得的,另外我也想说就到此为止了。
是时候带着发电机离开这个鬼窟了。
«if $zombierats is 1»[[delay 1m|leavecaravelnorats]]
«else»也许是我恐怖电影看太多了。之前可能是我太大惊小——[[whatthehellwasthat]]«endif»

:: leavecaravelnorats
啊。天。要是地球不嫉妒的话,我真想吻一下这片土地。
我不知道刚刚那是什么东西。也许…也许什么都没有。只是我的大脑在戏弄我。
要是我好不容易从飞船坠毁中挺过来结果被一个从阴影中跳出来的东西吓得心脏病发作而死了,那确实很讽刺的对吧?
让我在这里坐着喘口气儿好吗?
[[delay 10m|caravelrecovery]]

:: leavecaravelnow
我这就去,这就去!
恐惧是帮助你挺过险境的绝佳推动力,也是让你忘记受伤肩膀的灵药。
恐惧也能让你置失效的指南针于不顾。
恐惧可以让你忘记一切,一心只想返回…
…到一片位于宇宙中某颗卫星上的不毛之地中,经历了这些我反而觉得那片不毛之地相当舒适呢。
啊。天。要是地球不嫉妒的话,我真想吻一下这片土地。
我不知道刚刚那是什么东西。也许…也许什么都没有。只是我的大脑在戏弄我。
要是我好不容易从飞船坠毁中挺过来结果被一个从阴影中跳出来的东西吓得心脏病发作而死了,那确实很讽刺的对吧?
让我在这里坐着喘口气儿好吗?
[[delay 10m|caravelrecovery]]

:: deathmarchvaria
嘿,星星就要落山了。星落了。
星落之后还在这颗卫星上的我就彻底无助了。
天色也开始暗下来了。
«if $glowrods gte 1»我刚刚拆开了几支发光棒。但愿这能派上一些用场。
可惜它们的光持续不了多久。甚至坚持不到我找到安全的地方的那一刻。«endif»
我觉得…我觉得我现在有点完蛋了。
我现在无论是距离瓦里法号,还是飞行舱,还是山峰都不近。
我现在完全暴露在星空下。星空确实很美…但温度真的很低。
«if $bringginnytwo is 1»我确实有发电机,但没有可以接在上面的东西。真是没用啊。«endif»
温度开始降低了,还会降得更低,然后…
…然后我很有可能就死在这里了,死在这片美得令人窒息的星空下。
该死。我身体中的水分不足,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这颗该死的星球连我哭的权利都剥夺了。
[[delay 2m|liedownanddievaria]]

:: dehydrated
嘿,星星很快就要落山了。星要落了。
星落之后还在这颗卫星上的我就彻底无助了。
如果我还心情欣赏的话,景色真的好美啊
啊哦
…嘿
我…
有点…
抽…抽搐搐…嗯…
嗯嗯嗯嗯…
[[delay 8s|connectionlostdehydrated]]

:: caravelrecovery
好了。这样就好多了。
好了,我要先评估一下当前的状态再考虑继续前进。
[[postcaravelassessment]]

:: pushontovaria
以我现在的状态,我是搞不清顽强和失心疯之间的界线的。
哈。失心疯,失星疯。
无论你究竟身处何方,我希望你听了我这个笑话笑出来了,因为这可能是我讲的最后一个笑话了。
[[delay 15m|deathmarchvaria]]

:: variaalltheway
感觉好没用啊。
我现在唯一在做的就是机械的将一只脚迈到另一只脚前,但我也不知道往哪里去。
只是一直向南。至少我觉得是在向南走。
这颗卫星已经剥夺了我的方向感,我现在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一步,再一步。
一步接一步。
不。这太蠢了。我觉得我应该回到那个飞行舱那里,再晚就来不及了。
«choice [[返回飞行舱。|returntothecaravel]]» | «choice [[向瓦里法号前进。|pushontovaria]]»

:: firstcheckin
感觉…返回的路比…来的时候要长得多。
«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0»[[nofoodcollapse]]
«else»天仓星已经快落山了。现在看来也许返回瓦里法号不是个绝佳的主意。
«choice [[继续向瓦里法号前进。|variaalltheway]]» | «choice [[返回飞行舱。|returntothecaravel]]»«endif»

:: nofoodcollapse
嘿,嘿,我的腿,已经没劲了。
我想要让它们继续工作,但是它们罢工了。我说“快走”,它们说“不”。
腿,怎么了?
[[delay 4s|dehydrated]]

:: postcaravelassessment
看起来我像是冲着北方走了很远,但是还是没走到那座山峰那里。
从这里我能看到在我走的那个方向有好几个火山口——不过都是小火山口,和我之前见过的那个不一样。
«if $rations is 1»现在我大概应该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喝点水,补充点能量再前进。
«else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1»现在我大概应该休息一下,吃点零食再前进…
…要是老鼠食物也能算得上“零食”的话。
«else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0»一想到我还没找到任何食物——更重要的是,水——我的心就很沉重。
我的头嘭嘭作响,我的肌肉也都联合起来向我抗议。
«if $pills gte 1»我还有«$pills»片止痛药——我可以努力分泌出一些口水将药咽下去,但是我不想空腹吃药啊。«endif»«endif»
«if $hurtshoulder is 1 or $compassweird is 1»肩膀疼得好厉害。
«if $hurtankle is 1»我的脚踝状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天,我整个人都糟透了,是吧?«endif»«endif»
«if $ginnycaravel is 1»我找到了这个小发电机,问题是我要一路将它拖到那座山峰那里去吗?
还是要将它留在飞行舱这里,等我返回瓦里法号的时候再将它拖走?
(快看我有多乐观,我居然觉得我能活着再回到瓦里法号呢。加油吧,泰勒。)
«choice [[将发电机留在那里。|leaveginnyatcaravel]]» | «choice [[带上发电机。|takeginnywithyou]]»«else»[[finishassessment]]«endif»

:: returntothecaravel
我现在只能满心希望回头的路能将我带向我需要前往的地方。
我的指南针像变色戒指一样任性,想怎么指就怎么指。
好吧。返回飞行舱。我好累,没劲再跟你扯淡了。先把联络机关掉了,到地方之后再联系你。
“不!不要!”我听到你抗议了。
接下来要是没有如此智慧如此幽默的我的陪伴的话,你也不知道你会做出什么蠢事是吧。
我也不知道你该怎么办了。这样吧,你找找有没有其他人也被困在遥远卫星上了,去跟他们聊聊吧。
不过不要忘了,我可是你的第一任,好吗?
[[delay 60m|oncemoreatcaravel]]

:: keepgoingtovaria
是的。我知道那里还有一个反应堆等着温暖我呢。
我只是想省点劲,毕竟四个多小时的路程不是闹着玩的。
«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0»尤其我还空着肚子呢。«endif»
好了。我要出发了。等会儿再跟你联系。
[[delay 60m|firstcheckin]]

:: leaveginnyatcaravel
«silently»«set $bringginnytwo = 0»«endsilently»
好的,真是个好主意。我也觉得没必要拖着这玩意在卫星上到处跑。
况且等我回来之后它肯定也还会在这里…
…况且我还不一定能活着回来,那样我就更用不上发电机了。
(还有第三种可能,就是我回来之后发现发电机不见了,那样的话我要担心的可就不止是发电机的问题了。)
[[finishassessment]]

:: takeginnywithyou
«silently»«set $bringginnytwo = 1»«endsilently»
好吧,这样也好。我是说,虽然会影响一点我的速度,但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样做是对的。
我是说,等我到那座山那里之后,没准会找到可以接在上面的东西呢…
…或者——虽然我不想这么想——就这么放着的话,万一等我回来之后…
…发现它不见了。那样的话,我要担心的可就不光是发电机的问题了。
[[finishassessment]]

:: finishassessment
现在想这些也没意义。
我这简直是在虚度光阴,而且我还不知道还有多少光阴可供我虚度。
所以…我这就出发啦。
前方的路走起来要花费好长时间。我要专心行进,所以我就先把联络机关掉了。
等会儿再联系你。
[[delay 90m|stillhikingtowardpeak]]

:: oncemoreatcaravel
又回到这艘可怕的舰船上了。我真是搞不懂这是怎么成为我最佳选择的。
[[makecampatcaravel]]

:: backatcaravel
我又看到飞行舱的残骸了。我从没想过再看到这个闹鬼的飞行舱会这么开心。
«if $ginnycaravel is 1 and $bringginnytwo is 0»发电机还在之前的那个地方——当然了,它还能跑到哪儿去呢。
因为,我是说,还有谁能将它拿走呢?毕竟这颗荒凉的卫星上只有我一个人。你说对吧?对。«endif»
我浑身无力。
«if $rations is 1»按说瓦里法号上的食物可以为我的身体提供能量…
…但我觉得那些食物根本不是为我在荒凉之地这么激烈的野外活动设计的。
«else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1»老鼠食物只能勉强支撑我身体各个部分勉强支撑在一起…
…但这种食物本身就不是为了维系(或吸引)人类而设计的。
尤其是我这种要在荒凉之地进行这么激烈的野外活动的人。
«else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0»这两天我没干别的,净消耗卡路里了,我都没有摄入什么东西。
我好渴,感觉我的嗓子被砂纸打磨过一遍一样,还有我的头,疼得我快要死掉了。«endif»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从这里走起,用不了四个小时就能回到瓦里法号了。
至少之前我是花了这么多时间来到这里的。不过那时候我的指南针还没有失效。
现在我的头灯已经彻底坏掉了。
«if $glowrods is 1»«set $plural = ""»«else»«set $plural = "s"»«endif»
«if $glowrods gte 1»不过我还有«$glowrods»支发光棒,所以我还能没完全瞎掉。
«else»只要天仓星落山,我就彻底瞎掉了。«endif»
我想我现在的一个选择是向瓦里法号前进,祈祷能在黑暗彻底降临前抵达那里…
…另一个选择是无视那些吓人的声音,在这里扎营,想办法取暖。
«choice [[继续向瓦里法号前进。|keepgoingtovaria]]» | «choice [[扎营。|makecampatcaravel]]»

:: turnbackwhileyoucan
是啊…这才是最好的方案。我是说,从天仓星在天空中的位置判断,我还有一些时间。
只要我还能看清地上的脚印,就没问题。
如果脚印消失了的话,那我可以通过类似飞行舱的标志物继续寻路,找到飞行舱之后继续找火山口就行了。
我要是幸运的话,天黑前应该就能返回瓦里法号了。
等我回去之后,也许能找到多余的指南针部件。我觉得我应该可以用部件做一个新的指南针出来。
总之,闲话说的够多了。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时间如此宝贵,能不说的都不说了。
这样你就知道我的时间有多紧张了吧。
好了。继续前进。
[[delay 90m|backatcaravel]]

:: stillhikingtowardpeak
我要向你报告一些奇怪的事情。如果不是完全确定的话,我是不会随便下论断的,这可是我一直观察得出的结果。
我IEVA服的指南针100%失效了。
我走到了一个小火山口旁,决定绕过去。
但在我绕圈走的时候,指南针根本不依照着我的行动准确指方向。
它只是乱指一通,或者压根不动——无论我面朝哪个方向。
«if $compassweird is 1»我是说,我还在飞行舱内部的时候,这个指南针就不太对劲了…
…不过那时候我还觉得可能是飞行舱的问题,会不会是坠毁的飞行舱中有什么干扰磁场的东西。
我本以为离开那里之后,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elseif $compassweird is 0»其实,我觉得它到了飞行舱那里之后就不太正常。
那时候我没怎么注意,但现在想想,我越来越确定了。
会不会是那个让飞行舱坠毁的东西对它产生了什么影响呢?
而且更重要的是,我离开坠毁现场之后它为什么没有恢复正常呢?«endif»
虽说我可以通过肉眼观测继续向山峰那边前进…
…不过想要回来的路线我就觉得有些麻烦了。
还好这一段时间风不是很大。
所以我要是想跟着来的时候的脚印回去的话,那现在还来得及。
«choice [[继续向山峰方向前进。|onwardtothepeak]]» | «choice [[趁还来得及赶快回头。|turnbackwhileyoucan]]»

:: onwardtothepeak
你是对的,我都走到这里了。除了继续前进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if $bringginnytwo is 1»不过我相当希望当时没有选择拖着这个发电机走。«endif»
好吧。就向北走吧。
不管指南针是怎么显示的。
[[delay 60m|noclosertopeak]]

:: noclosertopeak
你大概觉得我疯了吧…好吧,也许我真有点儿。
不过我真觉得我上次跟你报告到现在,那座山看起来根本没离我近多少、
我一直冲着那个方向走啊走——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还有什么类似的表达吗——
但抬头一望,山还在那么远的地方啊。
我确定这一定是错觉。
虽然我已经累成狗了,但我还是要继续下去。还是说…你觉得我应该放弃了?
«choice [[继续向山峰前进。|keepgoingpeak]]» | «choice [[返回瓦里法号。|turnbackwhileyoucan]]»

:: makecampatcaravel
我是绝不能露天睡在星空之下的——虽然听起来很浪漫,但昼夜温差实在是太大了。
就像瓦里法号那样,飞行舱里面也没有能源供应,没法将门关起来…
…不过这里的情况与瓦里法号不同。
与外界连接的唯一开口就是那扇气闸门,现在开的程度勉强够我出入。
«if $hurtshoulder is 1»虽说,说实话,从中间挤过去对我那受伤了的肩膀也是一种折磨。
«elseif $hurtshoulder is 0»我要从那扇门穿过,就得稍微扭一下肩膀…还挺有意思的。«endif»
只要我进去了,走廊里面到处丢放着各种垃圾——我可以用那些垃圾将门的开口堵住。
我觉得应该可以在那些柜子里面找到几层聚酯薄膜毯,甚至还能找到几层铺盖,然后我就应该可以将自己裹起来了。
«if $glowrods is 1»«set $plural = ""»«else»«set $plural = "s"»«endif»
«if $glowrods gte 1»我还剩下«$glowrods»支发光棒,所以我要拆开一支照亮这里,然后搜寻可以派上用场的东西。
«silently»«set $glowrods = $glowrods - 1»«endsilently»
«else»不过,由于我的IEVA服上的灯已经完全坏掉了。我在黑暗中只能凭感觉行动了…
…向上天祈祷,但愿我不会——
我的神啊。你绝不会相信这个。
我刚刚撞到了一箱工业用发光棒。你知道那种东西吗。就是里面有液体,拆开后可以挥着发亮的那种?
不过箱子里面只剩下几支了,所以我要想好怎么用它们…
…不过仔细想想,以后用上它们的机会还能有几次啊?
(我倒是经常被东西绊倒,但撞上真能派上用场的东西的机会真是不多。)
«silently»«set $glowrods = 2»«endsilently»«endif»
好吧。那我稍微搜索一下吧。
«if $compassweird is 1»我现在可以选择返回那条东西向的走廊,或者选择前去驾驶舱看看…
…虽说我从这里就能看到控制面板已经完全被撞碎了。
«choice [[前往走廊。|tryahallwayagain]]» | «choice [[去驾驶舱看看。|backtomainhallfirst]]»«else»我看到了一条东西向的走廊,我也可以选择去驾驶舱看看…
…虽说我从这里就能看到控制面板已经完全被撞碎了。
«choice [[前往走廊。|tryahallwayfirsttime]]» | «choice [[去驾驶舱看看。|backtomainhallfirst]]»«endif»

:: nooasisnopeak
我…觉得我离那座山还那么远。
天仓星慢慢落下了。那座山看起来——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谬——但它看起来居然有点…闪烁。
不仅闪烁,还有点发绿。就像是散发着绿色的光晕。
可惜的是我已经没有能靠近它对那抹蠢光一探究竟的机会了。
我觉得…我觉得我应该往回走了。我觉得在天黑之前我是到不了那里的。
该死,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在天黑前赶回瓦里法号。不过幸运的话应该可以赶回飞行舱那里。
我对“幸运”的定义还真是浅薄啊。
«choice [[转身回去。|turnbackwhileyoucan]]» | «choice [[继续前进。|pushaheadeveningtwo]]»

:: keepgoingpeak
对。当然了。现在不是停下的时候。
«if $rations is 1 or $ratpellets is 1»不过,我大概需要休息一下,因为我太渴了,脑子都转不动了。
我补充些水分,然后继续前进好了。
«else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0»不过说实话,我很快可能就又要停下了…
…因为我实在太渴了,脑子都转不动了。
我的偏头疼越来越厉害了,厉害到可以竞选议员的程度了。
不过,除非这座小山过去之后有片绿洲,否则我可算倒霉到家了。«endif»
等我更靠近山峰一点之后再和你联系吧。
一定很快就能靠近了,因为理论上说,只要你移动了,你迟早都能到达目的地的,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真的是毋庸置疑的吗?)
[[delay 60m|nooasisnopeak]]

:: connectionlostdehydrated
[ieva suit sensors indicate hypovolemic shock]
[blood pressure levels below minimum thresholds]
[oxygen levels below minimum thresholds]
[[delay 8s|connectionlost]]

:: tryahallwayfirsttime
好了。往东走,还是往西走?
我现在实在是太累了,没力气玩什么“泥锅泥碗你滚蛋”之类的游戏了,所以这个选择就留给你了。
«choice [[东侧。|eastcaravelfirsttime]]» | «choice [[西侧。|westcaravelfirsttime]]»

:: tryahallwayagain
好了。是个人就都喜欢在走廊中徘徊。
«if $pills gte 1»我觉得我大概已经将医疗室中的东西翻了个遍,所以这次就去对面看看吧。
[[oppositehall]]
«else»上次我就因为胆子太小没走多远,这次不管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都要走进这条走廊。
(说实话,要真是刀山,我还可以考虑爬一爬,火海还是算了。)
[[insidemedroomfirsttime]]«endif»

:: pushaheadeveningtwo
这真是个糟透了的主意。
我现在唯一在做的就是机械的将一只脚迈到另一只脚前,但我也不知道往哪里去。
只要一直往前走就好。向北,或者说向我觉得是北的方向走。
这颗卫星已经剥夺了我的方向感,我现在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一步,再一步。
一步接一步。
[[delay 15m|deathmarch]]

:: deathmarch
嘿,星星很快就要落山了。星落了。
星落之后这颗卫星上我就彻底孤单了。
«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0»如果我还心情欣赏的话,景色真的好美啊
啊哦

我…
有点…
抽…抽搐搐…嗯…
嗯嗯嗯嗯…
[[delay 4s|connectionlostdehydrated]]
«else»我现在距离无论是山峰,还是瓦里法号,还是飞行舱的残骸都很远。
我现在完全暴露在星空下。星空确实很美…但温度真的很低。
我身边也没有可供取暖的反应堆了。
«if $bringginnytwo is 1»我确实有发电机,但没有可以接在上面的东西。真是没用啊。«endif»
温度开始降低了,还会降得更低,然后…
…然后我很有可能就死在这里了,死在这片美得令人窒息的星空下。
该死。我身体中的水分不足,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这颗该死的星球连我哭的权利都剥夺了。
[[delay 2m|liedownanddie]]«endif»

:: liedownanddie
呃。听着。我只是…只是有点累。我现在就想躺下。
也许,你也感觉到了,我说话有些夸张,可能我现在状况也没什么要紧。
只要睡一觉,我可能就会像洗了一个长达八小时的冷水澡那样清醒过来。
只是,呃…万一我没醒过来的话…
…我想对你说声谢谢。感谢你以黑暗中一抹声音的形态一直陪着我。
因为仅是这里的黑暗就足够让我崩溃,所以…我真的很感激你。
这里真的好美,看天上这些星星。成百上千,成千上万的星星。
你要是能看到那该有多好。
我…稍微合会儿眼。
[[delay 8s|connectionlost]]

:: eastcaravelfirsttime
向右转,我们就走进了那可爱(一点都不可爱的)又宽敞(一点都不宽敞)的东边走廊。
我左右各有一扇关着的门。
要是找不到可以与气压相抗衡的力量的话,我是绝对打不开这些门的。
走廊尽头有一扇开着的门。我的目的地就是那里。
天。这扇门…开启的程度…刚刚够我溜进里面的房间。
但愿那个房间不是开自助餐的。我只要再胖一点,就再没法从这扇门穿回来了。
[[delay 1m|insidemedroomfirsttime]]

:: westcaravelfirsttime
向左转,我们就走进了那可爱(一点都不可爱的)又宽敞(一点都不宽敞)的西边走廊。
我左右各有一扇关着的门。
要是找不到可以与气压相抗衡的力量的话,我是绝对打不开这些门的。
走廊尽头有一扇开着的门。我的目的地就是那里。
天。这扇门…开启的程度…刚刚够我溜进里面的房间。
但愿那个房间不是开自助餐的。我只要再胖一点,就再没法从这扇门穿回来了。
[[delay 1m|insidemedroomfirsttime]]

:: oppositehall
«silently»«set $trycaravelgalley = 1»«endsilently»
对面走廊的侧门也关着,但正对面的那扇门半开着。
…嗯…不过开的程度…不足以…我直接穿过去。
不过我可以看到里面的设施。这个房间是个厨房。
这间厨房比瓦里法号上的厨房要小。而且看起来像是被人当做雪花球使劲摇过了一般。
东西散落得到处都是。极尽倒人胃口之能事。
«if $rations is 1»虽然我从瓦里法号上带了足够撑一段时间的食物…
…但看到这个地方我也开心。因为以后我要是真被饿坏了,只要想办法解决这扇被卡住的门就好了。
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else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1»我真的已经没有力气撞开那扇门了…
…但“不用吃老鼠食物,吃正常食物”这个念头实在是太吸引人了。而且明天又是艰难的一天。
«else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0»我要想办法进到那间厨房里面去。我已经很久没有摄入食物或者水分了。
可那扇门纹丝不动。我这么久没吃没喝,已经没有力气强行突破了。
这里真是现实版的“阴阳魔界”啊。
罗德·瑟林,要是有机会,你一定要来这里体验一下找找灵感才好。
然后咱们一起想办法将这扇门解决掉。
«endif»
«choice [[继续跟厨房门较劲。|tryandfailgalley]]» | «choice [[返回主走廊。|backtomainhallfirst]]»

:: insidemedroomfirsttime
«silently»«set $pills = 3»«endsilently»
啊,他们真不该带科学学生来,应该带个柔术选手来才对啊。
总之,我进来了。这里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医务室。我这么说是因为我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急救包。
急救包里面有一个瓶子——超大瓶——标签上既有中文又有英语,所以我能断定这是一瓶止痛药。
我看到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噢耶!因为我的肩膀疼得就好像世界末日降临了一样。
(从现在的情况看来,也许今天真的是世界末日了呢。这想法还不赖。)
不过这个瓶子基本上已经空了。里面只有三片药了,所以应该可以做沙球用。
虽然以我的身份来看,这么说很奇怪,但这个飞行舱一定遇上了很大的麻烦吧。
或者说…飞行舱迫降之后,他们没追究降落的原因,反而吞下了很多的药片。
(不,这个想法太黑暗了。我不能再这么想下去了。)
«if $hurtankle is 1»看在我这剧痛的肩膀和脚踝的份上,我觉得服用一片止痛药也无可厚非。
«elseif $hurtankle is 0»我的肩膀简直疼死人了。我觉得服用一片止痛药也无可厚非。«endif»
不过话说回来,未雨绸缪也是好的。我还是留着这些药片吧。
«choice [[服用一片。|takepillonefirsttime]]» | «choice [[先不服用。|takenopillfirsttime]]»

:: takepillonefirsttime
«silently»«set $pills = $pills - 1»«endsilently»
对。我觉得这样做比较明智。何必自讨苦吃呢。
而且我现在手上还有«$pills»片止痛药以备不时之需呢。
该死——这支发光棒已经有些黯淡了。我觉得我应该在它彻底罢工之前离开这里。
[[delay 1m|caravelmain]]

:: takenopillfirsttime
是啊,好吧,也许这样做比较明智。我暂时还是留着这些药吧。
要说刚刚过去的这几天教会了我什么的话,那就是,无论现在的状况有多么糟,你都不能放松警惕,因为还会再糟下去的。
该死——这支发光棒已经有些黯淡了。我觉得我应该在它彻底罢工之前离开这里。
[[delay 1m|caravelmain]]

:: caravelmain
«silently»«set $trycaravelgalley = 1»«endsilently»
好吧。那我这就回主走廊去了。对面走廊的侧门也是关着的,不过正对面的门是半开的。
…嗯…不过开的程度…不足以…我直接穿过去。
不过我可以看到里面的设施。这个房间是个厨房。
这间厨房比瓦里法号上的厨房要小。而且看起来像是被人当做雪花球使劲摇过了一般。
东西散落得到处都是。极尽倒人胃口之能事。
«if $rations is 1»虽然我从瓦里法号上带了足够撑一段时间的食物…
…但看到这个地方我也开心。因为以后我要是真被饿坏了,只要想办法解决这扇被卡住的门就好了。
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else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1»我真的已经没有力气撞开那扇门了…
…但“不用吃老鼠食物,吃正常食物”这个念头实在是太吸引人了。而且明天又是艰难的一天。
«else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0»我要想办法进到那间厨房里面去。我已经很久没有摄入食物或者水分了。
可那扇门纹丝不动。我这么久没吃没喝,已经没有力气强行突破了。
这里真是现实版的“阴阳魔界”啊。
罗德·瑟林,要是有机会,你一定要来这里体验一下找找灵感才好。
然后咱们一起想办法将这扇门解决掉。
«endif»
«choice [[继续跟厨房门较劲。|tryandfailgalley]]» | «choice [[返回主走廊。|backtomainhallfirst]]»

:: tryandfailgalley
我真想跟你说,你要是使劲给我鼓掌打气的话,我应该可以做到的,看我变身太空小仙女…
…但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的啊。我甚至还用一根棒子作杠杆,想将门撬开,但它纹丝不动,连一英寸都开不了。
一厘米。哎呀随便啦。
我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再试试吧,我现在是不想跟它较劲了,就这样吧,我要返回主走廊了。
(P.S.我要是能活着回去的话,太空小仙女的版权可是我的。这点子绝对能值一百万美金。)
[[delay 1m|backtomainhallfirst]]

:: backtomainhallfirst
天啊。这里四散的零碎都足够我给自己造一个欢快的伴侣机器人的了。
当然前提是我知道怎么造机器人,还有怎么编出“欢快”的程序。
«if $ginnycaravel is 0»其实,要是——[[trippedonginny]]
«elseif $ginnycaravel is 1»我是说,我之前已经撞上一个发电机了。
我要是继续找的话,没准能找到个时光机呢。[[afterginny]]«endif»

:: trippedonginny
«silently»«set $ginnycaravel = 1»«endsilently»
抱歉,我绊到了什么东西,然后重重地摔了一下。
另外,啊,无论你之前读过的关于…太空的文章都是怎么写的,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在太空中是可以听到自己的尖叫的。
还让人有点小尴尬呢。
«if $ginny is 1»不过好消息是,你猜绊倒我的是什么东西?又是一台小发电机!
这和我在瓦里法号上给«$power»供能的那台型号不同——尺寸稍微小些,重量稍微轻些——
不过不管怎样,现在我的能量供应加倍啦!
«elseif $ginny is 0»不过好消息是,你猜绊倒我的是什么东西?又是一台小发电机!
也就是说我终于找到能供电的东西啦!«endif»
看到没?机会都是留给在噩梦般的飞行舱中四处搜索的人的。
[[afterginny]]

:: afterginny
除了那些走廊和那些基本上打不开的门外…
…这个飞行舱上已经没什么好探索的了,就剩下那个驾驶舱了。
我之前也说过了。控制面板已经碎成渣渣了。
要问这个飞行舱为什么不能再次起飞的话。那不仅仅是因为“发动机不见了”…
…而且看样子里面一切都坏掉了:导航系统、通信系统、沃尔多控制系统。从头到尾都坏掉了。
(严谨点,从上到下都坏掉了。)
…好吧,也许我的定论下得太早了。
这有一个…看起来像是警报设备的东西。面板还是完好的。鬼知道其他的硬件系统有没有损坏。
«if $zombierats is 0»我真心觉得我用不上警报系统。毕竟这个飞行舱停的地方犯罪率不高。
«elseif $zombierats is 1»我觉得我应该用不上警报系统。我相当确定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虽说我一直都能听到诡异的,穿孔的声音,不过我坚信这“大概是我的幻觉吧”。«endif»
另外,我还得亲自动手将这个警报系统连接到发电机上。
还有前提得是这玩意儿还能工作,这可是个大前提啊。
你怎么想?
«choice [[连接警报系统。|hookupproximityalarm]]» | «choice [[去睡觉好了。|dontbotherwithalarm]]»

:: dontbotherwithalarm
我同意你的看法。我觉得这完全是在浪费时间精力和光线。尤其在这种各项资源都如此短缺的情况下。
我这就去找过夜的地方。
[[flightdecksleepytime]]

:: hookupproximityalarm
«silently»«set $glowrods = $glowrods - 1»«endsilently»
这样啊。我真心觉得这完全是在浪费时间精力和光线。尤其在这种各项资源都如此短缺的情况下。
好吧。那我就再拆一个发光棒好了。现在我只剩下«$glowrods»支了。
幸运(?)的是,这玩意的线都露出来了,这样要接在发电机上就方便多了。
给我几分钟搞定它。
[[delay 5m|hookedupalarm]]

:: hookedupalarm
«silently»«set $proximityalarm = 1»«endsilently»
我只能说这是奇迹吧,我居然将警报系统连接好了,而且能用。
无论它检测的是什么,至少现在可以检测出来了。
(舱尾部分显示着“没有读数”,大概是因为现在已经没有“舱尾”了吧。)
好吧。我想现在要是睡觉的话,应该没人会来偷我东西了。
[[flightdecksleepytime]]

:: snipehunt
«silently»«set $glowrods = $glowrods - 1»«endsilently»
我又拆开了一支发光棒,也就是说我现在只剩下«$glowrods»支了。但愿好钢真用在刀刃上了。
你怎么知道这只一直发出打孔声音的怪物的捕食习惯不是趁猎物熟睡时下手呢…
…将猎物引进满是垃圾的走廊,让他无处可逃,然后一下扭断猎物的脖子?
因为我99%确定这就是接下来会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
好吧。那我就去走廊那边了。要是凭空窜出什么东西的话,我一定会像范·海伦翻唱乐队那样尖叫起来的。
[[delay 15m|nosnipeshere]]

:: flightdecksleepytime
这个飞行舱一定是为小规模舰队准备的。这里只能坐下正常舰队成员数量的一半。
不过要说起过夜问题的话,这里无疑是我最佳的选择。
«if $glowrods is 1»«set $plural = ""»«else»«set $plural = "s"»«endif»
我觉得差不多可以说晚安了。我还剩下«$glowrods»发光棒,暂时不打算再拆了。
我闭合了气闸门,这里也有足够保暖的毯子,应该可以抵御寒冷。
«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0»现在我这哆哆嗦嗦的手里要是有什么可以吃的或者喝的东西就好了…
…不过好好休息一晚,我感觉应该会好很多的吧。
没准我这头疼也会缓解呢。
总之我要睡下了。无论你在何方,无论我在何方,晚安啦。 [[delay 180m|starvenighttwo]]
«elseif $rations is 1 or $ratpellets is 1»我要睡下了。无论你在何方,无论我在何方,晚安啦。 [[delay 180m|scuttlingnighttwo]]«endif»

:: starvenighttwo
头真是
疼死我了
嘿诶
我的…我的…
有点…抽…抽搐…
抽…抽搐…嗯嗯嗯
嗯嗯嗯嗯嗯嗯
[[delay 4s|connectionlostdehydrated]]

:: scuttlingnighttwo
哈?什么声音?
你说话了吗?
«if $zombierats is 0»什么情况?
哦天啊。好吧。哦天啊。我醒了。我醒了。
啊,我听到了…我也不知道,这,就像是,打孔的声音。就从我身后,外面的走廊里发出的。
然后我转过了身。然后,然后…我看到了什么东西。某个移动的东西。
某个闪着光芒的东西。绿色的光芒。
确切地说,是很多很多小东西。就在靠近地面的位置。闪着光芒,移动着,发出着打孔的声音。
说实话,要让我列个今天最不想看到的东西的清单的话,那前三名一定就是闪着光的,移动着的,打孔的东西。
«elseif $zombierats is 1»我发誓我刚刚…我真的又听到了之前听到的那种诡异的打孔的声音。
然后我转过身,又在走廊看到了:小小的,闪着光芒的,绿色的,移动着的东西。«endif»
那只是…我是说,我其实没听到也没看到的,对吧?
我只是太累了,又被吓坏了,出现幻觉了而已。用莱恩和史丁比动画里面的话说,就是“晕太空”而已。你还记得这个梗吧?
我应该…接着回去睡一会,是不是?
«choice [[对。回去睡觉。|backtosleep]]» | «choice [[去看看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gochasenoise]]»

:: gochasenoise
哇喔。我可真心不想这么干啊。
在又冷又黑的夜晚疲惫地游荡,去找一些可能本来就不存在的东西吗?
发光棒又不是树上长出来的。就算是树上长出来的,这颗卫星上也没有树啊。
说真的,我还是觉得我继续睡觉比较好。你难道不觉得睡觉比到处乱窜好吗?
«choice [[好吧。回去睡觉吧。|backtosleep]]» | «choice [[不。去看看发出声音的到底是什么东西。|snipehunt]]»

:: nosnipeshere
我已经把能去的地方都去了个遍,但我什么都没发现。
没有声音,没有移动的东西,也没有发绿光的玩意。
之前一定是我做梦了。我现在要继续睡觉然后梦下去了。
可能还会再把自己吓个半死吧。不过再梦见那种东西我是不会再起来乱找一通了。
[[backtosleep]]

:: alarmnighttwo
见鬼!警报响了!
吓得我差点在深太空心脏骤停了!
屏幕上…屏幕上什么都没有啊。
我是说,屏幕上什么都没有。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可是鬼知道多少光年内唯一的生物啊。
让它见鬼去吧,我要将这个蠢爆了的设备电源拔掉。现在我已经后悔一开始将它接上电源了。
我得说今晚绝对上不了我的“史上最佳睡眠之夜”榜单了。
就这样吧,我要回去睡觉了。
[[delay 150m|dawnofdaythree]]

:: backtosleep
我假装这把椅子很舒服(并不),我很快就能入睡(并不)…
…等我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会有一艘救援舰船来接我,船上有一顿美味的自助早餐(很有可能)。
再跟你道一次晚安。
«if $proximityalarm is 1»[[delay 90m|alarmnighttwo]]
«else»[[delay 240m|dawnofdaythree]]«endif»

:: youareloopy
对,我觉得就应该这样说。
只是…你对“空想性错视”这个名词熟悉吗?我最近通过自己的经验彻底了解了。
是人类意识将随机物体赋予人类形态的趋向性。
就比如人会在水渍中看出圣母玛利亚的形状,或在汽车隔栅和头灯里看到笑脸什么的。
作为这里唯一的活人,我现在这种趋向性比任何人都要明显,大概是在潜意识里想要找到同伴吧。
所以就算我知道这其实根本不是个人,但我每次看到它还是觉得它看起来就是个人形。
深呼吸。不要恐慌。
«choice [[去吃点早餐吧。|breakfastdaytwo]]» | «choice [[接着研究那录像吧。|keepstudyingfootage]]»

:: keepstudyingfootage
这跟我看它看多少次无关,每次看都是一样的。
而且每次我看的时候,都要告诉自己其实我没看到它。
我了解我自己。我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但我觉得这样并不很健康。
我要去吃点早餐了,不想再担心眼前这些东西了。尤其我其实根本没看到。
[[breakfastdaytwo]]

:: dawnofdaythree
清晨了,也就是说我精神闪闪地起床了。所以我起来了,而且我精神闪闪。
说起来,我感觉我就像杰克·尼克尔森在电影《闪灵》结尾那时候一样。感觉超级冷,还有精神相当失常。
还有——再说一次,我不是故意恶心你——我现在嘴里的味道简直糟透了,另外我的口水是绿色的。
昨晚我可是在室内睡的,而且也没有接近辐射源…
…所以肯定不是大气中微量元素的问题了。我真心希望能知道我究竟吸进去了什么。
«if $proximityalarm is 1»我想我现在大概应该想办法弄清昨晚警报为什么会响,是吧?
不过我相当确定应该就是警报出问题了。还不如去吃个早餐呢。
«choice [[检查警报。|checkoutalarm]]» | «choice [[去吃早餐。|breakfastdaytwo]]»«else»反正现在已经是早上了,而且我也饿了,吃早饭是第一要务。 [[breakfastdaytwo]]«endif»

:: checkoutalarm
发电机接好了,警报系统也开启了。
现在我可以查看系统中的记录,查看昨晚究竟是什么触发了警报。
你问我我觉的是什么?大概是风卷起的沙子或是小石块吧。
我是说,前天晚上那风都能把我的逃生舱吹出十英尺呢。
我跟你打赌这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赌什么都行,我是说,那个——
[[delay 1m|whattrippedalarm]]

:: whattrippedalarm
真是奇怪。
我现在已经看过几遍了。重复了很多次。
如果你仔仔细细的看二象限(共有三个象限)的话,就在屏幕的边缘处…
…有什么东西移动了过去,冲过了警报的界限。
那东西看上去…
…不。当我没说好了。不可能的。一定是我一个人在这里待太久了,犯糊涂了。
«choice [[“看上去”怎么了?|lookslikewhat]]» | «choice [[是啊,可能是你糊涂了吧。|youareloopy]]»

:: lookslikewhat
好吧,那我就说了,但你要知道这听起来是有多么荒谬,要知道我自己都不相信呢。
但那看起来就像个…人一样。
我是说,那只是个阴影。而且那么老远的地方,想要清晰地辨别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人类意识具有将随机物体赋予人类形态的趋向性。我最近才刚刚知道这个词:“空想性错视”。
就比如人会在水渍中看出圣母玛利亚的形状,或在汽车隔栅和头灯里看到笑脸什么的。
作为这里唯一的活人,我现在这种趋向性比任何人都要明显,大概是在潜意识里想要找到同伴吧。
所以就算我知道这其实根本不是个人,但我每次看到它还是觉得它看起来就是个人形。
深呼吸。不要恐慌。
«choice [[去吃点早餐吧。|breakfastdaytwo]]» | «choice [[接着研究那录像吧。|keepstudyingfootage]]»

:: mmmmtasty
用文字有时候是很难表达出讽刺含义的,但我感觉你就是在讽刺我。
因为怎么想都觉得“在太空中找早餐”是件很讽刺的事情。
[[delay 5m|afterbreakfastthree]]

:: breakfastdaytwo
早餐。是一般人在早晨吃的东西。
如果不是被困在深太空的话,我有多想做正常人做的事情啊。
«if $rations is 1»那我就像个正常人一样,吃一份真空包装的食物吧,里面的是,呃…柠檬胡椒金枪鱼。
一流的早餐。
«choice [[嗯嗯…好好吃的样子!|mmmmtasty]]» | «choice [[听起来就好恶心!|soundsgross]]»«elseif $rations is 0»那我就像个正常人那样,吃一些老鼠食物,喝一点不新鲜的水吧。
一流的早餐。
«if $trycaravelgalley is 1»哦,天,我今天真得想方设法进到飞行舱的厨房里面去才好。
«elseif $trycaravelgalley is 0»我在想这个飞行舱上面会不会有个厨房呢。我是说,一定会有的,对吧?
当然前提是厨房没有从飞行舱上脱落。«endif»
我猜这应该就是我吃过如此丰盛的一餐之后的任务吧,哈?
«choice [[当然了,去试试看。|surecaravelgalley]]» | «choice [[凑合吃老鼠食物吧。|nocaravelgalley]]»«endif»

:: surecaravelgalley
没错!要的就是这股劲!吞下这些实验室食物之后,我们就再去厨房那里碰碰运气吧!
«if $trycaravelgalley is 1»我已经知道我无法穿过门上的这道缝了…
…不过我也知道里面的柜子上掉下了好多东西。所以我有个主意。
«elseif $trycaravelgalley is 0»返回主走廊,然后走进其中一条侧走廊…
…然后,嘿,又到了好消息/坏消息时间了。这个飞行舱里面确实有一间食堂!而且门还半开着!
不过…嗯…开的程度…不足以…我直接穿过去。
这间厨房比瓦里法号上的厨房要小。而且看起来像是被人当做雪花球使劲摇过了一般。
东西散落得到处都是。极尽倒人胃口之能事。
这扇门纹丝不动。不过嘿,我还没彻底丧失希望。我觉得我有个主意。«endif»
我要是能再这个飞行舱中的垃圾中找到足够的零件的话,那应该可以组装成一个操纵杆。
要制作一个我可以控制的抓手也不难。
给我几分钟时间,我在这附近好好找找,没准能找到可以用的东西。
[[delay 15m|reachintogalley]]

:: reachintogalley
«silently»«set $rations = 1»«endsilently»
好了!我的操!纵!杆!做好了。我之所以打这么多感叹号就是因为我觉得这绝对是个价值十万美元的跨世纪发明。
(讽刺的是,你在被困外太空的时候想出了价值十万美元的点子,但在外太空中十万美元却一点用没有。)
我已经弄伤了自己的肩膀,何不破罐破摔使劲将操纵杆尽可能地伸到门里面去呢?
好了,操!纵!杆!…我们行动吧!
稳住…稳住…
该死!还是不够稳。
好的,慢慢地,坚定地…我用操纵杆另一边的抓手抓到了个闪着银光的东西,应该可以吃的吧…
来…不要掉…可千万不要掉啊你。
哈!好的!我的天啊,我成功了!我给我自己抓到了一份鸡肉香蒜意大利面!
我有点想要马上将它吃掉…但也许我应该继续抓食物,拿够了为止。
«choice [[马上将它吃掉!这是你应得的!|eatyouearnedit]]» | «choice [[继续抓食物。|keepfishing]]»

:: keepfishing
你说得对,操!纵!杆!这么好用,不用的话简直浪费。
(我以后一定要将这句话用作操!纵!杆!的广告语。你这可是在见证历史的诞生哦,朋友!)
小心…好的…我又抓到了一份照烧牛肉!
然后那边的那个…是…杂烩?
我得承认我完全不知道杂烩是什么玩意,只在皮克斯的《料理鼠王》中见过一次罢了。这难道是一只经过冷冻干燥的动画老鼠吗?
一会儿就知道了。
«choice [[没错。就是一只动画老鼠。|cgirat]]» | «choice [[是炖菜啦,傻瓜。|stewedveggies]]»

:: stewedveggies
哈。没错,我想这应该就是这种味道。
不过这尝起来和电脑制作的动画老鼠味道差不多,我真是不知道现在应该相信什么了。
[[delay 5m|afterbreakfastthree]]

:: soundsgross
哦,好吧,那我可以告诉你了,这味道确实名副其实。
[[delay 5m|afterbreakfastthree]]

:: nocaravelgalley
好吧,好吧。也许这才是明智的选择。虽然收获很少,但我也可以少付出些。还是留着力气今天继续行进吧。
虽说今天的行进可能也没什么收获。不知道什么时候探索才能有大进展呢。
[[delay 5m|afterbreakfastthree]]

:: eatyouearnedit
哇喔。这份鸡肉意面味道真是糟透了。
不过同时也可以算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妙的东西了。
我记得科尔比曾说过只要保存在凉爽干燥的地方…
…那这些食物就能存放五年之久。这颗荒凉的卫星就是世界上最凉爽干燥的地方了吧。
哈!从这份食物的编码上来看,这居然是四个月以后生产的。很明显是写错了嘛。
不过这使我的搜索工作出现了一点难度…我更难知道这个飞行舱是什么时候出发的了。
话说…这个飞行舱在这里待多久了?
«choice [[你看看有没有日志?|checkthelogs]]» | «choice [[别乱想了。|dontworryaboutit]]»

:: morefishing
小心…好的…我又抓到了一份照烧牛肉!
然后那边的那个…是…杂烩?
我得承认我完全不知道杂烩是什么玩意,只在皮克斯的《料理鼠王》中见过一次罢了。这难道是一只经过冷冻干燥的动画老鼠吗?
一会儿就知道了。
«choice [[没错。就是一只动画老鼠。|cgirat]]» | «choice [[是炖菜啦,傻瓜。|stewedveggies]]»

:: cgirat
哈。好吧,这尝起来有点炖菜的味道。
做这份食物的大厨成功掩盖掉了动画老鼠的味道。干得漂亮!
[[delay 5m|afterbreakfastthree]]

:: checkthelogs
好吧,其实我之前有过这种想法,但我觉得应该找不到的吧。
毕竟所有电脑系统都坏掉了,想要找点什么东西真心不容易呢。
就算我能恢复黑匣子里面的内容,我也没法将它导出来。
除非有人出于好玩儿而手写记录——这根本不符合太空章程——那我真是一筹莫展了。
看来我现在也没什么好做得了,只能继续从厨房抓食物了。
[[morefishing]]

:: dontworryaboutit
确实有点道理…我是说,虽说我可能不会喜欢我发现的信息。
我实在想象不到我能发现什么令我开心的结果。
而且,所有的电脑系统都坏掉了,想要找点什么东西可真心不容易。
就算我能恢复黑匣子里面的内容,我也没法将它导出来。
除非有人出于好玩儿而手写记录——这根本不符合太空章程——那我真是一筹莫展了。
看来我现在也没什么好做得了,只能继续从厨房抓食物了。
[[morefishing]]

:: afterbreakfastthree
好了!早餐搞定(就像老话说的那样,白吃馒头就别嫌面黑了)。
就我看来,今天的任务应该就是抵达那座山峰吧。
但愿我昨天的失败只是因为我体力不足外加幻觉的出现。
现在我吃饱了,而且时间还有的是,我觉得今天的机会应该比昨天大得多。
而且一想到这个飞行舱——还有这个小小的发动机——会在我回瓦里法号的路上等着我,我就心安了不少。
«if $power is "pod"»这样我就能开启失事信标,然后就有希望离开这里了…
…或者开启炮塔,这样万一有什么东西攻击我,我也不怕了。
«elseif $power is "turret"»这样我就能开启失事信标,然后就有希望离开这里了。
«elseif $power is "beacon"»这样我就能开启炮塔了,万一有什么东西攻击我,我也不怕了。
«elseif $power is 0 and $frontofship is 1»这样我就能开启失事信标,然后就有希望离开这里了…
…或者开启炮塔,这样万一有什么东西攻击我,我也不怕了。«endif»
话说你怎么想?你觉得我今天能抵达那座山峰吗?
«choice [[当然,出发吧!|peakdaythree]]» | «choice [[我真心怀疑。|sincerelydoubt]]»

:: sincerelydoubt
听着,我就跟你说,其实我也有点疑虑。
昨天我往那里前进的时候差点丧命。也许今天我该知难而退呢。
我其实有点想要直接回瓦里法号。
我毕竟比较熟悉那里——况且现在这边到处都是未知的东西,还是回到熟悉的地方比较好吧。
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非得去那座山看看不可的感觉。
«choice [[那好吧,你还是去吧。|peakdaythree]]» | «choice [[那可能会很危险的哦。|couldbedangerous]]»

:: peakdaythree
对。你说的没错。我走了这么老远,结果什么谜题都没有解开。
我这就收拾一些食物,然后将发电机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然后我再出发。等我出发之后再和你联系。
[[delay 15m|headingouttopeak]]

:: headingouttopeak
将我的头探出飞行舱后,我看到了,说实话,真是这辈子我见过的最美的日出之一。
(说是日出,其实是天仓星,不过还是算上吧。)
首先,我要对自己起的这么早表示一下惊讶——我之前似乎…从没起过这么早。
其次,我得提一句我又看到那座山峰周围有一片绿色的光晕,一种淡淡的光晕。
那股光芒——山峰形状的光芒——不太像是自然界的产物,这让我有点毛骨悚然。
(“毛骨悚然”这个词的词源是拉丁语“Icky yucky squicky”,不信的话你可以查查看。)
«if $compassweird is 1»哦,还有就是,我的IEVA服的指南针还是一团糟。
«elseif $compassweird is 0»哦,还有就是,我注意到我的IEVA服的指南针还是一团糟。
它的指向根本不会随着我的行动而规律变化。有时候它乱指一通,有的时候连动都不动。
也许是这堆残骸中有什么影响磁场的东西吧…我也不知道。«endif»
我要是往山峰那边走的话,应该是用不着指南针的。只要能看到山峰,应该就不是什么问题。
不过我觉得我应该可以花几分钟时间组装出一个新的指南针,然后再出发。
«choice [[不带指南针直接出发。|nocompass]]» | «choice [[组装一个新指南针。|buildcompass]]»

:: nocompass
是啊,组装一个指南针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不过我相信这堆垃圾里面绝对有可以用的零件。
要是我有时间的话,我应该都能从这堆垃圾里面找到再造出另一个飞行舱的零件。
(我这是搞什么笑呢?就跟我真有那本事一样。)
好吧。那我就向北走了。目标是那座诡异的山峰。我一会儿再联系你。
[[delay 90m|stillpeakbound]]

:: stillpeakbound
好了。绕过一个小火山口之后,我已经抵达昨天到的那个点了。
我昨天就是在这里发现自己的IEVA服上的指南针完全坏掉了,这里离飞行舱残骸得有五里远。
(换算过来…差不多…八千米?我尽力了。真的。)
今天的情况也没有任何好转。IEVA服上的指南针的表现还是一团糟。
«if $homemadecompass is 1»而我自制的指南针嘛,看起来倒是没什么问题。
也许他们之前应该让我参与建造瓦里法号,那没准现在我们还好好的呢。
…啊,这个笑话一讲出口,我就觉得有点不对了,抱歉。«endif»
我还得说,我真没觉得自己离那座山峰近了一步呢,我还得再怀疑一下,还要继续前进吗?
«choice [[是的,继续前进。|keeppeakdaythree]]» | «choice [[算了。回头吧。|turnbackdaythree]]»

:: keeppeakdaythree
是啊,好吧。毕竟今天还有不少时间呢。
我就这么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准能有所收获的。
或者死掉。
[[delay 60m|notdeadyet]]

:: notdeadyet
好了,好消息是,我没有死掉。
坏消息是,我还是看不出来我和那座山之间的距离缩短了。
这感觉就好像这座诡异的山让时间和空间两位大人都去休假了一样。
有那么一瞬,我抬起头想“嘿,快到了!”,然后我一眨眼,那座山又跑到十里外了。
我要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再继续前进。
«if $rations is 1»
«choice [[当然了,这是应该的。|snacktime]]» | «choice [[别浪费时间在吃东西上了啊。|notsnacktime]]»«else»
«choice [[当然了,这是应该的。|ratsnacks]]» | «choice [[别浪费时间在吃东西上了啊。|notsnacktime]]»«endif»

:: notsnacktime
我不明白你怎么会觉得补充我丢失掉的卡路里算是“浪费时间”呢…
…不过好吧,也许我可以忍忍。忍到我确定我离那座山真的近了一些的时候再吃。
你要是能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的话,那就是我的胃在抗议。
[[delay 40m|progressatlast]]

:: couldbedangerous
我可是一名几乎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没有技能的学生啊,穿着一件不怎么样的IEVA服被困在了一颗荒凉的卫星上…
…距离地球是那么遥远,夜空中那么多的星球,我甚至都分辨不出来哪颗是太阳——
(这冻死人的夜空,说起来,为了不被冻死,我还冒了被辐射的风险来着)——
而且我才在一个闹鬼的飞行舱里面过了一宿,那里面还有闪着绿光的不明生物。
我手指头还有个倒刺。
我想说的就是,你说我这趟旅程,有哪段不危机重重?
我觉得那要不就是座山峰,要不就是个陷阱,朋友。
«choice [[但愿它是座“山峰”吧。|peakdaythree]]» | «choice [[我跟你打赌是“陷阱”。|dontgobust]]»

:: dontgobust
你知道吗,你还真是个乐观主义者呢。
这么跟你说吧,我要是说“陷阱”——
那无论我最后是被光照死,还是被电子野蛮人用激光剑杀死——
最后都会跟你说一句“早告诉过你了”。
那感觉不是很好吗?
总之,我这就收拾一些食物,然后将发电机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然后我再出发。等我出发之后再和你联系。
[[delay 15m|headingouttopeak]]

:: buildcompass
嘿,好吧。这一定会很有意思的!
(也许我应该给“很有意思”打上引号。说实话,这种“有意思”可相当无趣。)
急救包里面有几根针,还好。
我之前用一碗水做过指南针,不过我是不会端着一碗水长途跋涉的…
…不过说真的,重点是在于让针在旋转的过程中保持无阻力的悬浮状态。
所以,我打算改装一下,将指南针的针放在类似大头钉之类的东西上。
当然了,制作指南针最重要的一点是找到一块磁铁——最好是一块稀土磁体——
幸运的是,驾驶舱里面有很多用不上了的计算机!
小心操作(我的意思是,只要能用得上就统统扒下来)…
…然后我很快就能从中拿到需要的磁铁给针上磁了!
[[delay 5m|madeacompass]]

:: madeacompass
«silently»«set $homemadecompass = 1»«endsilently»
好了!我给这些针上了磁性了,还将它们贴在了之前盛食物的塑料餐盘上…
…然后将它放在一根折弯了的别针上,之后再整体塞进一根PVC管子里。
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真的管用哦。
也就是说,它指向着那座山峰,告诉我那边是北——比我IEVA服上面的指南针管用。
看!这就是阿宅的力量!
好了。我要带着我的指南针向北前进了。看看那究竟是山峰还是陷阱。一会儿再和你联系。
[[delay 90m|stillpeakbound]]

:: turnbackdaythree
你真这么想吗?我是说,我知道我现在情况相当不容乐观…
…但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要是改变方向的话,那我永远都到不了那座山了。
你真觉得我应该放弃了吗?
«choice [[至少休息一下吧。|takearestyouloser]]» | «choice [[不。继续向北。|keeppeakdaythree]]»

:: snacktime
好的!那我这就将我带的第一份食物吃掉。
里面装的是…豆子墨西哥面!
(在太空中,是没人能听到你放屁的。)
有人会说掺了豆子的墨西哥面根本算不上墨西哥面。
你认为呢?
«choice [[我喜欢带有豆子的墨西哥面。|chiliwithbeans]]» | «choice [[不要豆子。|chilinobeans]]»

:: ratsnacks
我们又见面了,老鼠食物。
我得说我真吃腻这种东西了。
我现在不禁在想,咱们至今做了这么多决定了,肯定有哪里做错了…
…否则怎么说到现在也该吃上像样的食物了啊。
就算是瓦里法号上的真空食物,虽然我一直抱怨不好吃——尽管好不到哪儿去——但也比这要好啊。
算了,反正我们不可能再知道了。
我要将这些咽下去然后继续前进了。一会儿再和你联系。
[[delay 40m|progressatlast]]

:: takeonepill
«silently»«set $pills -= 1»«endsilently»
好吧,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尤其是因为,我一说“无尽的旅程”,我脑海里就会响起《无尽的旅程》的主题曲。
而且要是止痛药不能治脑补的话,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要休息一下了。一会儿再跟你联系。
[[delay 30m|neverendingstory]]

:: takearestyouloser
好吧,这主意不错。
«if $hurtshoulder is 1 or $hurtankle is 1»我身上被撞、被扭、被折、被崴的地方都疼得不得了。«endif»
«if $pills gte 1»我觉得我应该吃一片止痛药,等它起了疗效再说。
这样我才能抬起腿来继续下一段无尽的旅程。
«choice [[好吧,那就吃一片吧。|takeonepill]]» | «choice [[先别吃。|nopillrightnow]]»«else»前方可真是段无尽的旅程啊。
现在我在这里坐一个半小时哼唱《无尽的旅程》主题曲了。
哦,我这真是自讨苦吃啊。
[[delay 30m|neverendingstory]]«endif»

:: chiliwithbeans
好吧,你真该尝一下这种真空食物,然后你就会改变想法了,真心的。
不管怎样,能想到这点我真的很开心。万一我真死在了这颗荒凉的卫星上的话…
…请一定要让参加葬礼的人给我供上“有豆子”的墨西哥面。
我就这吃东西,然后开始跋涉,伙计。一会儿再跟你联系。
[[delay 40m|progressatlast]]

:: chilinobeans
吃过这份食物之后,我有点同意你的看法了。他们真不该加豆子的。
见鬼,其实他们也可以不放墨西哥面的。
不管怎样,能想到这点我真的很开心。万一我真死在了这颗荒凉的卫星上的话…
…请一定要让参加葬礼的人给我供上“不加豆子”的墨西哥面。
我就这吃东西,然后开始跋涉,伙计。一会儿再跟你联系。
[[delay 40m|progressatlast]]

:: progressatlast
好吧,我终于有了一些实际性的进展。
我现在又到了另一个火山口的边缘——一个超大的火山口,岩壁也高得吓人。
但那座山峰的山脚正位于这个火山口中心的位置,也就是它凹点的最深处。
只要我一直盯着它,它就不会跑。(理论上是这样的。)
要下到火山口里的话,我还要走好远,而且(很明显)我也没有任何登山装备。
我能安全的下去吗?下去之后我还能回来吗?
你怎么想?我要去一探究竟吗?
«choice [[当然了。去看看吧。|gointocrater]]» | «choice [[算了。回头吧。|dontgointocrater]]»

:: nopillrightnow
好吧。那就算了吧。但我得告诉你我现在有多难受。
我一说“无尽的旅程”,我脑海里就会响起《无尽的旅程》的主题曲。
随便你吧。有本事你不吃止痛药试试看啊。根本不可能啊。
总之我要休息一下了,一会儿再跟你联系。
[[delay 30m|neverendingstory]]

:: backatcaraveldaythree
哦伙计!我又回到飞行舱废墟这里了!
我是应该回到里面去,还是说不要冒这种险了?话说今天冒的险已经够多了。
«choice [[进去。|gobackinsidecaravel]]» | «choice [[无视它,前往瓦里法号。|bypasscaravel]]»

:: headbackforreal
好吧。
要我说,你真是让我做了一件徒劳无功的事情啊。
而且劳也劳得太彻底了吧。
真的吗?我刚刚冲一个方向走了那么老远。现在你要我再向相反方向走回去。
我要关掉我的联络机了。等到了飞行舱废墟那里再跟你联系,吧。
前提是你要能把控自己的激动情绪。
[[delay 190m|backatcaraveldaythree]]

:: seriouslygiveup
你是说真的,哈?哇哦。
要知道,我在飞行舱到处乱翻的时候没发现有字典…
…其实就算发现了我也不会太惊讶。而且我觉得我还能在里面看到你的照片呢。
旁边标注着词语“虎头蛇尾”。
你要是这么坚持的话,那,呃,我还是回去好了。
«choice [[我坚持。快回去。|headbackforreal]]» | «choice [[我开玩笑的啦!进火山口去吧。|justkidding]]»

:: dontgointocrater
你…你开玩笑的吧?我都走了这么远了。你真打算劝我放弃?
«choice [[我开玩笑的啦!|justkidding]]» | «choice [[我说真的呢。放弃吧。|seriouslygiveup]]»

:: neverendingstory
好吧。休息够了,脑内单曲循环也循环够了。
时间还有的是。
只要我坚持不懈地一步一步向前走,总会有收获的。
或者死掉。
[[delay 60m|notdeadyet]]

:: bypasscaravel
你现在说的话完全没道理啊。飞行舱里面还有个完好的发电机呢。我应该去取它才对。
嘿,你是不是没吃饱饿晕了?你现在说的话完全没道理啊。
«choice [[去取发电机。|gobackinsidecaravel]]» | «choice [[别管那个发电机了。|forgetthatginny]]»

:: gobackinsidecaravel
嗯,反正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现在根本没道理放弃那个发电机啊。
(现在看来你也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道理”,所以这次我就自作主张好了。)
等我从里面拿到需要的东西之后再联系你。
[[delay 10m|gotitall]]

:: justkidding
哦,咻!
我本来以为这两天咱们之间已经建立了非比寻常的羁绊,但我这次真没听出来你在开玩笑。
是的。我当然要下去了。我这一行的目的不就在于此吗?
[[delay 2m|gointocrater]]

:: gointocrater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火山口的岩壁,找到了一片有散碎石块可以下脚的地方。
在我看来,既然没有尼龙绳和登山扣,几块可以踩的凹处也算不赖了。
我是说,还能出什么岔子呢?难道我还会像《127小时》里面的那家伙一样用瑞士军刀将自己的胳膊割下来吗?
…好吧,我承认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发生。
祝我好运吧?
«choice [[祝你好运。|goodluckclimbing]]» | «choice [[祝成功(Break a leg,字面意为摔断腿)。|breakaleg]]»

:: goodluckclimbing
多谢。不幸的是,我觉得运气对我来说真的挺重要的呢。
[[descentintocrater]]

:: descentintocrater
我觉得…我要是不跟你说话的话,可能会顺利些。无意冒犯,我只是想专心些。
我要是再没跟你联络的话,那就代表我真的上演了《127小时》的桥段。
我还真不知道小时换算成舰船用语应该是什么。换算之后听起来应该会更洋气些吧。“49,087兆分”什么的。
好了。那我要下去了。一会儿再跟你联系。但愿还能跟你再联系。
[[delay 30m|downincrater]]

:: variayetagain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要是将联络机关掉的话,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我觉得比起你,一片虚无的太空环境更适合作为我接下来的伴侣。
我一会儿再跟你联系,也许吧。
[[delay 190m|wenttowardpeakanyway]]

:: forgetthatginny
你真是太过分了。
然后呢?你是不是就想要我丢掉所有的食物?然后脱掉我的IEVA服?然后裸奔过卫星上荒凉的土壤?
你一直都大力帮助着我,带着我前进,领着我求生。我真心很感激你。
这是我现在听你话的唯一理由。而且我不仅只是听。
我还会照着做。虽然很蠢,但我还是会回到瓦里法号去。
«choice [[那就快去啊。|variayetagain]]» | «choice [[等一下。我错了。|iwaswrong]]»

:: iwaswrong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我的天啊,你是在逗我吗?
你觉得这好玩吗?在贫瘠的卫星土壤上半饿半疯地来回奔走?
我跟你强调一下好了,这一点都不好玩。一点一点都不好玩。
你一个人在那里——坐在舒适的…我也不知道你坐在哪里啦,就当很舒适好了——
指挥我乱跑一气,因为什么?因为你觉得好玩吗?你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吗?
好吧,我觉得我受够了。因为这一点都不好玩,一点意思都没有…
…而且我快疯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要返回那座山那里去了,我才不管你怎么说或者怎么想。
等我到了那里之后可能会再联系你吧,也可能不会。
那取决于我那时候心情如何。
[[delay 190m|bigoldcrater]]

:: bigoldcrater
我又回到巨大的火山口这里了。就是中间长了一座山的那个。
而且我要下去了。我才不管你觉得我应不应该下去。
(随口问一句,你觉得我应不应该下去?)
«choice [[试试也好。|shrugokay]]» | «choice [[不,我真觉得你不该下去。|reallydont]]»

:: shrugokay
“试试也好”,这句话一般都会配合耸肩动作的吧。
我跟你说啊,看着面前这架势,我真有可能会摔断脖子,不幸要真发生了的话——
那我允许你满足地说“我早跟你说过了”。
所以你可以小小期待一下。
[[delay 2m|gointocrater]]

:: breakaleg
哦,哈哈。
如果真这样了的话,那我就要开着联络机然后抱怨上几个小时。你就等着吧。
[[descentintocrater]]

:: wenttowardpeakanyway
嘿。呃。我要坦白一件事。
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劝我不要登山的吗?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劝我要返回瓦里法号的吗?
你还记得我是怎么说你这完全没道理吗?
然后我说你荒唐到家了,根本不是在帮我,而是在瞎搞?
然后我特别不开心,把联络机关了好久好久?
«choice [[是的,我还记得。|irememberthat]]» | «choice [[我好想念你。|imissedyou]]»

:: downincrater
我成功了!虽然一路上有些磕磕绊绊,但是肾上腺素偶尔爆发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吧?
«if $hurtankle eq 1 and $hurtshoulder eq 1»虽说我的肩膀和脚踝现在都在对我发起抗议。但我既然挑战了身体的极限,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elseif $hurtshoulder eq 1»虽说我的肩膀现在在对我发起抗议。但我既然挑战了身体的极限,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endif»
«if $pills gte 1»我觉得我可以吃一片止痛药了。要是疼痛致死就不好了。
«choice [[好吧,那就吃一片吧。|takepainkiller]]» | «choice [[坚持一下。|nopainkiller]]»«else»不吃止痛药的话,那我真心希望能有人给我一把瑞士军刀。
只要把胳膊和脚砍下来,问题就都能迎刃而解了,对吧?
«choice [[我相当怀疑。|highlydoubtit]]» | «choice [[那吃下去就好了。|chewthemoff]]»«endif»

:: takepainkiller
«set $pills = $pills - 1»
«if $pills eq 1»«set $plural = ""»«else»«set $plural = "s"»«endif»
好吧。现在我还剩下«$pills»片止痛药,但我觉得选择吃药是明智的。
[[longslowtrek]]

:: reallydont
好吧,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根本不在乎你怎么想。
不过看着面前这架势,我真有可能会摔断脖子,不幸要真发生了的话——
那我允许你满足地说“我早跟你说过了”。
所以你可以小小期待一下。
[[delay 2m|gointocrater]]

:: variayetagainginny
«silently»«set $bringginnytwo = 1»«endsilently»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要是将联络机关掉的话,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我觉得发电机都比你更理性一些。
我一会儿再跟你联系,也许吧。
[[delay 190m|wenttowardpeakanyway]]

:: gotitall
太过分了。
我是说,你一直都大力帮助着我,带着我前进,领着我求生。我真心很感激你。
这是我现在听你话的唯一理由。而且我不仅只是听。
我还会去做,虽然这很过分,但我还是会返回瓦里法号的。
«choice [[那就快去啊。|variayetagainginny]]» | «choice [[等一下。我错了。|iwaswrong]]»

:: iforgiveyou
谢谢你。现在我只剩下你了。我不想和你起冲突。
但我真的需要这样做。
所以,不管怎样,我会再跟你联系的。
[[bigoldcrater]]

:: chewthemoff
«if $rations is 1»要知道,虽然我觉得我会比那些真空食物好吃些…
«elseif $rations is 0 and $ratpellets is 1»要知道,虽然我觉得我会比那些老鼠食物好吃些…«endif»
…但我现在还不想实施自噬主义。
等几个小时之后再说吧。
[[longslowtrek]]

:: highlydoubtit
是的,其实我也表示怀疑。我这只是先脑补一下而已。
[[longslowtrek]]

:: nopainkiller
好了。那我要安静一下了。
(我这是在骗谁啊?自从到了这里之后我就从来没安静过。)
[[longslowtrek]]

:: whatkey
够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过那笼罩着山峰的光晕…虽然让我有些毛骨悚然,但同时也强烈吸引着我。
我要到那里去。我要一探究竟。
也许根本没什么好看的,也许我真应该直接回瓦里法号,你可以跟我说“早跟你说了吧”。
但…我真觉得那里有些什么名堂。所以我希望你能原谅我这次自作主张。
«choice [[我原谅你,大概吧。|iforgiveyou]]» | «choice [[我还是有点生气。|stillkindapissed]]»

:: stillexplaining
我从多方位多角度看待了这个问题,思考了一下你为什么会要求我做如此不合常理的事情。
我终于冷静下来了,决定再次打开联络机。
只是…只是那个地方是通往那座山的必经之路,我有点忽略了你的看法。
说“有点”不太恰当,应该是说“完全”。
我很抱歉。真的
但那座山就是…对我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我不能忽略这种感觉。我得去看看。
我觉得也许那就是钥匙吧。
«choice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whatkey]]» | «choice [[回家的钥匙吗?|whatkey2]]»
:: whatkey2
[[whatkey]]

:: irememberthat
好吧,我趁这段时间仔细想了想。
[[stillexplaining]]

:: imissedyou
噢,你可真好。我也很想念你呢,不过这就让我好难开口说接下来的话啊。
因为,呃,我趁这段时间仔细想了想。
[[stillexplaining]]

:: stillkindapissed
好吧,那就麻烦了。我现在只有你了。我不想跟你起冲突。
但我真的需要这样做。
随便你怎么生气好了,但愿结果能证明我的想法是正确的。
所以,不管怎样,我会再跟你联系的。
[[bigoldcrater]]

:: longslowtrek
我前面还有好长好缓慢的一段路要走——
我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你描述这座火山口有多大了,尤其我现在还就在它的里面——
不过我现在能看到那座山了。它没有动。我要是继续朝这个方向走下去的话,我一定能到达那里的。
«if $homemadecompass is 1»我自制的指南针显示我还在向北前进,所以我觉得我完全可以凭这个指南针拿奖呢。
«elseif $homemadecompass is 0»我的IEVA服上面的指南针显示不出来我究竟在向哪个方向前进,不过也无所谓啦。«endif»
«if $hurtankle is 1»我真心不想再折磨我的脚踝了…但我现在别无他选。«endif»
等我再接近我的目标的时候再跟你报到吧。不过…
[[delay 60m|neartopeak]]

:: neartopeak
事情…有点诡异。你介意我跟你说说吗?
«choice [[说吧。|layitonme]]» | «choice [[我想安静一会儿。|preferredsilence]]»

:: layitonme
多谢。话说…你知道这座山看起来有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遥不可及吗?
我本来以为这只是视觉上的错觉——
比如,我确实接近它了,但这颗卫星上的沟沟壑壑欺骗了我的眼睛——
但现在我不确定我的想法了。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唐,不过…
…不,算了。听起来荒唐是因为这件事本身就很荒唐。算了。
«choice [[好吧,那就算了吧。|yeahforgetit]]» | «choice [[别啊,跟我说说吧!|waittellme]]»

:: preferredsilence
唉。好吧。那算了。
我本来想跟你说一些我敢肯定你闻所未闻的事情…不过还是算了。
«choice [[抱歉。请告诉我吧。|waittellme]]» | «choice [[随你便。我无所谓。|shutupalready]]»

:: shutupalready
那我就闭嘴了。这样你也开心,我也开心。
那我到了目的地再联系你。前提是我能到的话。
[[delay 45m|finallyatpeak]]

:: waittellme
听着,我知道这很蠢,可是…我觉得那座山可能在…闪。
我看着它,然后我一眨眼,就那么一瞬,它…它就不见了。
然后,当然了,它就又出现在那里了,然后我就会怀疑我的理智了。
这种现象自我进了这个火山口之后发生了大约六次。
«choice [[好吧,这确实很奇怪。|reallyweird]]» | «choice [[一定是你出现幻觉了。|justanillusion]]»

:: yeahforgetit
好吧。你说得对,我这是在庸人自扰。
只是…不。算了。不想了。
«choice [[接着说啊,告诉我吧。|waittellme]]» | «choice [[你做得对。|shutupalready]]»

:: reallyweird
我就知道,对吧?
但真正困扰我的是:我已经在这里走了一个小时了,走的怎么说也是一条直线。
可就在大约一分钟前,我低头的时候…
…在沙子中发现了另外一串脚印。
我完全没有这种那些心灵鸡汤中讲的“追随前人足迹”的感觉。
我的意思是,那些脚印和我自己的脚印无论是形状还是大小都一模一样,就好像我又重新走上了同样的路一样。
这怎么可能呢?
«choice [[很明显不可能啊。|itisnt]]» | «choice [[你确定那就是你的脚印吗?|sureyours]]»

:: justanillusion
我知道。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里的时间和空间根本不波动!不波动!
但真正困扰我的是:我已经在这里走了一个小时了,走的怎么说也是一条直线。
可就在大约一分钟前,我低头的时候…
…在沙子中发现了另外一串脚印。
我完全没有这种那些心灵鸡汤中讲的“追随前人足迹”的感觉。
我的意思是,那些脚印和我自己的脚印无论是形状还是大小都一模一样,就好像我又重新走上了同样的路一样。
这怎么可能呢?
«choice [[很明显不可能啊。|itisnt]]» | «choice [[你确定那就是你的脚印吗?|sureyours]]»

:: sureyours
好吧…我是说…那还可能是谁的呢?
这些脚印和我的尺寸相同,连鞋底花纹都一样。
我不明白了,我是怎么一边保持直线行进的同时又画了个圆的呢。
我不想再想了。我现在就想低着头继续前进。
[[delay 45m|finallyatpeak]]

:: itisnt
我就是这么想的。不过…我还是被吓坏了。
这些脚印和我的尺寸相同,连鞋底花纹都一样。
我不明白了,我是怎么一边保持直线行进的同时又画了个圆的呢。
我不想再想了。我现在就想低着头继续前进。
[[delay 45m|finallyatpeak]]

:: finallyatpeak
我到了。我终于到了。真是有点不敢相信。
我知道,人们经常会说他们“从没”想过他们可以达成某个目标…
…我一直觉得是他们夸张了。但这次不一样,我是真心没想到我能到达这里。
这座山比我想象中的要大。不是说高度,而是说整体的宽度和长度。
在我左边大约五十码的地方有一片凹进去的地方。
我要不要去看看呢?还是先探索一下山脚周围的地方?
«choice [[探索山脚。|scoutperimeter]]» | «choice [[去凹进去的地方看看。|checkopening]]»

:: checkopening
«silently»«set $peakdoorway = 1»«endsilently»
好吧,我争取平复一下心态,但我得告诉你,接下来的可是一场艰苦的斗争。
因为凹处正处在岩壁中间?
这是条门道 。
我不是说这是个自然形成的石头洞窟通道什么的。
我是说,这就是条门道。有着人工雕琢痕迹的门道。
对此我究竟该怎么办啊?
«choice [[通过那扇门。|gothroughdoor]]» | «choice [[去别的地方看看。|exploresomemore]]»

:: scoutperimeter
好吧。那我就向右走,绕一周,等绕回来了我再去那个凹处看看。
第一印象:就像我第一天从瓦里法号那里看到这家伙时的反应一样…
…从几何角度上看,它完美得诡异。
就像是谁用卫星的石头雕刻出来的,而不是自然形成的。
而且,我也知道,要说这座山是谁建造的,听起来就很荒唐…但这绝不是我今天说过的最疯狂的话。
(我这么说本来是想宽慰一下的,但说出来之后才发现根本没有宽慰的作用。)
要记住的是——
我的个神啊。
«choice [[出什么事了?|whatdidyoufind]]» | «choice [[你还好吗?|areyouokay]]»

:: exploresomemore
好吧。也许正好给我点时间消化这件事。
那我就绕山一周,等绕回来了我再回这个门道看看。
第一印象:就像我第一天从瓦里法号那里看到这家伙时的反应一样…
…从几何角度上看,它完美得诡异。
就像是谁用卫星的石头雕刻出来的,而不是自然形成的。
而且,我也知道,要说这座山是谁建造的,听起来就很荒唐…但这绝不是我今天说过的最疯狂的话。
(我这么说本来是想宽慰一下的,但说出来之后才发现根本没有宽慰的作用。)
要记住的是——
我的个神啊。
«choice [[出什么事了?|whatdidyoufind]]» | «choice [[你还好吗?|areyouokay]]»

:: areyouokay
没事,没事,我是说,我身体上没事。
我只是被彻底吓坏了。
[[whatdidyoufind]]

:: checkforhbo
虽然我很确定现在有精彩的节目可以看…
…但我感觉我这里的问题更精彩。
不过我也不会强迫你放弃看电视节目的。
[[scannerscreen]]

:: whatdidyoufind
你肯定不会相信这个的…
…这座山的外壁上有字。
«choice [[有字?真的吗?|writingseriously]]» | «choice [[上面写了什么?|whatsitsay]]»

:: broadcastingsos
«silently»«set $sendingsos = 1»«endsilently»
好的!我成功拦截了反馈信息,输入了一段S.O.S.信息…
…我现在有点恼火为什么自己不能用多种语言写出S.O.S.了,但愿“S.O.S.”是条通用信息吧…
…然后再次广播反馈信息。
只要有人能进入这片区域——我也不知道这信号有多强,没准只要靠近这片区域——
就能知道我在这里了。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哪里。
还好,虽然发生了这么多奇怪的事情,但我终于有希——
[[disappearance]]

:: scannerscreen
如果这个地方可以广播(确实可以),而且可以进入广播中心(我也可以)…
…那我虚度的每一秒都可能放走了我离开这里的希望!
我试试能不能处理一下这个程序。
[[delay 5m|broadcastingsos]]

:: trycomputers
哦,伙计。我好像找到好东西了。
这是一个区域扫描仪。这里大多数的线似乎都是从这里出来的。
而这些线…哦,喔哇。我觉得里面有一根广播天线。
也就是说这座山峰,这整座建筑…应该是某种广播塔。
就座落在一座巨大的火山口中央…我不明白了,这是将整个火山口作为一个抛物面反射器使用吗?
那可真是个大型天线接受器啊。直径得有五里。
要不是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的话,我一定要打开收费频道好好欣赏一下。
«choice [[检查一下那个屏幕。|scannerscreen]]» | «choice [[去看一下他们有没有家庭影院。|checkforhbo]]»

:: buildathing
与那个飞行舱不同的是,这里没有散落太多的垃圾。
就连我之前提到的那些椅子也是固定的,我没有可以借助的东西。
不过这样也好,就从我这运气来看,我很有可能在去碰天花板的过程中摔断自己的脖子。
我去看看那那台计算机好了。
[[explorecomputers]]

:: explorewiring
这里真没有什么好调查的了。
这捆线粗得就跟一根树干一样——直径得有八英寸吧?
它们是从天花板中的一个大小刚好合适的洞中探出来的。
要想弄清那连着什么,唯一的方法就是将天花板上的石头凿下来…
…而且我也没有镐,也没有可以帮助我够到那么高地方的东西,所以这个想法行不通。
«choice [[要不要试着搭些可以踩着上去的东西?|buildathing]]» | «choice [[去看看那些计算机。|explorecomputers]]»

:: breathableair
不错。这里的空气可以呼吸——至少对我来说可以——我的IEVA服说主要成分是氮气…
…不过含有足够氧气供我的肺吸入,另外其中不含二氧化碳。
另外,我一直都没想过之前在门道与我相擦而过的那些东西究竟是什么。
不过那些东西吧…它们很小。大约一英寸长,一盎司重。也许是某种昆虫?或是别的节肢动物?
但是现在靠近山峰的呢…它们差不多跟我一样大。
也许它们就是人类吧…
…但是能让我保持冷静没有夺门而逃的是我觉得也许它们不是人类。
我就在这里踏踏实实的待会儿吧(其实我这辈子心里就从来没有这么不踏实过)…
…等着客人的到来——
[[scuttlingrats]]

:: goodlogic
多谢。我之前完全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经验(我觉得大多数人都没有的吧)…
…所以听到别人告诉我说我没胡言乱语,我总算是放心了。
事情是这样的——虽然听起来很奇怪——我不能完全排除这些人类可能…不是人类的可能性。
也许是某种将我视为一种威胁的原生生物。
更糟的是…将我视为一顿美餐。
还有,没错,我知道听起来很玄。这颗卫星根本没有给我足够的理由让我相信它能支持生命的存在。
我一直都没有看到水的存在——没有河流,没有云朵。我也没有看到任何植物。
«choice [[不过空气倒是可以供生物呼吸。|breathableair]]» | «choice [[之前的那些生物?|creaturesearlier]]»

:: whatsitsay
我完全不知道上面写了些什么。
应该是…我99%确定应该是汉字。
那个飞行舱看起来像是中国制造的。这是不是就说明…有人从那场事故中幸存下来了?有人来过这座山峰?
可是我们怎么从来没听过说有一个中国飞行舱降落在这颗卫星上了呢——尤其是在还有幸存者的情况下?
会不会是他们的国家航天局隐瞒了这件事?可是为什么呢?究竟…
…究竟出什么事了呢?
除了继续在这附近搜索一下外,我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我没有带着我的汉英词典来太空。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好了。继续探索吧。
«if $homemadecompass is 1»[[delay 10m|compasscraziness]]
«else»[[delay 10m|nocompasscraziness]]
«endif»

:: writingseriously
对。说的是呢。
我觉得我在外面待的每时每秒都在刷新我对疯狂这个词的概念。
我不知道我还能再承受些什么。
还有这些神秘文字最糟的地方就在于:
[[whatsitsay]]

:: donttrycomputers
是的,根据至今为止我发现的东西来判断,我对这些电脑上可能会出现的东西还有点紧张呢。
也许,在这种情况下,无知是福。我还是——
[[disappearance]]

:: staywhereyouare
是的。是的。也许这才是最佳的决定。给我点时间让我心理上做好准备。
(说得好像我真能做好心理准备一样。)
因为,毋庸置疑的是,它们就是冲着我来的。
…什么情况?
我获救了吗?
«if $power is "beacon"»是瓦里法号上的失事信标引来人救我了吗?«endif»
我还有时间。不如看看我能用这些计算机做些什么,哈?
«choice [[当然,去看看吧。|trycomputers]]» | «choice [[不要乱动。|donttrycomputers]]»

:: areyousure
在我这短暂而有——最近才开始变得——疯狂的半辈子中,我从来没有这么对一件事确定过。
那是一个人。
而且那个人正在向这里而来。
«choice [[去外面见他们。|gomeetthem]]» | «choice [[待在原地不要动。|staywhereyouare]]»

:: whatproximity
在警报系统的屏幕上…
…我看到了什么移动着的东西。
山峰外有什么东西,正在向山峰方向移动,向我这边过来了。
某种…
…人形的东西。
«choice [[你确定吗?|areyousure]]» | «choice [[怎么可能?|howisthatpossible?]]»

:: awakecomputer
好了,我把它打开了,然后…
…语言选择菜单?我可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东西。
我们就选择“中文”吧,因为中文就在最上面。而且因为我说的也是中文。
好了。屏幕上写着:
【所有系统:运行正常】
【正在广播】
【脉冲倒计时:】
…还有一串移动得飞快的数字,我看不清。
不管“倒计时”是什么意思,我觉得这上面都是在进行倒数。
我得说这搞得我有点怂了。
旁边还有一台闲置的显示器。我把那个也打开好了。
«if $proximityalarm is 1»这个屏幕看着甚是眼熟:和我之前在飞行舱见过的那个警报系统很像。
«elseif $proximityalarm is 0»哦。我之前见过的,就在瓦里法号上。这是个警报系统。«endif»
型号有些不同,警报声音也不同,但至少我现在知道面前的这是什么东西了。
这个警报系统也能使用——
不。
不可能。
«choice [[你看到什么了?|whatproximity]]» | «choice [[没出事吧?|okayproximity]]»

:: howmanytotal
我已经数到…二十九…三十艘舰船了…但我还没看完整颗卫星呢。
我的天啊。有多少艘舰船迫降在这里了啊?
话说我们为什么从来没在新闻上听到过这些呢?这鬼地方简直就是外太空的百慕大啊!
这里还有其他的显示器。这台是闲置着的。
«choice [[将它打开。|awakecomputer]]» | «choice [[不要乱动了。|asleepcomputer]]»

:: whatscrolling
就在瓦里法号所在之地的西南方向,还有一个明绿色的方块。
另外…哦不。
还有另一个。
拉远镜头。尽量拉远。
我的个大神啊…
得有几十艘。
几十艘舰船残骸,就在这颗卫星上。
怎么会…怎么会?
这…不可能。
«choice [[一共有多少?|howmanytotal]]» | «choice [[快离开那里。|getoutnow]]»

:: explorecomputers
这…这太疯狂了。
这个屏幕显示的是这片地区的地形图。虽然有些像素化了,但是还是能看出究竟是什么的。
焦点集中在这座位于巨大火山口中的山峰上。
不过我可以放大缩小,还可以移动,我要是…好的。我看到那艘飞行舱的残骸了。
它在暗色的卫星表面呈一种明亮的破碎的方块的样子。
另外,我要是继续向南推进…越过火山口,越过峡谷…
…就是瓦里法号了。在屏幕上呈两段,闪着明亮的光。
这太神奇了。这些图像是哪里来的呢?难道上空有人造卫星吗?还形成了人造卫星网络?
我在想这个能看到卫星上的所有地区吗?我再推进试试看——
哦,我的天啊。
«choice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whatscrolling]]» | «choice [[你还好吗?|okayscrolling]]»

:: tellmenow
挺好。别忘了我现在就站在一座山内部的一个房间里面。
这个房间…我觉得你应该会觉得这是个“控制室”。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究竟是控制什么的…不过无论控制的是什么,我心中的不安都不会因此消减。
这个房间本身很大——大到足够我能站起来,还能稍微走动,大概就是这样了。
不过墙上…有一些计算机。
可以使用的计算机。
有些牌子我还认识,一些混搭的显示器和CPU。
计算机前面还有几把椅子…
…很明显都是从某些星舰控制室上卸下来的,用来把这里改造成一个诡异的工作站的样子。
在这颗卫星上。
这些一定都是从舰船上拆卸下来的。无论是计算机,链状发电机,连接线…
哦。对。还有,连接线。
这里有大量连接线。一捆又一捆。一头接在计算机上面,另一头都连在天花板上的一个洞中。
至于那通向哪里,鬼知道?
«choice [[检查一下计算机。|explorecomputers]]» | «choice [[检查连接线。|explorewiring]]»

:: interiorpeak
…除非那里有——我也不知道——电子指示灯。
什。么。鬼。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描述了。
我也不知道之前我希望会在这座山这里看到什么,但我向你保证…我想看到的绝不是这些。
«choice [[快告诉我!|tellmenow]]» | «choice [[慢慢来。|takeasecond]]»

:: followthosethings
那些…生物(这么说很奇怪,我从没想过会在这颗卫星上用到这个词)——
总之,那些生物都冲着亮光去了,所以我觉得大概我也应该过去看看。
怎么越往山里面进光线越亮呢?根本说不通啊…
[[delay 3m|interiorpeak]]

:: whatjusthappened
«if $zombierats is 1»好吧。我知道了。我之前在外面经历过这种情况,但从没这么近距离地感受过。
«elseif $zombierats is 0»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不过它离我真的很近。«endif»
我先听到了石壁之间的回声,然后才听到本来的声音。
我四处观望,想要弄清这种打孔的声音是哪里发出的…
…然后我在地面附近看到了这团模糊的绿色光晕。
就在那么一瞬,它变成了…我发誓…一堆小眼睛。
就在我还在消化眼前的景象的时候,它们中…有一只…
…跑到了我的腿上。
它没有伤害我。只是马上弹开了,然后和其他的同伴,跑进了山更深的地方。
不过…这至少说明…我在这里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不过我宁可一个人在这里啊。
«choice [[跟着那些…东西走。|followthosethings]]» | «choice [[快离开那里。|getoutofthere]]»

:: gothroughdoor
不管那么多了。
穿过门道,是一条没有特色的类似走廊的东西,四面都是四壁。
虽说“没有特色”,但高低大小都是按照人体的比例制造的,我觉得这点需要特别说明一下。
外面照进来的光线黯淡后,里面伸手不见五指,我也越来越紧张了…
…不过前方有亮光,远远地有亮光。
«if $glowrods gte 1»不过,我觉得我应该可以点亮一个发光棒然后——
«else»我得抓紧走,早点赶到有光线的地方去——«endif»
哦我的神啊!
«choice [[出什么事了?|whatjusthappened]]» | «choice [[你还好吗?|whatjusthappened2]]»
:: whatjusthappened2
[[whatjusthappened]]

:: creaturesearlier
好吧。我承认我没想过之前在门道与我相擦而过的那些东西究竟是什么。
不过那些东西吧…它们很小。大约一英寸长,一盎司重。也许是某种昆虫?或是别的节肢动物?
但是现在靠近山峰的呢…它们差不多跟我一样大。
这里的空气可以呼吸——至少对我来说可以——我的IEVA服说主要成分是氮气…
…不过含有足够氧气供我的肺吸入,另外其中不含二氧化碳。
也许外面那些正是也同样呼吸着这种空气的人…
…但是能让我保持冷静没有夺门而逃的是我觉得也许它们不是人类。
我就在这里踏踏实实的待会儿吧(其实我这辈子心里就从来没有这么不踏实过)…
…等着客人的到来——
[[scuttlingrats]]

:: somethingworse
我…听着,也许你觉得很蠢,但我不能排除这些人不是…人的可能性。
也许是某种将我视为一种威胁的原生生物。
更糟的是…将我视为一顿美餐。
还有,没错,我知道听起来很玄。这颗卫星根本没有给我足够的理由让我相信它能支持生命的存在。
我一直都没有看到水的存在——没有河流,没有云朵。我也没有看到任何植物。
«choice [[不过空气倒是可以供生物呼吸。|breathableair]]» | «choice [[之前的那些生物?|creaturesearlier]]»

:: stayrightthere
对,毫无疑问我会待着这里。
如果这是一支救援队的话,那我就待着这里坐等获救就好了。我已经期待已久了。
如果是其他迫降的舰船的船员的话…他们可能久经几天、甚至几周的跋涉已经抓狂了。
(我是说,就我来说,才在这里待了两天,我就已经半疯了。)
我觉得我还是在这里等着看看他们对这个地方怎么反应,然后再告诉他们我也是才来的就好。
话说…如果他们不是救援队或是幸存者的话…如果他们的身份更险恶一些。
…那我相当确定他们不会热烈欢迎我的。
«choice [[分析得不错,很全面。|goodlogic]]» | «choice [[“更险恶一些”?|somethingworse]]»

:: tryforgoodnews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这么说吧:如果事情发展得很积极的话,那我就真的,真的得救了。
因为我本来看到有一个人影的地方…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现在有四个人影了。
«else»…现在有五个人影了。«endif»
«choice [[去外面见他们。|gooutandmeetthem]]» | «choice [[待在原地不要动。|stayrightthere]]»

:: wegotdisconnected
我一点都不惊讶我们失联了。有那么一瞬间,我还以为我…那话怎么说来着?灵魂出窍?
[[checkthetranscript]]

:: justhappened
我不知道从你的角度看到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但从我的角度来看——
(好了,跟你说实话好了,我紧张地蜷在了一张从驾驶舱拆下来的椅子上)——
突然传来了一阵某种嗡嗡的声音,然后我的视线变得有点模糊…
…在我还有意识的情况下,我看了一眼显示器,之前倒数的那些数字都已经归零了…
…然后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感觉我身体的一切在一瞬间都和我脱节了,同时我和一切也都脱节了。
可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这种感觉就消失了。一切都恢复“正常”了(这个词我用得真是太轻率了)。
不过…我感觉我刚刚经历了之前在山峰外经历过的那种感觉,那种闪一下,消失一下的感觉…
…只不过这次我是在山峰里。
而且我也和它一起闪了一下,消失了一下。
«choice [[我们刚刚失联了。|wegotdisconnected]]» | «choice [[你还好吗?|feelokay]]»

:: checkthetranscript
还好,联络机显示了一条带有“无效日期/时间戳”的信息。
话说…上面显示的这是什么鬼日期和时间啊?
这是…
哦,嘿。我,呃…有点事情要跟你汇报。
我也不知道这应该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了。
«choice [[说来听听。|sharethenews]]» | «choice [[就当是“好消息”吧。|tryforgoodnews]]»

:: compasscraziness
喔哇!这是怎么回事?!
我带着我的自制小指南针,沿着山峰的外围走着,看着它随着我走动方向的改变变换着方向…
…突然它开始乱转一气,就像舞会上的一个喝高了的孩子一般。
然后,整座山峰…闪着绿光,然后消失了一秒。
我没眨眼。也没看向别的地方。我将手伸到了山峰本来所在的地方,结果…什么都没有。只有空气。
然后我赶紧把手缩了回来,因为山峰又重新出现了。
现在我的指南针又正常了。
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啊?
«choice [[这真是太荒唐了。|thatsinsane]]» | «choice [[你一定是出现幻觉了。|mustvebeenillusion]]»

:: nocompasscraziness
喔哇!这是怎么回事?!
我沿着山峰的外围走着。
然后,整座山峰…闪着绿光,然后消失了一秒。
我没眨眼。也没看向别的地方。我将手伸到了山峰本来所在的地方,结果…什么都没有。只有空气。
然后我赶紧把手缩了回来,因为山峰又重新出现了。
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啊?
«choice [[这真是太荒唐了。|thatsinsane]]» | «choice [[你一定是出现幻觉了。|mustvebeenillusion]]»

:: scuttlingrats
又是那种打孔的声音!
哦。天。这是有光之后我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
我应该可以弄清弄出这种声音的究竟是什么了。
那种跑到我腿上,还有着闪着绿光的眼睛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话说我真的想要知道那究竟是什么吗?)
那声音是从…等一下…我觉得应该是从显示器那边传来的。就在连接线附近。
«choice [[去看看。|lookforscuttling]]» | «choice [[离那里远一点。|stepbackscuttling]]»

:: disappearance
【连接中断】
【日期/时间戳无效】
【正在搜索…】
【正在重新获取信号…】
【正在建立连接…】
【正在接收信息】
…什么?!哈喽?哈!喽?
«choice [[没事了。我在这里。|stillhere]]» | «choice [[刚刚发生什么了?|justhappened]]»

:: gomeetthem
好的。没问题,应该吧。我是说,走一走也可以帮助我做好心理准备。
(说得好像我真能做好心理准备一样。)
因为,毋庸置疑的是,它们就是冲着我来的。
…什么情况?
我获救了吗?
«if $power is "beacon"»是瓦里法号上的失事信标引来人救我了吗?«endif»
还是说是其他迫降舰船上的幸存者呢?比我状况还糟的人?
好吧,我去截他们一下,不管他们是谁。
我只是——
[[disappearance]]

:: howisthatpossible?
这怎么可能?!
一颗有迫降舰船的荒凉卫星上面的山的中央怎么会有一座计算机控制室呢?
这都说不通,但事实就是发生了。
那是一个人。
而且那个人正在向这里而来。
«choice [[去外面见他们。|gomeetthem]]» | «choice [[待在原地不要动。|staywhereyouare]]»

:: okayproximity
我真心不知道。
[[whatproximity]]

:: asleepcomputer
听着,我也吓坏了。但我实在不知道现在还有什么能让我心里更不安的了。
(如果这都不是“一派胡言”的话,那我也不知道什么是了。)
我得去看看,对吧?
«choice [[应该是的。|awakecomputer]]» | «choice [[一定要小心啊。|computercareful]]»

:: keepatit
我继续查看这张地图,然后发现了更多的舰船。
[[howmanytotal]]

:: getoutnow
不…我…我得弄清这是怎么回事,对吧?
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难道我不应该究竟是什么吗?
«choice [[是的。继续探索。|keepatit]]» | «choice [[不。快离开那里!|reallygetout1]]»

:: okayscrolling
呃…不。
不。我真心觉得我不会这么做。
[[whatscrolling]]

:: takeasecond
多谢。也许会有一天我会见怪不怪的…
…然而我现在还没有修炼出那种能力。
[[delay 5m|tellmenow]]

:: getoutofthere
相信我,那就是我的第一感觉。
不过我都走到这步了,现在放弃不是很很没意义吗?
我有没有被吓坏?当然。
不过有时候,壮起胆子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choice [[你说得对。继续前进吧。|followthosethings]]» | «choice [[你疯了。快离开那里。|reallygetout]]»

:: igetitnow
可能吧。
我希望你能对我说点好话,你知道要是我的话,我会对你这样做的。
总之。我要追着那些东西去了。不管它们是什么。
[[followthosethings]]

:: goodluckgilligan
谢谢。
我要出发了。我要是没再联系你——
[[scuttlingrats]]

:: seriouslymeetthem
如果你真的觉得我应该这样的话,那我就听你的。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不过我得告诉你,一挑四,我心里有点不安。
«else»不过我得告诉你,一挑五,我心里有点不安。«endif»
不过好吧。我还是去吧。
我没理解错的话,他们大约还有二十分钟就到了。
所以如果我现在离开,在中途与他们碰面的话…
…那我十分钟以后就能再见到人类了。
(或者说我希望是人类的生物)。
我突然觉得好紧张啊。难道我马上就能离开这颗卫星然后回家了吗?
还是我们会成为《吉利根星球历险记》的一员呢?
祝我好运吧。
«choice [[祝你好运。|goodluckgilligan]]» | «choice [[祝你成功,吉利根。|breakaleggilligan]]»

:: gooutandmeetthem
说实话,我心里有点不安。
我的感觉是,如果这是一支救援队的话,那我就待着这里坐等获救就好了。我已经期待已久了。
如果是其他迫降的舰船的船员的话…他们可能久经几天、甚至几周的跋涉已经抓狂了。
(我是说,就我来说,才在这里待了两天,我就已经半疯了。)
也许我还是应该在这里等着看看他们对这个地方怎么反应,然后再告诉他们我也是才来的就好。
话说…如果他们不是救援队或是幸存者的话…如果他们的身份更险恶一些。
…那我相当确定他们不会热烈欢迎我的。
«choice [[说真的呢,去见他们。|seriouslymeetthem]]» | «choice [[“更险恶一些”?|somethingworse]]»

:: sharethenews
好吧。我现在都不知道应该怎么理解这件事了。
最好的结果是,我要获救了。
因为我本来看到有一个人影的地方…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现在有四个人影了。
«else»…现在有五个人影了。«endif»
«choice [[去外面见他们。|gooutandmeetthem]]» | «choice [[待在原地不要动。|stayrightthere]]»

:: feelokay
我感觉还不错。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事情发生得太快了,我都没反应过来。
我要是停下来不想刚刚发生了什么的话,我可能会患上晕动病。
你知道与现实脱节是什么感觉吗?
[[checkthetranscript]]

:: stillhere
哦。哇喔。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欣慰多了。因为有那么一分钟吧,你都不在。
或者说*我*不在。
[[justhappened]]

:: thatsinsane
真的有。确实有。我没疯。我很确定我真的经历了那种感觉了。
我可以说服自己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光影的错觉,我疲惫的大脑跟我开的玩笑。
但这次…发生的时候我就在这里。
这完全是一种上层的异世界体验。
好吧。好…吧。我就继续绕着这个会消失的人造卫星山走吧。
正常人都会这么说的,对吧?
[[delay 10m|backatdoorway]]

:: mustvebeenillusion
不。我告诉你。我可以说服自己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光影的错觉,我疲惫的大脑跟我开的玩笑。
但这次…发生的时候我就在这里。
这完全是一种上层的异世界体验。而且完全不是幻觉。
好吧。好…吧。我就继续绕着这个会消失的人造卫星山走吧。
正常人都会这么说的,对吧?
[[delay 10m|backatdoorway]]

:: lookforscuttling
疯了,疯了,疯了。
我为什么要去捕捉在一团连接线中乱窜的吓人的外星生物呢?
我之前就说过,我看过很多很多科幻恐怖电影。
从前几天的经历来看,我看得有点太多了。过犹不及,有弊无利。
不过我知道,身上戴着“你好,我的名字叫泰勒”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好吧。那边…那边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就那台倒计时的计算机后面。
我觉得我要是能把手指头伸进这电镀层后面的话,那我就能——
哦我的天啊。
«choice [[出什么事了?|whatsupscuttling]]» | «choice [[你没事吧?|allrightscuttling]]»

:: stepbackscuttling
没错,你说得对。现在也没必要捕捉在一团连接线中乱窜的吓人的外星生物,不是吗?
我之前就说过,我看过很多很多科幻恐怖电影。
从前几天的经历来看,我看得有点太多了。过犹不及,有弊无利。
不过我知道,身上戴着“你好,我的名字叫泰勒”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那边…那边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就那台倒计时的计算机后面。
我,一步一步撤离那台倒计时的电脑,头也不回地…
哦我的天啊。
«choice [[出什么事了?|whatsupscuttling]]» | «choice [[你没事吧?|allrightscuttling]]»

:: computercareful
这主意不坏。我打坏的计算机比正常人拥有的还多。
几台是故意打坏的(先看看它们的工作原理)。几台是意外打坏的。一台是因为饮料撒上去了。(纯属失误。)
不过我保证,我会小心对待这些计算机的,毕竟一个不小心就能炸了一艘舰船呢。
这些事情我真心不想让以后我的上司知道。
[[awakecomputer]]

:: igetitnow1
谢谢你。我知道有时候我表现得像个怪胎一样,但…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所以感谢你没让我感觉自己像个怪胎。
总之,我要继续调查这个了。
[[keepatit]]

:: reallygetout1
好吧,我听到你说的话了,但…我就是不能这样做,你知道吗?
无论我觉得会在这里找到什么,真相都会超出我的预料。
现在——看过地图上所有那些舰船——…
…我更感觉这里是瓦里法号坠毁的原因了。
也是全体船员丧命的原因。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阿亚舰长仍命悬一线(但愿如此)。«endif»
那些船员都是好人。他们中甚至有人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
如果我能在这里找到他们…他们丧命的原因的话…
…那我不找到答案是绝不会离开这里的。
我就是不可以。
«choice [[好吧。我懂了。|igetitnow1]]» | «choice [[明白了。接着看那份地图吧。|keepatit]]»

:: reallygetout
我…我不能。至少现在还不可以。
毫无疑问这确实很吓人,但我还能承受。我就是知道这里还有可以调查到的信息。
我都走到如今这一步了,就算我想放弃,这里也有一股吸引力…强拉着我,不准我回头。
我还不能离开。我得继续调查。
«choice [[好吧。这是你自己的选择。|igetitnow]]» | «choice [[明白了。跟着那些东西去吧。|followthosethings]]»

:: breakaleggilligan
多谢,首领。
我要出发了。我要是没再联系你——
[[scuttlingrats]]

:: backatdoorway
好了,我已经绕山峰一周了。
没再发现墙上有字了。后来山峰也没有再闪过了。
(我真是做梦都没想过我会这么说。就知道了要去太空旅行我也没想过。)
我现在又回到凹处那里了。
«if $peakdoorway is 0»[[justreachedpeakdoor]]
«elseif $peakdoorway is 1»[[reachedpeakdooragain]]«endif»

:: whatsupscuttling
有一只的脑袋探出来了!
就是…声音就是这东西发出来的…之前也是它们与我相擦而过…
哦我的天啊。!
是我的实验鼠。
«choice [[你确定吗?|certainrats]]» | «choice [[怎么可能?|possiblerats]]»

:: allrightscuttling
不!不,我一点都不好!
就是…声音就是这东西发出来的…之前也是它们与我相擦而过…
哦我的天啊。!
是我的实验鼠。
«choice [[你确定吗?|certainrats]]» | «choice [[怎么可能?|possiblerats]]»

:: makeabreak
好。就这么定了。
«if $glowrods gte 1 and $hurtankle is 0»我要拆一只发光棒照亮走廊准备冲刺。
我左手拿着发光棒,右手握拳,以防接下来会有什么不测。
«elseif $glowrods gte 1 and $hurtankle is 1»我要拆一只发光棒照亮走廊准备冲刺。
我左手拿着发光棒,右手握拳,以防接下来会有什么不测。
只是一想到“冲刺”这个词,我的脚踝就剧痛起来,但我要做到,一定要做到。
«elseif $glowrods is 0 and $hurtankle is 1»在黑暗中冲刺糟透了。
速度要提上去,还要超级小心——这种组合我永远都搞不定。其实单一项我能搞定就不错了。
只是一想到“冲刺”这个词,我的脚踝就剧痛起来,但我要做到,一定要做到。
«else»在黑暗中冲刺糟透了。
速度要提上去,还要超级小心——这种组合我永远都搞不定。其实单一项我能搞定就不错了。«endif»
不过…也许我这是庸人自扰呢?
也许这些靠近的人没有敌意呢?
也许他们可能是救援队(拜托,拜托,拜托)…
…或是跟我一样际遇的幸存者呢?甚至是比我情况还糟的幸存者呢?
«if $rations is 1»也许我还能给他们食物,成为他们的支柱呢。«endif»
«if $pills gte 1»也许他们比我还需要止痛药,那我就可以帮帮他们了。«endif»
也许我能帮上他们的忙,然后我们可以一起向外广播S.O.S.信息。
不错,很好。我越说心里越踏实了。这些都很——
哦我的天啊。野娃娃!
«choice [[野娃娃?你的死老鼠?|wildboydead]]» | «choice [[刚刚发生什么了?|wildboydead2]]»
:: wildboydead2
[[wildboydead]]

:: getoutbecauserats
相信我,我一直都在考虑我的处境。
要进入(离开)这个控制室,只有一条走廊可以走。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警报屏幕上显示,外面那四个人(上帝保佑一定要是人啊)…
«else»警报屏幕上显示,外面那五个人(上帝保佑一定要是人啊)…«endif»
…马上就要到了。
我要是现在溜号的话,我觉得应该可以在他们进入门道前冲出这里。
然后怎么办,我有大概几秒钟的时间弄清情况,分辨他们是敌是友…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如果是敌的话…那我还是现在“脚底抹油”比较好,因为一挑四的时候,“脚底抹油”是不可能的。
«else»…如果是敌的话…那我还是现在“脚底抹油”比较好,因为一挑五的时候,“脚底抹油”是不可能的。«endif»
我的心已经跳到嗓子眼了。
跳动的声音比那些老鼠弄出的响动还大。
所以…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才好?
«choice [[赶紧离开。|makeabreak]]» | «choice [[静观其变。|stayputandsee]]»

:: poorlittlerat
我知道。他心地是如此的善良。他不该…天,没人该轮得如此下场。
(现在一想到我可能也会有如此下场心里就相当不安。)
[[getoutbecauserats]]

:: wildboydead
他的身体里爬出了某些…绿色的…东西。
哦我的天啊。
那是…哦天啊,我在地球上都没有见过这种东西。那还是那种,你懂的,闪着光芒的,明绿色的…
…全身上下似乎都是由老鼠的眼睛构成的,哦天啊,而且…我怎么敢…
…它蜷曲的肌腱和血管都从自己的身体中崩出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将它们从野娃娃的身体里,四肢中拉出来一样…
…这玩意,就像是某种木偶,傀儡…不过是从内部操控的!
«choice [[那是某种外星生物吗?|itsanalien]]» | «choice [[你得赶紧离开才是!|gottogetaway]]»

:: itsanalien
是的!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种东西!
不过…也许这才是这颗卫星的原生生物…对它们来说我才是外星生物。
而且看起来它不会对外来者态度十分友善的。
天,我该怎么办?
«choice [[你得杀掉它。|killtherat]]» | «choice [[快逃。|gottogetaway]]»

:: justreachedpeakdoor
«silently»«set $peakdoorway = 1»«endsilently»
没错。我要试着鼓起勇气面对它,但我得告诉你,这会是一场苦战。
因为岩壁上的那个凹处?
那是条门道。
我是说,那不是一个由岩石自然形成的洞穴入口之类的东西。
我是说,那是条门道。有着人工雕琢的痕迹。而且尺寸也是根据人类大小设计的。高度跟我可能差不多。
难道是给我建造的?
对此我究竟该怎么办啊?
«choice [[不要贸然行动,先仔细考虑一下。|processtime]]» | «choice [[通过那扇门。|gothroughdoor]]»

:: reachedpeakdooragain
看起来就像是一条由岩石打造的门道。给我这么高的人设计而成的。
难道是给我建造的?
我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东西出现,但现在我真已经被吓破胆了。
«choice [[不要贸然行动,先仔细考虑一下。|processtime]]» | «choice [[你得进去看看。|gothroughdoor]]»

:: possiblerats
我又能知道些什么呢?我是说,我没在瓦里法号的事故中丧生,那那些老鼠可能也幸存下来了。
«if $ratpellets is 1»它们的笼子都被撞坏了,但我一直都没有找到它们的尸体。«endif»
不过…这些明显就是我的老鼠。探出脑袋的第一只…名字叫眼罩。
我给它起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全身雪白,只有右眼处有一块棕色斑点。
看起来像个钩状标识,又像一个海盗的眼罩。非常有特点,所以毫无疑问,那就是它。
只不过补丁之前的眼睛有点泛粉色,杂交实验鼠都这样。
但现在…它的眼睛是绿色的。闪着光芒的明绿色。
而且它还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choice [[你所有的老鼠都在那里吗?|allratsthere]]» | «choice [[千万不要过去啊。|donotgetclose]]»

:: certainrats
这些明显就是我的老鼠。探出脑袋的第一只…名字叫眼罩。
我给它起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全身雪白,只有右眼处有一块棕色斑点。
看起来像个钩状标识,又像一个海盗的眼罩。非常有特点,所以毫无疑问,那就是它。
只不过补丁之前的眼睛有点泛粉色,杂交实验鼠都这样。
但现在…它的眼睛是绿色的。闪着光芒的明绿色。
而且它还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choice [[你所有的老鼠都在那里吗?|allratsthere]]» | «choice [[千万不要过去啊。|donotgetclose]]»

:: stayputandsee
我…好吧。本来我还想跟你争执一番,但也许这才是如今的万全之策。
我是说,也许我这完全是庸人自扰呢,是吧?
也许这些靠近的人没有敌意呢?
也许他们可能是救援队(拜托,拜托,拜托)…
…或是跟我一样际遇的幸存者呢?甚至是比我情况还糟的幸存者呢?
«if $rations is 1»也许我还能给他们食物,成为他们的支柱呢。«endif»
«if $pills gte 1»也许他们比我还需要止痛药,那我就可以帮帮他们了。«endif»
也许我能帮上他们的忙,然后我们可以一起向外广播S.O.S.信息。
不错,很好。我越说心里越踏实了。这些都很——
哦我的天啊。野娃娃。
«choice [[野娃娃?你的死老鼠?|wildboydead]]» | «choice [[刚刚发生什么了?|wildboydead2]]»

:: swearalot
多谢。要是再有别的乱子的话,我保证一定会让你好好对此作出解释的。
现在还有另一个大问题,那就是我能不能想办法警告靠近的舰船,告诉他们会被攻击呢?
十分遗憾,回答是:
[[warnshiptwo]]

:: sickfromtherats
抱歉。我控制不了我的咽反射。
补丁刚刚撕碎了野娃娃的身体,然后,没错,我转过身去呕吐了起来。我觉得这是人类的正常反应。
我的呕吐物都泛着一抹绿色。一想到这意味着什么,我的大脑就一团糟。
它们为什么一直尖叫呢?
«choice [[给它们丢些食物。|throwratsmorefood]]» | «choice [[快离开那里。|getoutbecauserats]]»

:: throwratsmorefood
«if $rations is 1»嗯,对,你说的没错。一般情况下我都很节约粮食的…
…但我知道我飞行舱里面还有很多可以拿呢。
(而且,很明显,这颗卫星就像是一个淘气包的玩具房一样,到处都是舰船,我还能从那些舰船中拿食物呢。)
«elseif $ratpellets is 1 and $rations is 0»嗯,好吧,你说的有道理。我就…我就把剩下的老鼠食物丢给它们吧。
这也就意味着,我什么食物都没有了——我真心希望救援队能马上出现,要不就完蛋了。«endif»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些老鼠开始吃东西了,总算安静下来了。
而现在我唯一想要的就是它们不要再怪叫了。
给,伙计们。祝吃得开心。
«choice [[成功了吗?|isitworking]]» | «choice [[你得赶快离开了。|getoutbecauserats]]»

:: isitworking
看起来似乎真的成功了。
它们疯狂地抢着食物,安静下来了,好歹不再纠结于野娃娃的尸体了。
«choice [[可怜的小家伙啊。|poorlittlerat]]» | «choice [[你得赶快离开了。|getoutbecauserats]]»

:: gottogetaway
相信我,我跟你讲述情况的同时就退到了相反的那个角落里。
我是说,我身体中流动着的科学家的血液让我对我见到的未知生命体有着浓厚的兴趣…
…我的IEVA服要是没在第一天就罢工了的话,那我就能将这一切都记录下来了…
…不过那玩意儿但凡出点什么动静,我可不保证我不会立刻脚底抹油。
«choice [[想办法捉住它。|capturetherat]]» | «choice [[你得杀掉它。|killtherat]]»

:: killtherat
杀掉它?用什么杀啊?说的好像我现在手里就有报纸卷可以当做武器一样。
而且,A),这是一种未知物种,人类在初次见面的时候是不会上来就起杀心的。
B)我要是对受伤的那只发起攻势的话…谁能跟我保证剩下的三只不会反过来攻击我呢?
«choice [[你说得对。那就想办法捉住它吧。|capturetherat]]» | «choice [[你还是杀了它比较好。|killratforreal]]»

:: onlyifsure
不。我当然不确定了。我怎么可能对这种事确定呢?
要我说,里面一定有一门巨大的激光炮,上面铭刻着“泰勒”二字…
…只要我踏进那扇门,它就会轰掉我的脑袋。
经历了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我觉得这种展开是非常有可能的。
不过我都走到这步了,还是继续前进吧。
[[gothroughdoor]]

:: readytogoin
我觉得我没什么问题,我是说,完全在我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你怎么想?
«choice [[差不多可以进去了。|gothroughdoor]]» | «choice [[等你确定之后再说吧。|onlyifsure]]»

:: processtime
好吧。那我就稍微在这里坐一会儿,冷静一下。
我应该吃掉什么东西,但我觉得就算吃也消化不了。
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紧张过。我的鸡皮疙瘩都起鸡皮疙瘩了。
给我几分钟时间,然后…我也不知道,也许我就能做好进去的准备了吧。
或者尖叫着跑开。
[[delay 5m|readytogoin]]

:: donotgetclose
好的,我不会靠近它们的。没关系。
一方面,我这些老鼠都是我一手养起来的,我把它们看做我的朋友,而非什么实验用品…
…但另一方面,那时候它们的眼睛还没变得这么吓人,也没发光啊。
更别提…它们居然和我一样在这颗卫星上跋涉了这么长的距离。
«if $zombierats is 1»它们也发现了那个飞行舱残骸,也找到了这里。«endif»
它们是跟着我过来的吗?还是说…它们是怎么被吸引到这座山来的?仔细一想真是还真有点吓人…
…不过它们的眼睛闪着绿光,这座山峰也闪着绿光…
…也算是有共通点了呢。
«choice [[你所有的老鼠都在那里吗?|allratstwo]]» | «choice [[那些老鼠在做什么?|whatareratsdoing]]»

:: allratsthere
应…应该吧。先探出脑袋的是补丁和侏儒。
接着洛根也在它们之间出现了,而且我还能听到显示器后面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觉得那大概应该是野娃娃,所以所有的老鼠应该都在这里。
这颗卫星上…连着发生了这么一串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这绝对是其中最不可思议的啊。
«choice [[是的,我同意你的看法。|nodebating]]» | «choice [[千万不要过去啊。|donotgetclose]]»

:: hopeitworks
咱俩一样的。话说你要是那种会祈祷的人的话,那我也祈祷一下好了。
«if $warnship is 0»«choice [[没问题。|yougotprayers]]» | «choice [[你能警告一下那艘舰船吗?|warnshiptwo]]»«elseif $warnship is 1»«choice [[没问题。|yougotprayers]]» | «choice [[那些家伙距离你还有多远?|howclosearevisitors]]»«endif»

:: yougotprayers
非常感谢。但愿祈祷能弥补我昨晚冷得要死的时候骂人引起的大不敬。
«choice [[随你。|swearalot]]» | «choice [[你能警告一下那艘舰船吗?|warnshiptwo]]»

:: hardtosayoverwarn
难说。这里的一切都很难说。
我要是能活着回家的话,我觉得我一定会跟去威利旺卡巧克力工厂参观的那些孩子一样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的。
«choice [[不过我的虫牙会比他们少一些。|fewercavitiesoverwarn]]» | «choice [[那些家伙距离你还有多远?|howclosearevisitors]]»

:: fewercavitiesoverwarn
哈!那还真是超大灾难中的一丝丝欣慰啊,朋友。
[[howclosearevisitors]]

:: horrifyingrats
确实。简直不得了。
我是说,之前我做科学实验经常出差错,多到数都数不过来。
在纸火山喷发实验中把发酵粉当成小苏打啦。
把非牛顿玉米淀粉液弄到校车的坐垫上啦。
给我朋友达里尔的仓鼠喂巧克力观察喂多少才能喂死啦。
(不过那是个意外!)
只是——
哦天啊,等下等下等下
[[delay 1m|sickfromtherats]]

:: sureyouwont
我要是有你那种信心就好了。
我是说,我知道这完全是心理作祟,但我一想到这种空气可能会导致…
…我感觉我的呼吸比之前困难了十倍。我的肺开始疼了起来… 而且还变绿了。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谬,但并不代表这不是事实。)
不过也许我能躲过此劫,毕竟我比那些老鼠大多了。
也许我吸入的空气还不足以出现这些副作用。
不过现在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真是折磨死我了。
我只是希望——
哦天啊,等下等下等下
[[delay 1m|sickfromtherats]]

:: breathedummy
是啊,我知道。也许我能躲过此劫。
我比那些老鼠大多了。也许我吸入的空气还不足以出现这些副作用。
不过现在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真是折磨死我了。
我只是希望——
哦天啊,等下等下等下
[[delay 1m|sickfromtherats]]

:: capturetherat
用什么捉呢?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这里不比飞行舱,没有那么多垃圾可以用。
我之前要是知道会用上鼠笼——或是扎了眼的大罐子——的话,出发之前一定会带上的。
一个烟灰缸,一个游戏棒,一个遥控器,一些火柴,一盏灯,一把椅子。就这些了。
…啊哦。计算机开始闪了。
«choice [[上面写了什么?|whatdoescomputersay]]» | «choice [[这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thatcanonlybebad]]»

:: killratforreal
我身上唯一的武器就是我的鞋底子!
你要是觉得我会直接用脚去跺那种绿色的小生物的话…
…那你真是多虑了。虽然我历尽千辛万苦才抵达这里,但我是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我只是…呃。我希望这座山峰内外的一切,无论是人还是物,还有马上就会到来的那些家伙,都是有人性的,高尚的…
…让我把野娃娃的尸体埋起来吧。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蠢,但我对这些陪伴着我旅行的小东西们真的很有感情。
它们也经历了一些神奇的事情,我觉得它们应该被体面地下葬。
…啊哦,计算机开始闪了。
«choice [[上面写了什么?|whatdoescomputersay]]» | «choice [[这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thatcanonlybebad]]»

:: allratstwo
应…应该吧。先探出脑袋的是补丁和侏儒。
接着洛根也在它们之间出现了,而且我还能听到显示器后面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觉得那大概应该是野娃娃,所以所有的老鼠应该都在这里。
这颗卫星上…连着发生了这么一串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这绝对是其中最不可思议的啊。
«choice [[是的,我同意你的看法。|nodebating]]» | «choice [[那些老鼠在做什么?|whatareratsdoing]]»

:: nodebating
我要是能活着回去,那我的回忆录一定会被归类为“科幻”类书籍…
…因为根本不会有人相信这是我的真实经历啊。
[[whatareratsdoing]]

:: tendtotherats
我就跟你说实话吧:我知道这些曾经是我的小宝贝,但我实在不想再靠近它们了。
它们实在是…有点不对劲。
«if $ratpellets is 1»不过我现在很愿意在墙角给撒一些老鼠食物供它们食用。
«elseif $ratpellets is 0 and $rations is 1»不过我现在很愿意在墙角给撒一些食物供它们食用。
意大利通心粉?听起来确实像是太空老鼠会喜欢的食物。我直接倒在墙角就好了。«endif»
我是说,它们现在一定已经饿坏了。我真是不知道这几天它们是靠什么活过来的。
给它们一些食物的话,它们可能就不会挡路了,然后我就能去看看那些电脑了。
«choice [[想法不错。|goodthinking]]» | «choice [[你也应该吃一些。|youeattoo]]»

:: wasittherats
哈?不。呃,跟那些老鼠没关系。只是…另一台电脑上的问题。
[[pulsetargeting]]

:: overridetarget
«silently»«set $overridetarget = 1»«endsilently»
我也不知道。我想这么做,只是——与其他我爱的B级科幻电影不同的是——
这里没有上面写着“手动操纵”的大型红色按钮。
我对计算机的了解仅限于下载BBC节目或编写一个小型冒险游戏…
…但要我黑进这个,更改武器系统?
除非密码就是“password”,否则我是无能为力的。
不过我也会试试看的。
«choice [[但愿能成功。|hopeitworks]]» | «choice [[你能警告一下那艘舰船吗?|warnshiptwo]]»

:: warnshiptwo
«silently»«set $warnship = 1»«endsilently»
我也不知道。我可以试试看。就像之前发送S.O.S.信息那样再发送一条普通信息。
但愿他们能看得懂中文。话说…我还真不知道应该警告他们些什么。
我完全不知道现在对准他们的是什么东西。导弹还是某种射弹?还是——
不。那是不可能的。泰勒,你个蠢货。是一股脉冲啦。
可能是一股电子脉冲。某种具有导向性的武器,大概类似粒子波那样?
我的个神啊。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在真空中的破坏力,那可真是超出你的想象啊。
你完全可以将类似瓦里法号那样的舰船打成两截。
«choice [[这一定就是事故发生的始末了。|mustbeitoverwarn]]» | «choice [[那些家伙距离你还有多远?|howclosearevisitors]]»

:: mustbeitoverwarn
是啊。瓦里法号,还有鬼知道多少艘其他舰船…所有在地图屏幕上闪着绿光的那些舰船。
可是为什么呢?将舰船从天上打下来,然后置之不顾,这又是何必呢?
«choice [[难说。|hardtosayoverwarn]]» | «choice [[那些家伙距离你还有多远?|howclosearevisitors]]»

:: keepwatchingrats
从这些老鼠、它们的行为还有我就在这里的这个事实上来看…是的,我觉得我确实应该继续观察下去。
只是——哦天啊——看着补丁为了一点残渣撕扯野娃娃的身体还真是…
…真是闹心啊。
这都不是一场打斗了。这完全就是一场活体解剖。
«choice [[听起来好吓人啊。|horrifyingrats]]» | «choice [[冷静。深呼吸。|calmandbreathe]]»

:: calmandbreathe
真是够了。我现在吓得连气儿都快喘不上来了。
我醒来之后口水都变成了绿色——就是老鼠眼睛的那种绿,别以为我没注意到——
我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这是这里大气里面含有的某种物质导致的副作用。
就是我呼吸进去的空气。
这就是它们变成现在这副样子的原因吗?
那是不是说明只要我继续呼吸下去,我也会变成那副样子?
我觉得我真的承受不住这个事实。一想到我会变成…那副模样,我真是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继续呼吸下去。
«choice [[你得继续呼吸下去才行。|breathedummy]]» | «choice [[我相信你一定会没事的。|sureyouwont]]»

:: whatdoescomputersay
这…哇喔!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herecomesrescueship]]

:: thatcanonlybebad
不,信不信由你,我终于走一次运了!
[[herecomesrescueship]]

:: pulsetargeting
你还记得那个倒计时的计算机吗?这次那台计算机也亮起来了。
屏幕上出现了新的文本。而且我觉得这文本看起来不是什么好兆头:
【已撕裂空间】
【已获取目标】
【正在追踪…】
我觉得我有理由相信这是关于那艘新舰船的信息。那艘舰船很有可能是来搭救我的。
我真觉得还是将它成为“目标”比较合适。
«choice [[你能手动控制那个系统吗?|overridetarget]]» | «choice [[你能警告一下那艘舰船吗?|warnship]]»

:: howclosearevisitors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那四个人形生物(是的,还是四个,没有变多,我现在有点庆幸数量没有继续变多了)…
«else»那五个人形生物(是的,还是五个,没有变多,我现在有点庆幸数量没有继续变多了)…«endif»
…他们距离这座山大概还有十分钟的样子。
我打算继续待在这里。没必要出去与他们碰头,反正不管怎样,他们都是冲着这边来的。
另外,我既要看着那些老鼠…
…又要尽可能不要让那些可能的救援者被炸出天空…
…我觉得我手头上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choice [[继续研究那些电脑。|keepatcomputers]]» | «choice [[去照顾那些老鼠。|tendtotherats]]»

:: whatareratsdoing
那些老鼠…还是那副老鼠的样子。
太令人不安了。我是说,除了眼睛不正常以外,它们的样子与之前无二…
…不过接着它们转过头盯着我,看上去…非常诡异的样子。换句话说。
一副外星生物的样子。
山中的计算机,要来的访客,时间/空间的扭曲,接下来又是这个。
我需要几分钟来消化一下这件事。
[[delay 5m|closinginonpeak]]

:: closinginonpeak
一艘舰船。
哦,我的天啊。一艘舰船!这片区域中出现了一艘舰船!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我是说现在判断那艘舰船是不是飞向这颗卫星还为时尚早。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接受到我的S.O.S.信号。
不过他们进入了这一片区域,显示器也像是过圣诞节一样亮了起来。我觉得我的眼睛也跟着冒光了。
我一直都在这个房间内缓缓踱步,想要和那些老鼠保持一定的距离…
…不过我就在那一瞬间跑过去进行确认。让那些太空啮齿动物去死吧。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大新闻!
拜托了。拜托了。拜托这些人一定收到了我的S.O.S.信号。拜托他们一定要将我救出这片见鬼的土地啊。
我唯一想要的就是——
哈。这感觉不对。
«choice [[出什么事了?|whatsnotgood]]» | «choice [[是老鼠出什么事了吗?|wasittherats]]»

:: goodthinking
多谢,我觉得在这一片混乱中,我真应该想出个好主意才对。
好了。那些老鼠忙着吃午餐去了,我现在可以开始施展我(非常不成熟)的黑客技能了。
[[keepatcomputers]]

:: youeattoo
听着,我很感激你这么关心我…
…但我现在真的非常不饿。我的肠胃都打成结了。我相当怀疑我还有没有消化功能了。
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控制住想要干呕的冲动,开始施展我(非常不成熟)的黑客技能了。
[[keepatcomputers]]

:: whatthehell
啊…刚刚发生的事是,我的下颚被打了一下。被重重地打了一下。
被一名救援队队员。
因为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说实话,我也不记得我真的那么说了。
关于…通过时间和空间捕捉宿主什么的?
(我完全没概念)。
现在我在一艘救援舰船上…我有点怕立Flag,但我还是想说…
…我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趁还清醒的时候,我跟他们说起了阿亚舰长,告诉他们她现在在瓦里法号的医院舱里面。
他们好心地停下并带上了阿亚舰长,现在这艘舰船上的医疗人员已经开始了对她的救治。
医疗人员说我做的是当时那种情况下能对舰长采取的最佳的措施了…
…而且由于我处理得当,阿亚舰长很有可能可以(需要经过一段时间)完全康复。谢天谢地。
所以我可以说我“获胜”了吧。«endif»
现在那扇门已经被完全封锁了,而且扫描也显示里面没有任何外星生命…
…所以所有的外星生物和它们闪着绿光的小眼睛都返回到这颗卫星上了,而我们正在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
传说有人正在考虑用某种核武器炸毁这颗见鬼的卫星。
我知道以我现在的身份完全插不上话,要如果要我说的话…
…我是完全将这颗卫星碎尸万段然后挫骨扬灰的。
他们给我拿来了一些食物和运动饮料,告诉我慢慢吃慢慢喝…
…他们还说我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还有可能需要长达一生的心理咨询。
不过好在我还活着。
我挺过来了。
如果没有你,我是不会走到今天的。
所以…谢谢你,这是我的真心话。
敬更加美好的未来。
瓦里法号实习生泰勒,下线。
[connection terminated]
[[delay 2s|gameover]]

:: whatsnotgood
另一台电脑上有,呃…什么东西的样子。
[[pulsetargeting]]

:: warnship
«silently»«set $warnship = 1»«endsilently»
我也不知道。我可以试试看。就像之前发送S.O.S.信息那样再发送一条普通信息。
但愿他们能看得懂中文。话说…我还真不知道应该警告他们些什么。
我完全不知道现在对准他们的是什么东西。导弹还是某种射弹?还是——
不。那是不可能的。泰勒,你个蠢货。是一股脉冲啦。
可能是一股电子脉冲。某种具有导向性的武器,大概类似粒子波那样?
我的个神啊。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在真空中的破坏力,那可真是超出你的想象啊。
你完全可以将类似瓦里法号那样的舰船打成两截。
«choice [[这一定就是事故发生的始末了。|mustbeit]]» | «choice [[你能手动控制那个系统吗?|overridetargettwo]]»

:: overridetargettwo
«silently»«set $overridetarget = 1»«endsilently»
我也不知道。我想这么做,只是——与其他我爱的B级科幻电影不同的是——
这里没有上面写着“手动操纵”的大型红色按钮。
我对计算机的了解仅限于下载BBC节目或编写一个小型冒险游戏…
…但要我黑进这个,更改武器系统?
除非密码就是“password”,否则我是无能为力的。
不过我也会试试看的。
«choice [[但愿能成功。|hopeitworkswarnover]]» | «choice [[那些家伙距离你还有多远?|howclosearevisitors]]»

:: tellmewhatyousee
它们…它们在自相残杀!
真的是在自相残杀啊。它们原来可是处于同一实验组的两只脾气温顺的小老鼠啊,结果…
…哦,我的天啊。我真是看不下去了。
听起来…哦天啊…它们在互相撕扯对方的血肉,这里应该…
哈。
应该血肉飞溅的。然而并没有。
根本没有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我进了这座山之后,奇怪的事情接连发生?
«choice [[冷静。深呼吸。|calmandbreathe]]» | «choice [[你得继续看下去。|keepwatchingrats]]»

:: hopeitworkswarnover
咱俩一样的。话说你要是那种会祈祷的人的话,那我也祈祷一下好了。
«choice [[没问题。|yougotprayerswarnover]]» | «choice [[那些家伙距离你还有多远?|howclosearevisitors]]»

:: herecomesrescueship
之前那艘靠近我们这片区域的舰船?它改变了航线!现在正在减速!
那艘舰船的新航线直奔这颗卫星而来!
可是我没法从这些旧式的箱状显示器上面的像素读数上得到更多的信息…
…但要我猜的话,那艘舰船准备在这颗卫星上着陆!然后拯救我于这片荒山之中!
拯救我于这颗卫星之中!
«choice [[太好了!|excellentnews]]» | «choice [[现在他们还被锁定为目标吗?|stillbeingtargeted]]»

:: keepatcomputers
现在好消息是我已经知道应该如何在广播中加入我想要发送的信息了。
坏消息?我没在这里发现任何让我相信那艘舰船可以回应我的信息的东西。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接收到我原始的S.O.S.信号(他们可能只是碰巧进入这片区域罢了)…
…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们能否接收到我的警告。
所以我这么费劲心思想要发送的信息可能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choice [[那还费什么劲呢?|sowhybother]]» | «choice [[万一呢,继续发送吧。|doitanyway]]»

:: crazypants
他们需要我在那个控制室中待着,给他们找来更多的舰船,更多的宿主。
这颗卫星上的宿主数量不足,所以我们只能从其他区域吸引。
这片区域中的宿主数量不足,所以我们只能从其他区域吸引。
为了生存,我们前往未来,回到过去,只为寻找宿主。
我们从各个时间各个空间中找寻宿主,满足我们的需要。
然而数量还是不够。
我们得将所有时间和空间中的都找来才行。
直到所有生物都是我们的宿主,
我们在生物钟为止。
我们——
嘿!哎哟!
«choice [[出什么事了?|whatthehell]]» | «choice [[你刚刚在叨叨些什么?|babblingabout]]»

:: closertorats
你要是觉得我会用手将它们分开的话,那你真是疯了。
我不知道你对又生气又饥饿的太空老鼠有什么了解,但我相信肯定没我了解的多。
作为这里的专家,我决定我是不会接近它们的。
我应该将这些都加入到我在瓦里法号上的笔记上——这明显可以作为这些小家伙的一个特征——
但我没在这里找到任何纸笔之类——
哦我的天啊。
哦我的眼前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choice [[怎么了?!|tellmewhatyousee]]» | «choice [[快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tellmewhatyousee2]]»
:: tellmewhatyousee2
[[tellmewhatyousee]]

:: awayfromrats
你不用告诉我第二遍,我已经退后了。
我应该将这些都加入到我在瓦里法号上的笔记上——这明显可以作为这些小家伙的一个特征——
但我没在这里找到任何纸笔之类——
哦我的天啊。
哦我的眼前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choice [[怎么了?!|tellmewhatyousee]]» | «choice [[快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tellmewhatyousee2]]»

:: mustbeit
是啊。瓦里法号,还有鬼知道多少艘其他舰船…所有在地图屏幕上闪着绿光的那些舰船。
可是为什么呢?将舰船从天上打下来,然后置之不顾,这又是何必呢?
«if $overridetarget is 0»«choice [[难说。|hardtosay]]» | «choice [[你能手动控制那个系统吗?|overridetargettwo]]»«elseif $overridetarget is 1»«choice [[难说。|hardtosay]]» | «choice [[那些家伙距离你还有多远?|howclosearevisitors]]»«endif»

:: hardtosay
难说。这里的一切都很难说。
我要是能活着回家的话,我觉得我一定会跟去威利旺卡巧克力工厂参观的那些孩子一样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的。
«choice [[不过我的虫牙会比他们少一些。|fewercavities]]» | «choice [[你能手动控制那股脉冲吗?|overridetargettwo]]»

:: yougotprayerswarnover
非常感谢。但愿祈祷能弥补我昨晚冷得要死的时候骂人引起的大不敬。
«choice [[随你。|swearalotwarnover]]» | «choice [[那些家伙距离你还有多远?|howclosearevisitors]]»

:: swearalotwarnover
多谢。要是再有别的乱子的话,我保证一定会让你好好对此作出解释的。
[[howclosearevisitors]]

:: stillbeingtargeted
哦。呃…是的。确实。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手动控制这个系统连接着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武器。
但愿他们开启了防御系统——但愿他们能抵抗住EMP或者粒子波之类的攻击。
但愿他们不只——
[[disappearancetwo]]

:: excellentnews
对不对?现在我只要想办法越过这些内部寄生着外星生物的实验老鼠就好了…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然后祈祷外面正走向这里的那四个人是友非敌…
«else»…然后祈祷外面正走向这里的那五个人是友非敌…«endif»
…然后想办法——
[[disappearancetwo]]

:: babblingabout
我刚刚叨叨了些什么?这真是个好问题。
我也不太确定。不过我确实知道我停下来的原因。
[[whatthehell]]

:: doitanyway
是的,当然了。我是说,我现在弦绷得太紧了,我得找个减压的方法。
我最好想想办法用那台电脑做些什么以防万一的措施,而不要…
…在这里玩手指头,或者抠鼻子之类的。
总之,给我一两分钟。
[[delay 3m|warningsent]]

:: sowhybother
“还费什么劲呢”?我是说,那我还费劲活这么久干什么,在这么荒凉的卫星上跋涉这么久干什么…
…看起来我得做些以防万一的措施。
我明显不希望我的回忆录的最后几章是这么写的…
“然后我踩上了一张桌子,开始玩我的手指,然后一切就都好起来了!”
总之,给我一两分钟。
[[delay 3m|warningsent]]

:: absolutelynot
我不想…不想登上那艘舰船。
或者…就算我登上去…我也不想让它离开。
它应该仅仅是收藏品中的一个而已。整个收藏从这里开始,但延伸至了永恒。
通往舰船的路上满是那些眼睛。
[[ignoretheireyes]]

:: ignoretheireyes
我不能忽略那些眼睛。那里没什么好看的了,那些眼睛除外。
它们能看到我身上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crazypants]]

:: whoaindeed
一个巨大的裂缝开启了——就在我面前,山峰的入口前。
我转弯想避开它的时候差点把膝盖弄脱臼。
那条裂缝中——冒出了几十只那种生物。
不行…该死!它们完全堵住了我返回的路!
«choice [[另找一条路进去?|anotherwayin]]» | «choice [[跑向救援舰。|runforrescueship]]»

:: cantoverride
我要是知道应该怎么做的话,我早做了!我现在连脉冲时间都看不清,但是数字在飞快地变动。
我的内心有一部分——不怎么科学的一部分——好奇我要是直接把线拔了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果那样还行不通的话,那我就只好开始乱打乱砸了。
这也许是个坏主意,就我的运气看来,我一定会将我要用的广播弄坏的,然而问题根本得不到解决。
不过告诉你个秘密,不要告诉别人啊。
有时候,就连科学呆子中最呆的一个也会有“乱打乱砸”的冲动,而且还相当强烈呢。
[[ratsgocrazy]]

:: whatisit
我听到那些老鼠吃东西的角落传来了聒噪的声音。
它们一定是饿坏了。它们迅速将我拿出来的食物吃光了。
我望了过去,看到野娃娃和补丁正在争抢最后一块。不过——啊啊啊啊!——争斗的热度升级了,变得越来越激烈了!
这已经从正常的老鼠叫变成了,这种,啊啊啊,听起来…像是惨叫的声音了。好痛苦的样子!
说着的,听得我牙根都在颤!
另外两只也开始叫了。它们只是围观,就像——嗯——就像是围观拳击比赛的观众。
«choice [[你靠近点儿吧。|closertorats]]» | «choice [[你退后点儿吧。|awayfromrats]]»

:: fewercavities
哈!那还真是超大灾难中的一丝丝欣慰啊,朋友。
现在面临的另一个大问题是,我能不能在系统发射前找到手动控制的方法?
十分遗憾,回答是:
[[overridetargettwo]]

:: anotherwayin
没有回去的路了。
我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用尽全力冲刺跑向救援船,可是…
[[runforrescueship]]

:: disappearancetwo
【连接中断】
【日期/时间戳无效】
【正在搜索…】
【正在重新获取信号…】
【正在建立连接…】
【正在接收信息】
…又来了。不!我不需要!
那艘舰船要是来救我…
…结果他们还没来,这座该死的山就带着我消失了我该怎么办呢?
«choice [[那就别再里面待着了。|dontbeinsideit]]» | «choice [[你会很快再出现的。|youreappearquickly]]»

:: ratsgocrazy
哦。天。那些家伙马上就要到了。
我都冒冷汗了,我的嗓子里面也堵了一团东西,但我确定那跟我之前吃过的东西没有关系。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紧张——
哦,又怎么了?!
«choice [[出什么事了?|whatisit]]» | «choice [[一切还好吧?|everythingallright]]»

:: warningsent
然后…发送!好了,无论那艘星舰上面的是谁,希望你能收到我的信息。
另外我希望你是来救我的。
但我希望你有将防御系统打开,因为现在你已经被瞄准了。
我还希望你能抵抗得住任何武器的攻击,因为我也不知道这里的武器究竟是什么东西。
«choice [[你的希望还真多啊。|lotsofhope]]» | «choice [[你不能手动控制它吗?|cantoverride]]»

:: runbackinsidepeak
对的…这里距离山峰更近些。
倒不是说这样多安全,或是这样的判断多理性——
只是我一到那里,我还有时间判断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的个——这里到处都是裂缝——
喔哇!
«choice [[你还好吗?|whoaindeed]]» | «choice [[刚刚发生什么了?|whoaindeed2]]»
:: whoaindeed2
[[whoaindeed]]

:: youregonnamakeit
救援队明白了!他们戴上头盔了!
也就是说——我是唯一可能的宿主了。
上千只眼睛盯着我。要…要摆脱这种注意力太难了。
它们需要我。
它们召唤着我。
它们在尖叫。全体都在尖叫。
但我开始理解含义了。声音开始变得…有如音乐般美妙了。
我看这片绿色海洋的时间越长…
…我越确信自己应该留在这里。
«choice [[不要啊!快上船!|absolutelynot]]» | «choice [[不要看它们的眼睛。|ignoretheireyes]]»

:: haulinass
我在加劲啊!我…
[[youregonnamakeit]]

:: lotsofhope
是啊,对,我的祖母不止一次告诉过我:
“有法国小妞说过‘希望又不要钱’”。
没错。这一整句都是我奶奶说的。她是文学专业出身。
但应该也没有多难,吧。
[[ratsgocrazy]]

:: everythingallright
啊,不…我不这么想,那些老鼠的举止突然变得疯狂起来了。
[[whatisit]]

:: dontbeinsideit
是啊。说起来简单。不过计算机就在这里。
我要是一开始没有进来的话,我就不可能知道救援舰的存在。
我不理解的是…
(我的意思是,我不理解的事情列个单子能有一里长,但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题。)
…这明显是个控制室。所以…究竟是谁在控制它呢?
这是给谁建的呢?
而且他们在哪儿呢?
…哦哦。又来了。
«choice [[什么?|whatsupagain]]» | «choice [[你还好吗?|yetagainokay]]»

:: youreappearquickly
不过“快”是个相当主观的词。我是说,刚刚这段时间对你来说有多长。
«choice [[几秒钟而已。|onlyafewseconds]]» | «choice [[根本不长。|onlyafewseconds2]]»
:: onlyafewseconds2
[[onlyafewseconds]]

:: onlyafewseconds
是的,只是一小会儿而已。但从我的角度看呢?
差不多有十五分钟。
很明显,这边的情况不是这样的,但你告诉我说很快…
…而且外面的那些家伙距离这里的长度又少了几步。
话说这破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现在在这里,问题是有多严重啊?
…哦哦。又来了。
«choice [[什么?|whatsupagain]]» | «choice [[你还好吗?|yetagainokay]]»

:: dyingisselfish
你说“自私”是什么意思?
«choice [[你得去警告别人。|gottawarnothers]]» | «choice [[你看到别人没看到的东西了。|gottawarnothers2]]»

:: gottawarnothers2
[[gottawarnothers]]

:: donotgiveup
但现在看起来“放弃”才是唯一合理的选择。
不管我有多辛苦才走到今天这步的…这颗恐怖的卫星只是让事态变得更艰难。
我已经不想再奋斗了。
你想要我是不是,卫星?那我就把自己给你。
«choice [[闭嘴,快跑啊。|shutupandrunforit]]» | «choice [[现在死掉实在是太自私了。|dyingisselfish]]»

:: morecracks
这颗卫星的表面。这个火山口中的所有石头,都…都裂了。
这座山正处于它的中央,石头…开裂了。开口了。小裂缝慢慢变大了。
那些裂缝中透出了光。
给你三次机会,猜猜是什么奇怪的颜色。
不。这是一场噩梦。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我本以为…我本以为我只需要烦恼八个小小的外星生物。
«else»我本以为…我本以为我只需要烦恼九个小小的外星生物。«endif»
不。
这里有上千个。
«choice [[快跑向救援船。|runforrescueship]]» | «choice [[快跑回山峰。|runbackinsidepeak]]»

:: youarewelcome
要跑的路有好远。
而且路上都是裂缝。
裂缝都在往外冒外星寄生虫。
大约有上百万只,但我只能看到四个潜在宿主,其中就包括我。
我?我向其他三个人大喊让他们将头盔戴上,否则那些外星生物会钻进他们嘴里。
(我一边喊一边将自己的嘴捂住。虽然有用…但效果不太好。)
救援船的VTOL发动机已经启动了。他们知道自己陷入麻烦了。
而他们就是因为等我才陷入麻烦的。
我赶不上了。
我赶不上了。
«choice [[你可以赶上的!|youregonnamakeit]]» | «choice [[别说话了,再加把劲啊!|haulinass]]»

:: runforrescueship
我觉得…我觉得我赶不上了。这距离得有一百码,而且路面超级不平。
这些东西已经摧毁我了。我已经没有精神再跑了。
让它见鬼去吧。
让我见鬼去吧。
«choice [[就这样了吗?你要放弃了吗?|soyourequitting]]» | «choice [[不要现在放弃啊!|donotgiveup]]»

:: gottawarnothers
…该死。你是对的。
听着,我陷入麻烦的时候——事态开始严重的时候——
我第一次与你联系的时候,就在几天前。
我要是没有坚持的话——那时候直接死掉的话,事情就简单多了。
但你不论情况如何都对我不离不弃…
…我真的很感激…
…所以现在我也要将这份善意延续到别人身上。
所以…谢谢你。
«choice [[不用谢。|youarewelcome]]» | «choice [[没事。赶紧…跑啊!|youarewelcome2]]»

:: youarewelcome2
[[youarewelcome]]

:: whatsupagain
又是那种声音。那种尖叫,那些老鼠那里传来的。
«choice [[它们的食物吃完了吗?|aretheyoutoffood]]» | «choice [[它们在哀悼野娃娃吗?|mourningwildboy]]»

:: yetagainokay
嗯,我…我没事。这种感觉只是让我有些不舒服罢了。
这种尖叫就像是之前那些老鼠发出的尖叫。它们又出现了。
«choice [[它们的食物吃完了吗?|aretheyoutoffood]]» | «choice [[它们在哀悼野娃娃吗?|mourningwildboy]]»

:: shutupandrunforit
“快跑”?可是我脚下的地面正在崩塌啊?
«if $hurtankle is 1»我的脚踝要是没有崴的话,事情可能还简单些。«endif»
我实在想不到一个坚持下去的理由。
«choice [[现在死掉实在是太自私了。|dyingisselfish]]» | «choice [[你真的这么怂吗?|reallythatweak]]»

:: soyourequitting
是啊,我觉得…我觉得是的吧。
不管我有多辛苦才走到今天这步的…这颗恐怖的卫星只是让事态变得更艰难。
我已经不想再奋斗了。
你想要我是不是,卫星?那我就把自己给你。
«choice [[闭嘴,快跑啊。|shutupandrunforit]]» | «choice [[现在死掉实在是太自私了。|dyingisselfish]]»

:: wontbeanother
…你说的对。好有诗意啊。
反正死到临头,我觉得想想诗也无可厚非。
那…那些生物都从我脚下的地面中冒了出来。
我知道它们是怎么钻进去的。我还记得那股味道。
我只是…不想想起痛苦,只想想想诗。
[[submitlikeapoet]]

:: restrightthere
神奇的是,我现在突然有一种想要返回胎儿状态的欲望,想象一下都觉得那种感觉好舒服。
我现在能做的只是躺在这颗该死的卫星上干燥的、充满裂缝的白色的土地上,对着裂缝哭泣。
裂缝的数量…越来越多了。
越来越多了。
哦。
哦,该死。
«choice [[出什么问题了?|morecracks]]» | «choice [[“裂缝更多了”?|morecracks2]]»

:: morecracks2
[[morecracks]]

:: tryitandsee
嘿…它们只是…很不开心的样子…但它们并没有真的动手拖住我。
它们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一群人争先恐后地想要看《蒙娜丽莎的微笑》。
好了。我要冲刺了。一会儿再跟你联系。
[[delay 2m|emergefromhall]]

:: aretheyoutoffood
是的。它们都吃掉了。渣都不剩。
每隔几分钟我就会丢给它们一些新的食物,让它们安静一会儿。
我只是…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老鼠,食物,舰船,计算机,还有…
…呃,不管怎样,我刚刚决定了接下来先处理好哪件事。
(我这是在骗谁呢?哪件事真的能处理好呢。)
«choice [[哪件事?|whichplate]]» | «choice [[别慌。深呼吸。|nofreakingout]]»

:: mourningwildboy
我想它们可能是有感情的,或是有秩序的。
说实话,现在最让我惊讶的是它们居然还没有开始吃野娃娃。
我只是…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老鼠,食物,舰船,计算机,还有…
…呃,不管怎样,我刚刚决定了接下来先处理好哪件事。
(我这是在骗谁呢?哪件事真的能处理好呢。)
«choice [[哪件事?|whichplate]]» | «choice [[别慌。深呼吸。|nofreakingout]]»

:: emergefromhall
救援舰就停在一个足球场那么长距离之外。(一百码,虽然我不擅长体育,但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那是一个小小的飞行器——可能和之前那个飞行舱一样大。甚至还要再小一些。
但区别在于,与在这个恐怖卫星上的其他舰船不同…
…它还是完整的。
哈。哈。哈。哈。
这…我又哭又笑,我觉得我的精神已经崩溃了。
我,啊,我跪了下来,因为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了,这不争气的东西啊。
我不禁颤抖,我真是太开心了。
«choice [[你应该赶紧站起来。|getbackup]]» | «choice [[稍微休息一下吧。我知道你累坏了。|restrightthere]]»

:: reallythatweak
是的!我一直都很坚强,但我现在…实在没有力气了,明白吗?
我难道连休息一会儿的权利都没有吗?就一会儿都不行?
«choice [[机不可失。|wontbeanother]]» | «choice [[你要是坚持的话我也不反对。|reallywhatyouwant]]»

:: submitlikeapoet
呐呐呐
这里
没有诗

这个
[[submitanddie]]

:: getbackup
不。我知道。我应该。我应该站起来。
有人跨越半个银河系来就我,现在不是崩溃放松的时候。
我应该把眼光放得长远些。
哈哈!
[[restrightthere]]

:: bepreparedtofight
我觉得我应该“准备好了”——我的意思是,我也不知道要准备些什么——但我并没有跟它们打起来。
它们只是…很不开心的样子…但它们并没有真的动手拖住我。
它们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一群人争先恐后地想要看《蒙娜丽莎的微笑》。
好了。我要冲刺了。一会儿再跟你联系。
[[delay 2m|emergefromhall]]

:: gettherefirst
是啊。好吧。我就试一下吧。
现在的问题是,我能越过走廊的那些生物吗?
如果我们都往同一个方向去的话,它们会不会妨碍我呢?
«choice [[试试看吧。|tryitandsee]]» | «choice [[做好战斗的准备吧。|bepreparedtofight]]»

:: isthereaproblem
有个问题。确切的说是一堆小问题,加在一起成了一个大问题。
[[heresthesituation]]

:: whichplate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警报系统刚刚显示靠近的物体由四个减至了三个。
«else»警报系统刚刚显示靠近的物体由五个减至了四个。«endif»
两个。一个。零个。
因为他们已经不再靠近了,他们已经来到这里了。
他们已经进山了。他们现在正处于之前我走过的那条长长的,黑暗的走廊。
就在那条走廊中,那些老鼠擦过了我的腿,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它们就是我养的老鼠。那个时候它们四只还都活着。
(那…那还算活着呢吗?那时候它们的身体就已经被那些绿色的生物占据了。)
就在那条走廊中,我曾经真心希望能找到另一条路。
(能让我躲在黑暗中,不知不觉的考虑逃脱计划。)
现在就这条走廊,横亘在我和我的自由之间。
(我是怎么能将外面那片龟裂的土地称为“自由”的呢?)
«if $glowrods gte 1»嘿,呃,我刚刚有一个奇怪的想法。我能说给你听听吗?
«choice [[当然了,说来听听。|surelayitonme]]» | «choice [[还是算了吧。|ratheryoudidnt]]»«else»除了等以外,我现在还要做些什么吗?
«choice [[出去见他们。|godownhall]]» | «choice [[摆个帅姿势吧。|casualpose]]»«endif»

:: nofreakingout
我在呼吸,我在呼吸,但在呼吸之间,我还是觉得有些害怕。
[[whichplate]]

:: submitanddie
[ieva suit sensors indicate severe tachycardia]
[ischemia detected]
[myocardial infarction detected]
[[connectionlost]]

:: heresthesituation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这个房间里面有八只外星生物。
«else»这个房间里面有九只外星生物。«endif»
“这个房间”似乎是一个控制中心,目的是从太空外将舰船拉来这里…
…然后使用那些舰船上的船员的尸体作为这里的寄生态生命的宿主。
我完全不知道来救我的人能不能击败这些生物…
…该死,我甚至不知道电击棒对这些生物究竟有没有效果…
…毕竟电击棒是船员标配。
这些生物也注意到那艘救援舰了。
好消息,它们离开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计算机前了。
坏消息,它们冲着走廊去了。
哦,该死。
它们会在救援队找到我前就将他们拦截住的。
«choice [[你得赶在它们之前才行。|gettherefirst]]» | «choice [[留下,守在计算机旁。|stayguardcomputer]]»

:: submitlikeawuss

好疼
哦天
真的好疼
[[submitanddie]]

:: reallywhatyouwant
…是的。我也这么想。
我只是太累了。
这些生物从地面冒出来,聚集在我脚下。
我知道它们是怎么钻进去的。我还记得那股味道。
我知道这是一种奢望…
…但我真心希望不要疼。
[[submitlikeawuss]]

:: whatsiren

哦,我的天啊。终于!
是救援舰!他们着陆了!
我的屏幕都被这有史以来最大的好消息点亮了!
我终于能离开这里了!
呃…不过。
«choice [[不过什么?|exceptwhat]]» | «choice [[出问题了吗?|isthereaproblem]]»

:: goodsiren
声音比那些外星生物的尖叫还要打,所以我打算前去说声“响得好”!
[[whatsiren]]

:: glowrodgoodidea
我希望别人能将它看做一个和平的信号。
它能让他们知道我就在这里,而我正在想办法让他们的行程轻松些。
如果他们是其他迫降的舰船的落难船员的话…
…那他们看到我的姿态是这么友善,那一定很欣慰吧。
要说我会有什么感受吗?要是有人给我丢一支发光棒,我能感激涕零地大哭出来。
好吧。那我就扔一根吧。
«choice [[投弹!|throwarod]]» | «choice [[你能看到什么东西吗?|canyousee]]»

:: yousaidno
这颗卫星。这颗恐怖的,愤怒的卫星。
它想要我受难。
它想要我死。
我可以在显示器中看到,整个卫星的表面,还有这个火山口中的所有石头。
那些石头…都在开裂。
这座山正处于它的中央,石头…开裂了。开口了。小裂缝慢慢变大了。
那些裂缝中透出了光。
给你三次机会,猜猜是什么奇怪的颜色。
不。这是一场噩梦。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我本以为…我本以为我只需要烦恼八个小小的外星生物。
«else»我本以为…我本以为我只需要烦恼九个小小的外星生物。«endif»
不。
这里有上千个。
«choice [[现在要跑是不是太晚了?|toolatetorun]]» | «choice [[要是留下的话会发生什么呢?|whatifyoustay]]»

:: canyousee
«silently»«set $glowrods = $glowrods - 1»«endsilently»
哦要说借助之前那支发光棒的光芒,我能看到吗?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看不到。不太看得到。那些人,那四个人…大约还有几分钟就要到了。
«else»看不到。不太看得到。那些人,那五个人…大约还有几分钟就要到了。«endif»
(我之前可能提到过我不太擅长体育。投球什么的不太在行。换句话,我不太擅长投掷发光棒。)
不过,反正这几分钟除了等以外也没什么好做的…
哈。
野娃娃体内的那个小外星生物似乎发生了些(更)奇怪的事情。
«choice [[你这是什么意思?|weirdratthings]]» | «choice [[离它远一点啊。|staythehellaway]]»

:: keepguardingcomputers
我要留在这里。它们都是追着我来的。一切都会没事的。一切都——
那…那是什么鬼?
不。
不!
«choice [[出什么事了?|yousaidno]]» | «choice [[出什么问题了?|whatwentwrong]]»

:: lookatwhatexactly
我可以从警报系统显示器上看到那些救援人员登陆了!
天啊,他们真的来了!
那艘舰船小小的,可能和之前的那艘飞行舱差不多大,甚至还要再小些。
但区别在于,与在这个恐怖卫星上的其他舰船不同…
…它还是完整的。
上面下来了三名船员。这可能已经是大部分船员了——要我猜,船上大概还有一两名留守吧。
就像我一样,他们也发现这里的空气可供呼吸,而将头盔摘了下来。谁不想图省事儿呢?
哦,我的天啊。我得救了!
«choice [[你要去见他们吗?|shouldyoumeetthem]]» | «choice [[守在计算机旁边吧。|keepguardingcomputers]]»

:: stayguardcomputer
对啊。毕竟我一路从瓦里法号废墟来到这个诡异的控制中心。
我的救援队员走个几百英尺也没什么关系啊。
我现在真心希望他们做好了万全的预防措施…
…就算没带武器的话,至少得带了光源和警惕心吧…
…这样就不会在黑暗中被瓦里法僵尸攻击了。
嘿…快看那个!
«choice [[快看哪个?|lookatwhatexactly]]» | «choice [[你在看什么?|lookatwhatexactly2]]»

:: lookatwhatexactly2
[[lookatwhatexactly]]

:: exceptwhat
只是他们一定想不到前方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heresthesituation]]

:: surelayitonme
«if $glowrods is 1»«set $plural = ""»«else»«set $plural = "s"»«endif»
好了,现在我还剩下«$glowrods»支发光棒。
我刚刚向下瞥了一眼——那些家伙要真带了什么灯的话,那也一定没有在用。
那是一场在几近黑暗中的五分钟的路程,唯一可以起到指引作用的就是尽头这间控制室微弱的灯光。
我要不要拆一支发光棒朝他们丢下去呢?
«choice [[要,好主意!|glowrodgoodidea]]» | «choice [[不。当然不要了。|glowrodbadidea]]»

:: godownhall
那,要不要…去中途迎一下他们呢?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在这超级黑超级封闭的走廊里面?而且还在一挑四的情况下?
«else»在这超级黑超级封闭的走廊里面?而且还在一挑五的情况下?«endif»
我能不能选择不这么做啊?要知道从战术角度看,这根本就不是个好主意。
«choice [[赌一把吧,有时候就需要闯一闯。|youonlyliveonce]]» | «choice [[好吧,那就原地待着吧。|stayincontrolroom]]»

:: maybeverybrave
他们要是再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的话,那种勇气会害死他们的。
那种勇气…
…该死,我觉得我以后一定会怀念那种勇气的。
[[impossibleodds]]

:: toolatetorun
确实。对我来说现在确实太晚了。我是没法及时赶上那艘救援舰的。
但愿他们看到外面的一片混乱后,意识到我没有在外面的那片空地上后…
…他们会想明白的,不会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一直等着我。
他们要真聪明的话,现在就应该已经离开了。
但他们还在,所以…看来他们不是很聪明。
天,他们真的登陆了?他们不是真打算杀进这座山峰吧?
是的。他们真的不是很聪明。
«choice [[或者说是他们太勇敢了。|maybeverybrave]]» | «choice [[一定是真的想救你。|reallysaveyou]]»

:: casualpose
“帅姿势”?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类似詹姆斯·邦德电影里的反派那样吗?在中空的山峰中秘密老巢中静静等待着四名对手的造访?
«else»类似詹姆斯·邦德电影里的反派那样吗?在中空的山峰中秘密老巢中静静等待着五名对手的造访?«endif»
(好吧,其实…)
不过,现在看来,这里明明是他们的秘密老巢,而我才是来搅局的。
这个场景中万一我是詹姆斯·邦德的角色呢?那可是我第一次做主角啊。
可我不会赌博啊,而且一喝酒就爱多说话,我可不是一个好特工。
不过我比邦德强的是,他也就在国际范围内晃悠晃悠。而我的活动范围可是在星际啊。
«choice [[这主意能值一百万美元。|milliondollars]]» | «choice [[稍微冷静一下。|ratheryoudidnt]]»

:: guardyourthroat
我也在努力!相信我!我可不想那玩意进到我身体里面!
无论控制了我这些老朋友的是什么东西,都使他们比以前更强大了。
这些家伙个头不大,但是感觉…它们似乎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效率很高的样子!
我抓不住它们。只能踢、甩,尽量让它们离我远一些!
等一下。我…我听到了警报响!
«choice [[那是什么意思?|whatsiren]]» | «choice [[这警报是好是坏?|goodsiren]]»

:: guardthecomputer
我正在用尽全力将身体控制在它们与计算机之间。
我已经将键盘弄坏了…
…现在我担心的就是,它们会徒手将整个系统摧毁。
无论控制了我这些老朋友的是什么东西,都使他们比以前更强大了。
这些家伙个头不大,但是感觉…它们似乎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效率很高的样子!
我抓不住它们。只能踢、甩,尽量让它们离我远一些!
等一下。我…我听到了警报响!
«choice [[那是什么意思?|whatsiren]]» | «choice [[这警报是好是坏?|goodsiren]]»

:: getbackup1
不。我知道。我应该。我应该站起来。
有人跨越半个银河系来就我,现在不是崩溃放松的时候。
我应该把眼光放得长远些。
哈哈!
[[restrightthere1]]

:: restrightthere1
神奇的是,我现在突然有一种想要返回胎儿状态的欲望,想象一下都觉得那种感觉好舒服。
我现在能做的只是躺在这颗该死的卫星上干燥的、充满裂缝的白色的土地上,对着裂缝哭泣。
裂缝的数量…越来越多了。
越来越多了。
哦。
哦,该死。
«choice [[出什么问题了?|morecracks]]» | «choice [[“裂缝更多了”?|morecracks2]]»

:: whatwentwrong
一切都错了。
一切都错了。
[[yousaidno]]

:: throwarod
«silently»«set $glowrods = $glowrods - 1»«endsilently»
是啊…就像我之前提到过的那样,我向来就不擅长运动。
不擅长投球,确切的说,投什么都不擅长。
换句话说,我投发光棒的本事也很烂。
但重要的是心意,心意,对不对?
不过,反正这几分钟除了等以外也没什么好做的…
哈。
野娃娃体内的那个小外星生物似乎发生了些(更)奇怪的事情。
«choice [[你这是什么意思?|weirdratthings]]» | «choice [[离它远一点啊。|staythehellaway]]»

:: wrongaboutrod
是吗?那好,那我就投一支。
«choice [[投弹!|throwarod]]» | «choice [[你能看到什么东西吗?|canyousee]]»

:: glowrodbadidea
很好。我能看到你来的地方了。
在弄清这些人的身份或是目的前没必要再浪费我这为数不多的资源了。
我一直都保持着乐观的态度。希望别人能将这理解成为一种善意。
它能让他们知道我就在这里,而我正在想办法让他们的行程轻松些。
如果他们是其他迫降的舰船的落难船员的话…
…那他们看到我的姿态是这么友善,那一定很欣慰吧
要说我会有什么感受吗?要是有人给我丢一支发光棒,我能感激涕零地大哭出来。
不过矜持点也是明智的选择。
«choice [[我错了。丢一支吧。|wrongaboutrod]]» | «choice [[等一会儿吧。摆个酷姿势。|casualpose]]»

:: impossibleodds
听着。这是不可能的。
不是那种“电影结尾主角大显身手可以克服”的不可能…
…而是真·不可能。
我是绝不可能在不被那些生物攻击的情况下从山峰这里跑到救援舰那里的。
同理,那些救援队员也不可能从救援舰那里跑来这里救我,然后我们再一起跑过去的。
那些东西,那些外星寄生态生物,一定会抓住我们,然后将我们作为…傀儡寄生的。
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它们一定是寄生在人类身体里,然后建造了这个控制中心…
…用来从空间中——天啊,还有时间中——
拉取舰船,只要有舰船坠毁,它们就会寄生在新宿主的身体中。
不过目前这颗卫星上的…所有舰船都是坠毁在这里的。
话说,如果这种外星生物可以控制宿主,然后控制这艘救援舰——功能完善的太空飞行器的话,会怎么样呢?
那它们就可以离开这颗卫星,带领着成千上万的寄生态生物前往其他星球?
«choice [[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spreadunchecked]]» | «choice [[整个银河系都危在旦夕。|spreadunchecked2]]»

:: spreadunchecked2
[[spreadunchecked]]

:: shouldyoumeetthem
我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也许他们会带香槟呢。我自己没带,想想还有点小尴尬。
等我们回去之后再请他们喝香槟吧。
好的,那现在我就空着手来欢迎救我的人吧。
现在的问题是,我能顺利穿过那满布僵尸的走廊吗?
如果我们都往同一个方向去的话,它们会不会妨碍我呢?
«choice [[试试看吧。|tryitandsee1]]» | «choice [[做好战斗的准备吧。|bepreparedtofight1]]»

:: youonlyliveonce
你这个想法不错,此时不闯何时闯。
我只是真心希望真的能闯过这次,活到下次闯的时候。
不过…好吧。前有尖叫的恐怖绿色外星生物在角落吞食老鼠的尸体…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后有四个人形生物(真实身份尚未可知)在黑漆漆的走廊中慢慢接近…
«else»…后有五个人形生物(真实身份尚未可知)在黑漆漆的走廊中慢慢接近…«endif»
…我觉得无论我下一步打算怎么做,我大概都有50/50的机会。
那好吧。我这就进走廊了。
祝我好运吧。
拜托了?
«choice [[祝你好运。|goodluckinhallway]]» | «choice [[我相信你一定会没事的。|youllbefine]]»

:: milliondollars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会把这些都给我记下来的吧?
“我从逃生舱中走了出来,身体颤抖,但意志坚定。大多数人应该都不知道阿斯顿·马丁还会制作飞船的吧。”
“当然了…大多数人也不是邦德。——泰勒·邦德”
然后萨克斯配乐响起,杜兰杜兰开始歌唱,大致内容就是我是怎样的一个反派人物。
紧接着切换到片头标题:卫星摧毁者。
(事实证明,只要我一紧张,就会开这种奇怪的玩笑…真是抱歉。)
不过,反正这几分钟除了等以外也没什么好做的…
哈。
野娃娃体内的那个小外星生物似乎发生了些(更)奇怪的事情。
«choice [[你这是什么意思?|weirdratthings]]» | «choice [[离它远一点啊。|staythehellaway]]»

:: whatifyoustay
要是留下的话会怎样?
哦天…要是留下的话,我就死定了。
要是跑的话,我也死定了。反正无论我做什么,我都死定了。
不过…这也许还不是最坏的。
[[impossibleodds]]

:: ratheryoudidnt
哦。天。我是不是又胡言乱语了?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一紧张就会满嘴跑火车。
而且——说来也不奇怪——我现在的紧张程度大概是我这辈子最紧张的时候的无数倍。
(我也不知道“无数”用舰船术语应该怎么表达。大概就是“三”吧。)
见鬼。现在我都开始就胡言乱语的问题开始胡言乱语了。
我这就闭嘴了。这五分钟我就打算坐在这里安然度过了…
…直到那些人走过走廊然后突然出现在这个房间中…
…然后我就会被吓或者激动地尿裤子。
抱歉。抱歉。我不乱说话了…
…现在开始。
呃。嘿。我知道我应该闭嘴,不过,呃,我才注意到…
…野娃娃体内的那个小外星生物似乎发生了些(更)奇怪的事情。
«choice [[你这是什么意思?|weirdratthings]]» | «choice [[离它远一点啊。|staythehellaway]]»

:: whatsgoingonnow
我有足够的时间用脉冲武器锁定这座山峰。
在地图上确认具体坐标。经度、维度,然后就OK了。
但瓦里法号上的船员…他们似乎理解了整个计划,但他们不喜欢!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他们看起来毫无知觉。他们也不说话,他们只是…恐怖地…尖叫着。
现在他们都冲我过来了!
我被困住了。要是离开电脑的话,恐怕他们会将整个程序关掉。
但我要是留在这里的话,恐怕他们会将我撕成碎片,或者将那种绿色生物塞到我的嗓子里面去!
«choice [[守住电脑。|guardthecomputer]]» | «choice [[保护自己。|guardyourthroat]]»

:: timejustpassed
我也不知道!大概对你来说只有几秒钟?但在这边看来大概得有八九分钟左右。
好消息:我有足够的时间用脉冲武器锁定这座山峰。
在地图上确认具体坐标。经度、维度,然后就OK了。
坏消息:瓦里法号上的朋友们不喜欢这个计划!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他们看起来毫无知觉。他们也不说话,他们只是…恐怖地…尖叫着。
现在他们都冲我过来了!
我被困住了。要是离开电脑的话,恐怕他们会将整个程序关掉。
但我要是留在这里的话,恐怕他们会将我撕成碎片,或者将那种绿色生物塞到我的嗓子里面去!
«choice [[守住电脑。|guardthecomputer]]» | «choice [[保护自己。|guardyourthroat]]»

:: bepreparedtofight1
我觉得我应该“准备好了”——我的意思是,我也不知道要准备些什么——但我没有打斗起来。
嘿…它们只是…很不开心的样子…但它们并没有真的动手拖住我。
它们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一群人争先恐后地想要看《蒙娜丽莎的微笑》。
好了。我要冲刺了。一会儿再跟你联系。
[[delay 2m|emergefromhall1]]

:: reallysaveyou
好吧,这种想法很高尚,但再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这种高尚就会害死他们。
正是…正是这种高尚可以也会害死我。
[[impossibleodds]]

:: spreadunchecked
所以我能做的事情是:
像之前那样黑进广播系统,向外面的救援舰发送消息。
让他们火速撤退,离开这个魔窟。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我还可以将瓦里法号所在的位置坐标发给他们,让他们将阿亚舰长接走。
只要能得到妥善处理,再加上大量的运气,她就能成为瓦里法号上的——唯一的——幸存者。«endif»
然后呢?等我确定救援舰安全撤离之后?
我就会将这座山峰的坐标作为目标输入武器系统。
然后归零整个脉冲计时器…
…将整座山炸个粉碎。
«choice [[那…你呢?|butwhataboutyou]]» | «choice [[你能及时逃脱吗?|escapeintime]]»

:: youllbefine
这话听起来还真是自信满满啊…毕竟你离这吓死人的鬼窟那么老远呢!
嘿,呃,听着…虽然这听上去像是我在故意拖延时间——而且我保证这可能只有20%的可能性是真的——
…但野娃娃体内的那个小外星生物似乎发生了些(更)奇怪的事情。
«choice [[你这是什么意思?|weirdratthings]]» | «choice [[离它远一点啊。|staythehellaway]]»

:: holdonweapontwo
不,不,已经没有时间可以“等”了。
时间真的很宝贵。它现在开始以我完全不能理解的方式移动了。
我和你之间的连接可能会断开几秒,据我观察,你那边的几秒可能等于我这边的半个小时左右。
谁知道这些瓦里法僵尸会做些什么呢?
不。我得快些行动起来。你同意我的做法吗?
«choice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doihaveachoice]]» | «choice [[跟我说说你的计划。|tellmeyourplan]]»

:: reallyreprogram
我之前不是拦截到了反馈信息吗?
«if $overridetarget is 1»我已经黑进了目标系统,并解除了对救援舰的锁定。«endif»
[[tellmeyourplan]]

:: goodluckinhallway
多谢了。说真的,我之前在进走廊前从没要求过别人给我打气。
这大概就是年老之后,或者烂醉之后的感觉吧。
(我真心希望我能逃过此劫啊,好歹以后还有机会活到年老或者烂醉一把。)
嘿,呃,听着…虽然这听上去像是我在故意拖延时间——而且我保证这可能只有20%的可能性是真的——
…但野娃娃体内的那个小外星生物似乎发生了些(更)奇怪的事情。
«choice [[你这是什么意思?|weirdratthings]]» | «choice [[离它远一点啊。|staythehellaway]]»

:: stayincontrolroom
是啊,我要是你的话,我大概也会这样想吧,
这里发生的怪事已经够多了,然而根本没有好转的兆头。
不过,反正这几分钟除了等以外也没什么好做的…
哈。
野娃娃体内的那个小外星生物似乎发生了些(更)奇怪的事情。
«choice [[你这是什么意思?|weirdratthings]]» | «choice [[离它远一点啊。|staythehellaway]]»

:: emergefromhall1
救援舰就停在一个足球场那么长距离之外。(一百码,虽然我不擅长体育,但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快速奔下去。救援队应该可以看到我。
哈。哈。哈。哈。
这…我又哭又笑,我觉得我的精神已经崩溃了。
我,啊,我跪了下来,因为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了,这不争气的东西啊。
我不禁颤抖,我真是太开心了。
«choice [[你应该赶紧站起来。|getbackup1]]» | «choice [[稍微休息一下吧。我知道你累坏了。|restrightthere1]]»

:: wishyouskill
是啊,也许这样比较好。
你知道吗,我真不喜欢这种所有瓦里法船员都转而同时盯着我的感觉。
超级吓人啊。
算了——
[[disappearagain]]

:: disappearagain
【连接中断】
【日期/时间戳无效】
【正在搜索…】
【正在重新获取信号…】
【正在建立连接…】
【正在接收信息】
…我消失之后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
现在可不是发生这种事的好时候啊!
«choice [[刚刚出什么事了?|whatsgoingonnow]]» | «choice [[刚刚过了多久?|timejustpassed]]»

:: tellmeyourplan
事情是这样的: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我这里有四名不死的同事,三只不死的老鼠,还有一只绿色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的外星生物…
«else»我这里有五名不死的同事,三只不死的老鼠,还有一只绿色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的外星生物…«endif»
它们都用那种冷冰冰的、不自然的绿色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眼神是那么的空洞。
而且它们看起来非常想要将我变成它们的同类。
所以这么看来,我真没什么好怕的了。
我要是失败了的话,情况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但我要是成功了…
…那它们就不会再这样鬼叫了。
祝我好运吧。
«choice [[当然,祝你好运。|wishyouluck]]» | «choice [[祝你成功。|wishyouskill]]»

:: tryitandsee1
嘿…它们只是…很不开心的样子…但它们并没有真的动手拖住我。
它们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一群人争先恐后地想要看《蒙娜丽莎的微笑》。
好了。我要冲刺了。一会儿再跟你联系。
[[delay 2m|emergefromhall1]]

:: escapeintime
我是没有出路的。最后关头想要成功逃脱是不可能的。
躲开这些外星生物不让它们爬进我的嘴里面控制我。
那是我唯一的出路。
不过你猜怎么着?我倒是不在乎。
[[wrappingthingsup]]

:: butwhataboutyou
我?
[[wrappingthingsup]]

:: whatweapontwo
这座山,这间控制室,是一种武器的控制中心对吧?那个倒计时的意义也就在于此。
我并不知道那种武器究竟是什么——我猜是某种电磁脉冲,粒子波之类的的大型武器——
但很有可能强大到可以将一整艘星舰炸出天际…
…那我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重新编译它,输入这些坐标…
…然后它就能将这座山峰的每一寸土壤都炸得香香脆脆。
包括里面这些尖叫着的绿色外星生物,还有瓦里法号上的僵尸船员!
«choice [[等一下…|holdonweapontwo]]» | «choice [[你真能重新编译吗?|reallyreprogram]]»

:: staythehellaway
听着,我完全不想靠近它。
相信我,要是有条件的话,我宁愿在房间的另一头架个望远镜…
…但我IEVA服上面的照相机已经罢工了。
所以我觉得我应该跟你描述一下这个,尽可能地描述。不过我语言表达能力有限,可能描述不了多好。
这个玩意,这种生物…在刚刚过去的几分钟内,将自身的部件拉回了自己身体内。
你要是觉得听起来很残忍很恶心的话,那就对了。
我看得也不是很真切,因为一看过去我就会反胃。
«choice [[你得仔细观察描述给我听才行。|havetodescribe]]» | «choice [[要是需要的话,就先稍微缓会儿。|takeaminute]]»

:: weirdratthings
我是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你描述这种小型生命体了。
(我这件IEVA服上该死的照相机已经完全罢工了。)
这个玩意,这种生物…在刚刚过去的几分钟内,将自身的部件拉回了自己身体内。
你要是觉得听起来很残忍很恶心的话,那就对了。
我看得也不是很真切,因为一看过去我就会反胃。
«choice [[你得仔细观察描述给我听才行。|havetodescribe]]» | «choice [[要是需要的话,就先稍微缓会儿。|takeaminute]]»

:: doihaveachoice
我是说,你当然有别的选择了。
如果你真想的话,那我就给你一个劝我不要这样做的机会。
但事情只可能这样发展了,对不对?
虽然非常蠢,但还有点英雄气息地——或者说很有英雄气息,但有点蠢地——拯救世界。
«choice [[那好吧。|tellmeyourplan]]» | «choice [[你真能重新编译吗?|reallyreprogram]]»

:: wishyouluck
多谢。你知道吗,我真不喜欢这种所有瓦里法船员都转而同时盯着我的感觉。
超级吓人啊。
算了——
[[disappearagain]]

:: mustbeanillusion1
我…我不知道。我不这么想。
我昨天还以为我是出现了错觉,感觉怎么走都走不近这座山峰。
但从我IEVA服上紊乱的时间日期上来看,我觉得那应该不是错觉了…
…是赤裸裸的现实。
«choice [[离那些外星生物远点。|clearoftheet1]]» | «choice [[其他老鼠在做什么呢?|otherratsdoing1]]»

:: otherratsdoing1
它们与正常老鼠无二。虽然很饿,但举止正常。
我的意思就是:它们就像往常一样爬动。
它们的步法,或者嗅探行为——
是的,嗅探行为是一种人类用在实验鼠身上的一种术语,我知道听起来很怪异,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或者其他行为根本不会让别人想到它们的身体被其他生物控制了。
不过看看被寄生的野娃娃的下场…
…我相当确定是那些外星生物在控制我的老鼠到处跑。
[[aretheratsdead1]]

:: whatisitdoingnow1
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看起来它就在把自己的肌肉和血管拉回自己身体的样子。
现在这种有点光滑但几乎没有形状的生物,就正处于原本是野娃娃的一团毛发和血肉之中。
但有些奇怪的是…这只外星生物看起来比老鼠本身的尺寸还要大。
从物理学角度来看,要它钻进野娃娃的身体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choice [[一定是你出现幻觉了吧。|mustbeanillusion1]]» | «choice [[离它远点。|clearoftheet1]]»

:: wrappingthingsup
我刚刚过了三天地狱般的生活。
我现在只需闭上双眼,按下一个按钮,就能防止别人再重蹈我的覆辙。
想想这颗卫星给我留下的体验。
我觉得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死法了。
…好了。救援舰升空了。
那些愤怒的,没找到宿主的外星生物转而向这座山峰而来。
这里一会儿一定会变得很拥挤。
它们在尖叫。它们都在尖叫。
很好。
我就要它们尖叫。
真希望能重创它们。
听着,在我走之前,我只想说…
…如果没有你,我是万万不可能挺过这一切的。
所以…谢谢你。这是我的真心话。
敬光明的未来。
瓦里法号前实习生泰勒,下线。
[connection terminated]
[[delay 2s|gameover]]

:: aretheratsdead1
好吧,我知道这听起来挺疯狂的…
…但我觉得形容它们最准确的词汇应该是“不死的”。
也许思维的跨度太大了。也许我该大叫一声“僵尸”。
我是说,正是它们体内的某种生物…控制着它们的一举一动。
但这是我之前在瓦里法号上饲养的那些老鼠吗?
它们的个性和眼睛变绿之前还一样吗?
我觉得那是不可能的。
事情是这样的——
哦。
哦,不。
«choice [[出什么事了?|whatthistime]]» | «choice [[那些老鼠又出什么事了吗?|morewithrats]]»

:: cantbeyourplan
不,好吧。这和我想的不一样,怎么说都和我想的不一样。
但请听我说吧。
[[whatweapontwo]]

:: randombashing
不。不是随机的敲打。
确切的说,是不完全随机。请听我说完。
[[whatweapontwo]]

:: holdonweapon
不,不,已经没有时间可以“等”了。
时间真的很宝贵。它现在开始以我完全不能理解的方式移动了。
我和你之间的连接可能会断开几秒,据我观察,你那边的几秒可能等于我这边的半个小时左右。
谁知道这些瓦里法僵尸会做些什么呢?
不。我得快些行动起来。你同意我的做法吗?
«choice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doihaveachoice]]» | «choice [[跟我说说你的计划。|tellmeyourplan]]»

:: takeaminute
谢谢,但…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时间了,你明白吗?
我想要趁我们的来访者还没出现,将这些都解决好,眼前又是一团新的麻烦。
另外,我知道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这件事听起来有多荒谬。
但你这几天一直陪着我来着,我相信你应该清楚荒谬的是这颗卫星,而不是我。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让我跟这四个人解释这一切?我觉得现在可没那闲工夫。
«else»让我跟这五个人解释这一切?我觉得现在可没那闲工夫。«endif»
«choice [[好吧。接着说吧。|havetodescribe]]» | «choice [[那些人还有多远?|howclosearethey]]»

:: whatweapon
这座山,这间控制室,是一种武器的控制中心对吧?那个倒计时的意义也就在于此。
我并不知道那种武器究竟是什么——我猜是某种电磁脉冲,粒子波之类的的大型武器——
但很有可能强大到可以将一整艘星舰炸出天际…
…那我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重新编译它,输入这些坐标…
…然后它就能将这座山峰的每一寸土壤都炸得香香脆脆。
包括里面这些尖叫着的绿色外星生物,还有瓦里法号上的僵尸船员!
«choice [[等一下…|holdonweapon]]» | «choice [[你真能重新编译吗?|reallyreprogram]]»

:: havetodescribe
它长的那个东西…就像是某种触须,缠绕在野娃娃的身体中。交织在血管、肌肉,还有那个叫什么,树突…
…整个网络之间,这种触须就从这种生物的身体中伸进了野娃娃的身体系统。
所以这家伙就…入侵了我可怜的小老鼠的神经系统、肌肉系统还有器官什么的。
野娃娃身体里面的这是一种寄生生物,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了,它就像是…
…穿着宿主,将宿主当做一只傀儡。
不过动作相当灵活,它似乎很熟悉老鼠的行为举止一般。
与正常老鼠不同的地方就在于眼睛。它的眼睛散发着明绿色。
还有就是…那种尖叫声。我之前从没听到过有老鼠这样尖叫过。我之前就从没听过有什么生物这样尖叫过。
«choice [[真的…非常吓人。|wellterrifying]]» | «choice [[它现在在做什么?|whatisitdoingnow1]]»

:: clearoftheet1
我现在已经离它远一点了。但并不代表我对它不好奇。
据我所知,我应该是第一个见过这种生命体的人。
(或者,更吓人的说法是,我是第一个见过这种生命体,到现在还活着的人。)
现在手头没有可以记录的器具,我还是趁此机会尽可能的多收集一些信息吧。
«choice [[说得有理。再跟我多讲些。|tellmemore1]]» | «choice [[其他老鼠在做什么?|otherratsdoing1]]»

:: tellmemore1
我是说,我观察这些老鼠已经有几个月了。我知道正常老鼠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而且我也知道这些老鼠正常的样子。
我知道洛根左耳后面长了个东西,因为它会不停地挠啊挠。
我知道侏儒在吃东西的时候非常警惕,脑袋会压得很低。
它们现在保留着这种类似的行为。
[[otherratsdoing1]]

:: whatthistime
来访者到了。
我…要怎么做?
«choice [[他们威胁到你了吗?|threateningyou]]» | «choice [[你没出事吧?|areyousafe]]»

:: morewithrats
不。不,跟那些老鼠没有关系。
[[whatthistime]]

:: somethingtocompute
我只是弄不清楚这些系统。
我还不如直接用我的拳头——或者,我的额头——随机敲打键盘来的快呢。
…等一下,就是它了!
«choice [[什么“它”?随机敲打出结果了吗?|randombashing]]» | «choice [[不能够吧。|cantbeyourplan]]»

:: alwayspackheat
我知道,我知道…我这智商还不够被国家予以表彰呢对吧?
动动脑子啊,泰勒,见鬼…动动脑子啊!
…等一下。我需要一把武器,对吧?
我有武器啊!
«choice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whatweapon]]» | «choice [[等一下…|holdonweapon]]»

:: howclosearethey
向走廊快速瞥了一眼…结果我什么都看不到。
他们可能五分钟之后,也可能五秒后就会现身。
他们可能会走进其他外廊——我本该发现的外廊。
他们也可能会消失在这座山峰的深处,而我这辈子也见不到他们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是…我应该告诉你关于这种小生物的事情。
[[havetodescribe]]

:: wellterrifying
是的。确实。
我穿着这身航空服经历了太多次刺激与惊吓了。
我现在听到一点点声音都会被吓的窜出两丈高。然而我现在听到了很多小声的噪音。
«choice [[试着冷静下来。|trytostaycalm]]» | «choice [[那个生物在做什么?|whatisitdoingnow1]]»

:: submittocreature

真没想到

这么疼…
[[submittocreaturetwo]]

:: submittocreaturetwo
[ieva suit sensors indicate severe tachycardia]
[ischemia detected]
[myocardial infarction detected]
[[delay 4s|connectionlost]]

:: trytostaycalm
相信我,我在努力。
但在眼睁睁看着外太空生物在角落大肆践踏老鼠肠子的情况下,恐怕很难啊。
你知道吗?
[[whatisitdoingnow1]]

:: youmustgetaway1
我知道,我想,我想逃。
但我的双腿已经没劲了。这三天我一直都在这颗卫星上跋涉,而摄取的食物只够维持我活下来。
我内心很大一部分都不想逃,想要留下和我的朋友们在一起。
[[stoplookingateyes]]

:: havetofight
我还是不够强大!我撑不下去了!
哦,我的天啊…这就完了,是不是?我会死掉,就在这个房间里面死掉,就死在瓦里法号船员的手里!
他们会将身上那鬼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寄生生物传染给我…
然后我就会死。
他们为什么还在尖叫啊?!
«choice [[一定有解决办法的。|mustbeasolution]]» | «choice [[难道你屈服了吗?!|submittocreature]]»

:: trotterhappened
特罗特现在已经…不是速度最慢的那个了。
而且我也不确定现在他们中还有速度慢的成员了。
[[escapeinjury]]

:: likeisaid
好吧,现在看来敌人已经将我们都变成冷血机器人了,你现在可以说“我早跟你说过了”。
那感觉一定很爽的吧。
我觉得我要是能击倒我的老朋友们,然后夺路而逃的话,应该还能离开这个地方!
我觉得我应该能躲开特罗特,他的动作一向都是最慢——
哎哟
«choice [[出什么事了?|trotterhappened]]» | «choice [[你成功了吗?|didyoumakeit]]»

:: areyousafe
我…我不知道。
我的眼里流出了泪水,但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感觉我的眼睛已经不受控制了,就好像未经大脑允许就自由行动了起来。
«choice [[快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whatdoyousee]]» | «choice [[要是需要的话,就先稍微缓会儿。|takeaminuteifyouneed]]»

:: threateningyou
不。我没受到任何威胁。也没有人突然说什么话或做什么动作之类的。
他们只是…站在那里。而我…我却哆嗦得厉害,我觉得我随时都可能崩溃。
«choice [[我不明白了。|idontgetit]]» | «choice [[请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areyousafe]]»

:: mustbeasolution
我现在还能怎么办啊?
我要是想杀到出口的话,他们会阻止我的,而且他们都很强大的啊。
我要是退回去的话,他们也会返回“待机”模式,静待我的下一步行动。
我现在在这个房间里唯一能做的就是鼓捣这些计算机…然而我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操作。
别误会,其实我很想跟这些“看守”搏斗一番的,只是我现在什么武器都没有啊。
我现在真希望自己佩戴了武器——哪怕当时在飞行舱组装了一把也好——
但我真心没想到自己会在一颗卫星上跟人交火厮杀啊。
«choice [[随身配枪总是好的。|alwayspackheat]]» | «choice [[一定能想出什么办法来的。|somethingtocompute]]»

:: escapeinjury
他们只是…该死…他们只是冷漠地站在那里,静候着我的下一个动作…
…而且他们突然变得…好强大…把精力都集中在了阻止我的动作上。
«if $hurtshoulder is 1»啊!亚岱尔直击在了我受伤的肩膀上!«endif»
«if $hurtankle is 1»安托万——哎哟——死握住了我受伤的脚踝!«endif»
他们都瞄准着我受伤的位置——就好像他们知道我哪里受伤了一样!
我…我对付不了那么多人!我…他们随便一个人都比我厉害!
«choice [[你得跟他们打起来才行!|havetofight]]» | «choice [[打不过就跑啊!|nofightflee]]»

:: fightthecreature
我…我不能…
哦!天啊!我在做什么?
我突然意识到,“它是从嘴进去的”。
那…那绿色的口水。清晨嘴里那股难闻的味道。哦,天啊。
我睡觉的时候,有一只生物想要爬进我嘴里来着!
我得离开这里!
«choice [[我一直都是这么告诉你的啊!|likeisaid]]» | «choice [[你能找到出口吗?|findanexit]]»

:: surestaycalm
这是一阵我从未体会过的寂静。
科尔比捡起了一直在野娃娃尸体上等待着的那只小小的绿色生物。
现在我明白了。它是在等我。我是在等它。
它是通过嘴进入的。那些爪印也是这样来的。
我得放轻松。
微笑。
«choice [[不!抗争一下啊!|fightthecreature]]» | «choice [[难道你屈服了吗?!|submittocreature]]»

:: notstillyourfriends
我知道。我知道他们不是我的朋友了,但他们看起来确实就是。
我知道他们的眼睛不是那副样子的…但我越盯着他们看,越能理解他们。
而且…他们的嘴边都有小小的痕迹。暗绿色的痂…像是…某种爪印。
就像是之前有什么东西想要…爬进他们的嘴里一样。
«choice [[你得赶紧离开。|youmustgetaway1]]» | «choice [[别再看他们的眼睛了。|stoplookingateyes]]»

:: whatsupwithzombies
我之前曾经祈祷过的事情发生了…
…不过我从没想过要怎么应对。
[[whoareyoutalkingto]]

:: cannotbepossible
对的!因为我知道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
«if $capburied is 1 and $crewburied is 1»我在瓦里法号那里将他们——所有人——身着这些制服的人——埋了啊!
«elseif $crewburied is 1 and $capburied is 0»我在瓦里法号那里将所有船员——身着这些制服的船员——埋了啊!
«elseif $crewburied is 0 and $capburied is 1»我在瓦里法号那里将舰长——身着这些制服的舰长——埋了啊!
«endif»
«if $capburied is 1 or $crewburied is 1»该死,我尽力了!我真的已经尽全力了!
我尽力哀悼了他们,厚葬了他们,这该死的卫星不该这样对待他们的啊!«endif»
哦,不。哦,请住手吧。
«choice [[出什么事了?|whatsupwithzombies]]» | «choice [[你在跟谁说话?|whoareyoutalkingto]]»

:: thisisexciting
是啊,我之前也这么想。想想还挺激动的呢。
[[nametagtime]]

:: nofightflee
往哪儿逃呢?无处可逃。他们把我困在这间控制室里面了。
我是打不过他们的。我赢不了的。
哦,我的天啊…这就完了,是不是?我会死掉,就在这个房间里面死掉,就死在瓦里法号船员的手里!
他们会将身上那鬼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寄生生物传染给我…
然后我就会死。
他们为什么还在尖叫啊?!
«choice [[一定有解决办法的。|mustbeasolution]]» | «choice [[难道你屈服了吗?!|submittocreature]]»

:: didyoumakeit
不!我没成功!
“哎哟”可不是一个成功者会说出来的话!
[[escapeinjury]]

:: findanexit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唯一的“出口”就是将这曾经是我的同伴的四个冷血机器人打倒…
«else»唯一的“出口”就是将这曾经是我的同伴的五个冷血机器人打倒…«endif»
…然后祈祷我能逃出这一片混乱!
我觉得我应该能躲开特罗特,他的动作一向都是最慢——
哎哟
«choice [[出什么事了?|trotterhappened]]» | «choice [[你成功了吗?|didyoumakeit]]»

:: stoplookingateyes
你没明白。你根本就没听我说话吧。
这是飞船坠毁之后我第一次无所畏惧。
因为无论接下来要发生什么…那都是必将会发生的。
所有这一切:瓦里法号坠毁,我发现这座山峰…所有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就会为了让我走到现在这一刻。
这冷静的一刻。
«choice [[好吧。冷静。|surestaycalm]]» | «choice [[别管冷静不冷静什么的了。快离开那里!|screwcalm]]»

:: whatdoyousee
好吧,只是…只是我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描述我正在经历的一切…
…所以我就直接告诉你我看到的事情好了,我尽量不大喘气,不中途尖叫。
他们进来之后,我看到的第一样东西就是航空服上佩戴的美国国旗。
就像我这套航空服一样,星条旗佩戴在左肩。
他们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的,上面沾着泥土——就好像刚刚逃过一劫一样。
或者不仅仅是“逃过一劫”那么简单。
他们都戴着圆形头盔,遮阳板上都涂着不透明的黄金涂层。
我知道,我知道,这是为了阻挡紫外线…
…不过,想象一下,隔着一层黄金俯瞰世界,高呼“美国万岁”,那感觉,哈?
«choice [[你想家了?|feelinghomesick]]» | «choice [[实在是太让人激动了!|thisisexciting]]»

:: idontgetit
抱歉。我需要…一分钟缓缓。抱歉。
[[delay 3m|whatdoyousee]]

:: nametagtime
我的意思是,看到这些熟悉的航空服,我有多么欣慰…
…只是这实在是太眼熟了。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我眼前的航空服上分别绣着四块补丁,上面分别用无衬线字体写着四个清晰可辨的名字。
安托万。特罗特。亚岱尔。科尔比。
«else»我眼前的航空服上分别绣着五块补丁,上面分别用无衬线字体写着四个清晰可辨的名字。
安托万。特罗特。亚岱尔。科尔比。
阿亚舰长。«endif»
«choice [[不可能。|cannotbepossible]]» | «choice [[快逃。|getoutoftherenow]]»

:: screwcalm
不…要是之前,我可能还会赶快逃走。但现在我觉得我要回到团队中去。
我需要这只寄生生物,就想它需要我成为它的宿主一样。
[[surestaycalm]]

:: youmustgetaway
我知道,我想,我想逃。
但我的双腿已经没劲了。这三天我一直都在这颗卫星上跋涉,而摄取的食物只够维持我活下来。
我内心很大一部分都不想逃,想要留下和我的朋友们在一起。
«choice [[他们已经不是你的朋友了。|notstillyourfriends1]]» | «choice [[别再看他们的眼睛了。|stoplookingateyes]]»

:: whoareyoutalkingto
科尔比。
或者说带着科尔比名牌的家伙。
取下了她的头盔。
…哦,不。不,该死。
是她。真的是她。
我还希望,希望他们是其他舰船残骸中出来的幸存者呢。
只是一些路过瓦里法号的人,为了保护自己而拿走了IEVA穿在了自己身上。
不。真的是科尔比。
头盔摘掉后,真的是他们。
和我上次见到他们时一模一样。
但他们都有一双空洞的,发着绿光的眼睛。
«choice [[你得赶紧离开。|youmustgetaway]]» | «choice [[他们已经不是你的朋友了。|notstillyourfriends]]»

:: getoutoftherenow
那你觉得,我要怎么才能离开呢?这里只有一个出口…
«if $capalive is 1 and $power is "pod"»…有四个人(或者说曾经是人的家伙)横在我和出口之间。
«else»…有五个人(或者说曾经是人的家伙)横在我和出口之间。«endif»
从统计学上来看我幸存几率的话,我得说我…“完蛋了”。
(用舰船术语来讲,应该是“完犊子了”。)
现在…哦。哦,不。哦,请住手。
«choice [[出什么事了?|whatsupwithzombies]]» | «choice [[你在跟谁说话?|whoareyoutalkingto]]»

:: feelinghomesick
哦,天啊,是啊。我真的有些恶心了。
[[nametagtime]]

:: takeaminuteifyouneed
谢谢。真的,我只是,我需要一段时间。抱歉。
[[delay 3m|whatdoyousee]]

:: notstillyourfriends1
我知道。我知道他们不是我的朋友了,但他们看起来确实就是。
我知道他们的眼睛不是那副样子的…但我越盯着他们看,越能理解他们。
而且…他们的嘴边都有小小的痕迹。暗绿色的痂…像是…某种爪印。
就像是之前有什么东西想要…爬进他们的嘴里一样。
[[stoplookingateyes]]

:: gameover
游戏结束